满满的粮

啊啊啊啊啊

瓜子·初:

画画儿童应应节日(´・ω・`)
"痛痛飞飞~"

(然而这痛飞了一年还是痛啊…

【翻译】【肖根】Your voice and little else but my - (四)

秋太太精品系列

秋乙一:

《your voice and little else but my assiduous fear to cherish》


(Bob Hicok - Other Lives and Dimensions and Finally a Love Poem)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见第一节


作者:phwaa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119752


翻译: 秋乙一


配对:Sameen Shaw/Root


分级:M


特殊题材警告: 


Notes:先有Samaritan,再有TM。


电梯间:(一)(二)(三)(四)


---


她连着生了几天的气。


训练又长又累,结束的时候她的新兵们几乎就爬不起来。


但这让他们强了不少,足够应付下一个任务。他们要去调查一间疑似为TM做软件的工厂。(Root曾说他们只用Thornhill的软件,但Shaw现在不会想到她,不会想到任何与任务无关的事。)


她看着站在工厂外围的士兵们,他们看起来万分挺拔,她却不停地想着他们在训练场里时看起来又有多瘦小。她打开公共频道,要求所有人报告位置。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汇报,确认完毕后,她下达了行动的指令。


几个小队被分派到不同的入口,他们同时爆破了门,朝里行进。


Shaw带的是从北边进入的小队,燃烧的爆炸物给她的面罩带了些蒸汽,但进去后不久便重新清晰起来。他们很快确认唯一在使用的房间位于工厂主楼层,但Shaw依然给每个房间都派驻了士兵。


“把你们的手举起来,”面罩让她的声音有些模糊,她将枪抬高了些,“举起来。”


六个只穿了裤衩的男人被押到墙边,对着墙一字排开。他们被勒令不准出声,双手高举压在墙上。


他们没有搜出任何与电脑相关的东西,他们只是一群毒贩,而且是不怎么混得开的毒贩。化学品参差不齐,衣服上沾着各种味道,还有被酸烧出来的孔。化学仪器足够制造出毁灭世界的东西,但这些人明显不够格,或者说,他们才刚开始。


他们还发现了许多药片,Shaw知道这是犯罪,但绝对够不上恐怖行动。


但她的士兵还在等她的命令,他们看着她手里的枪,再回头看那些被他们按在墙上瑟瑟发抖的犯人。


格杀勿论,这是总统的命令,Shaw不敢苟同,但仍会执行得一丝不苟。


--


她给总统写着一封措辞激烈的信,房门被谁用力推开,砸在了后面的墙上。


“听说你前天的任务挺危险的。”Martine笑得虚情假意,眼里有不怀好意的光。在爆炸带来的一系列人员变动中,最糟糕的是Martine也成了队长之一。“扫荡了一间工厂,还杀了一些大毒贩,他们有反抗吗?”


“听说上周你的一个士兵对着自己的脚开了枪,”Shaw放下笔在指尖转着笔盖,“你教他的?”


Martine的眼神冷了下来,但脸上笑容不减。她向走廊走去,手指沿着门轴划过,回头时满脸的得意。“你的小女朋友还在兴风作浪。”她说。Shaw眼睛都没眨,但胃里突然变得沉甸甸的。“她做那些事得到许可了吗?”


Shaw强迫自己微笑,强迫自己积攒剩下所有的力气开口。“你又出过几次任务?”她避开了前一个话题,因为她没办法讨论这个,她没办法讨论Root。


Martine没有回答,因为答案会令她难堪,所以她毫不意外地微笑,而后转身离开。“别担心,”她在彻底消失再拐角前低语,“我会好好留意她的。”


Shaw突然觉得想吐。


--


Greer的办公室比其他人任何人都要豪华,她等了一小时才被允许进去。


“我亲爱的Sameen,”他在她进来时站了起来,“你能来我很高兴。”


“我一个小时前就到了。”她边说边坐下。


她的态度让他有些震惊,但她原来也这样,所以他只点点头,也重新坐下。“来吧,告诉我,”他向后靠着椅背,椅子摇了摇才停下,“是什么在困扰你?”


“你让我去杀毒贩。”她将双手抱在胸前。


Greer挑起了眉毛,等了整整一分钟才回答。这大约是什么新的领导技巧,给她时间让她好好消化自己的话。Shaw希望他不会每句话都这样,她只不耐烦地抖腿。


“据我所知,他们涉嫌为恐怖组织制作软件。”


“好吧,他们没有。”


“我明白了。”


“你知道他们没有。”


这是一句指责,而她很惊讶Greer竟然没有表达什么明显的不悦。他的双手依然粗糙得沟壑密布,摩擦时声音刺耳,似有火花闪过。“Sameen,但他们依然是坏人不是吗?”


她忍不住皱起了眉,都没有时间调整情绪。“这不是重点,”她微微前倾,对着总统发出了一声冷笑,“这不是Samaritan的意义。我们杀那些恐怖份子、那些乱党,我们杀人是因为我们不得不这样做,而不是因为我们可以这样做。”


Greer又等了一会儿,这次的停顿和先前不同。他像是在评估她、打量她,思考要怎么处置这件事。他一会儿就做下了决定,“你是对的,”他起身笑着摇头,就像这一切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我会告诉情报部门再对情报做一次筛选,同时确保你不会再接到类似的任务。”


她不愿意去想识别一个谎言有多么容易。她喜欢Samaritan带来的单纯,杀掉恐怖份子,让世界向和平买进一步。她喜欢这样的事,而不是眼前这个慢慢展开的世界。


所以她点点头示意,“长官。”


所以她起身离开,回到基地。


--


健身房里除了Root没有其他人。同从前一样,她坐在正中间的垫子上。


她没有忘记这里几个月前发生了什么。她没有即时制止,Root的手指在她的腹部灼烧,一路向上到她的胸部,在她的皮肤上留下疤痕。(她有上百万个一模一样的梦。)


房里一片寂静,但她的心跳在加剧,愤怒即将爆棚。“我不会和你打。”她走近了几步,最后停在三个垫子之外的地方。她离她太远了,她觉得冷,觉得将要窒息。


“我们现在这状态也和打架差不多。”


她们的冷战荒谬又琐碎,和身体无关,没有碰撞也没有谁把谁按在硬木地板上。而她从未打过这样的战争,也从未如此关心一个人,足够到注意到这中间的差别。


Shaw摇摇头,耸了耸肩,“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过来点儿。”


“为什么?”


Root笑了出来,“为什么不呢?”


“我不管你在做什么,但你得立刻停手,”她们间的间隔刺得她眨眨眼,“你觉得自己很重要?重要到他不会杀了你?”


Root脸上的笑容没有消弭,但她目光垂了下去,这永远足够说明什么。“你觉得他们为什么会杀了我呢Sameen?”她装着无知,“因为太好奇?”


“别装傻。”Shaw前进了一步,这近乎出自本能。她本能地想保护她,本能地想在危险降临时靠近她。“你没那么傻。”


沉默持续了很长时间,长到Shaw一度认为她们没人会再说话。或许她们终于走到了结局,她们已经离得太远,Root走失了太久,她将走到一个Shaw不会跟去的地方。


正当沉默蔓延到即将窒息,正当气氛压抑得Shaw觉得再也受不了时,Root开了口。她听起来有些恼火,“你难道看不到——”


突然被推开的门和随之蜂拥而入的新兵打断了Root要说的话,他们像是注意不到正中间紧张的气氛,自顾自地在周围找好垫子,和对手练习。先前的氛围消失无踪,Root重回沉默,直勾勾地看着前方,不去管周围的人。


“真是抱歉,”Martine站到她们中央,拍拍手示意其他人安静,“打扰到你们了吗?”


事实是他们确实打扰到了她们,Shaw也正准备直说,但Root像是终于回过神来,冲周围的人微笑了一下。“当然没有。”她的语气万分友好,和Martine间的双向厌恶似乎毫不影响她灿烂的笑。


Martine扬眉说:“没有吗?”


“没有,”Root的语调甜得发腻,“小心别在练习的时候扭断脖子。”她说完便离开了。


她走后,Martine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Shaw身上,冷冰冰地对她笑,“她还挺机灵的。”


Shaw又皱起了眉,然后强迫自己冷静,“什么?”


Martine没有理她,回头看向因Root离开还在来回晃着的门,“但我总会找到她的小秘密。”


--


所有人都为一条新线索而疯狂。


她接下来的几天都在为她这辈子最重要的任务做计划。情报是从高层传来的,得到消息的士兵早已被抹去所有的真实身份。


“情报显示……”Lopez站在桌子末端,说话磕磕巴巴的,似乎所有词都被牙给绊了跤,重重跌出,“Harold Finch过去两年都在这个地点活动。监控部门已经对这里实施了24小时的监控,如果有任何可疑活动我们都会立即得到消息。”


他看了看桌子旁这圈人,不安地扭着脚,正要继续说的时候被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打断,只能颤抖着一个个解答。Greer毫不意外地没有参会,但所有部门的长官都在,阶层高的队长也在。Shaw站在长桌另一头,接过其他人一份接一份递来的、带着褶皱的文件。


Shaw站得笔直,屋里一篇嘈杂的嗡嗡声,然后她听见了Lopez的另一句话,“Shaw队长和她的小队负责本次袭击——”


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转头来看她,眼里带着期待。


她点点头,“没错。”然后结束了她的发言。


Lopez猛地抬头看她,笑得十分理解,像是他们有了什么奇异的共鸣一般,好一会儿后才继续向下讲。


但在训练场时,当她的士兵列队在她面前站好,她试着做一个好点儿的发言。


“这会是,”她用力强调每一个字,“你们这辈子最重要的一次任务。”


“去年我游到了——”


“Ramirez,这次是最重要的。”


说话的女孩耸耸肩,但还是点点头。Shaw顺着队伍继续向下走。


他们都看过了目的地的平面图,一些伪装成游客的情报人员拍的图片,照片质量很差,也绝对查不到Samaritan头上。从外面看,目标地点里面是空的,只是一个大大方方地被遗弃在城中心路边的图书馆而已,再平凡不过。


“图书馆有三个出口,三个队伍,每队五人,分两个小组行动,”她说,“两人留守出口,其余三人以闪电战向里行进,三队在中间碰头。我会是正门那支队伍的第四个人,我认为Finch会在中央房间的第二层楼,但他一定会有重装防守。他们每个房间、每个角落都有摄像头,不管你怎么安静怎么躲藏,都一定会在对方视线范围里。”


房里的人齐齐倒吸了口气,然后一个接一个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Finch是乱党的领袖,他创造了TM,建立了恐怖组织,挑起了这场杀了你们半数亲戚的战争。这些都是他的手笔,”她抿着嘴唇,站在房中央将她的队员一个个地看过去,“你们是我带出来的,这代表你们比这个国家所有的队伍都要更棒、更强。如果我们也抓不到一个瘸子的话,那么就没人做得到了。”


没人叫好,也没人鼓掌或是吹口哨,所有人都静静地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所有人都明白这次任务的重要性。


这次任务可以结束战争,她的队伍要么满载而归要么两手空空,要么成为英雄要么沦为笑话,不成功便成仁。


她在巨大的压力下晃了晃,然后挺得笔直。


--


这次她只等了十分钟。她进门前深吸了口气,眼前的办公室不知怎么的变得更大了。


“Sameen,my dear,”Greer合上手,直接起身向她走过来,“快进来。”


她犹豫了一会儿,在他碰到她手肘时抑制住畏缩的冲动。他的手一如既往的冰冷,粗糙。


“你要见我?”她希望这场对话能尽快开始尽快结束,能让她赶紧回去继续完善计划。因为Fowler昨天脱靶了三次,Wallace三天都没打赢过什么人,因为Shaw还没有准备好。


“我总会想见你,”他微笑的样子总是一个毛骨悚然的老人模样,她可以肯定他一直以一个父亲的形象自居,“快坐,别拘束,想喝点什么吗?”


她摇摇头,“长官——”


“我知道你可能认为自己配不上这个任务……”他的第一句话便让她皱起了眉。Shaw知道自己绝对配得上,她的队伍在全国来看都是最有实力的,在他的军队里也绝对挑不出第二支。“但我向你保证,如果任务能有任何成果,也一定是你和你的小队完成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Shaw点头,嘴角微微上扬,看起来没原来那么恼火了,“我也这样认为。”


“有件事我从未告诉过你,”他靠在椅背上,闭上眼沉思了一会儿,像是回忆正在眼帘后上映,“但我原来见过Harold Finch,我们甚至可以说是熟人。Samaritan的父亲和Harold是好友,他们是大学同学,我想这两个对立机器的基础和根源便是从那里开始的。世界需要秩序,Arthur明白这一点。”


她觉得自己就应该要点喝的。


Greer看着他的观众。“Arthur是以创造上帝的信念创造了Samaritan。以圣经来看,上帝照看这个世界,确保其平安,而这就是Samaritan的设计理念。但……Sameen,Harold是个容易嫉妒的人,他的嫉妒体现在了他的创造物里,一个太过情感化、对世界毫无建树的机器,”Greer挥舞着双手,“看看那些炸弹对这个国家做了些什么。”


他停了下来,屋里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唯一的声音是Greer转椅的吱呀声。


“同TM与Samaritan无法共存一样,”他停顿了一会儿,身体前倾深吸一口气,“Harold同我也不能共存。”


他冲她扬起了眉毛,高高在上,威武自大。他要传达的意思很明显。


他们预计两天后出发,Harold Finch活不过这周。


--


未完待续


(Surprise??其实本打算下一节两人*&!翻完再发的,但下一节太长了而五月要结束了所以就……拯救空档……)

【短-正剧】Chasing Fire

S君:


六一特献,无刀纯甜

Note:上帝经历了无一重复的、一万次都没能救下Root的模拟,但Sameen Shaw用同一种方式拯救了她七千次。
———————————

一块石头毁掉了你们的登山计划。
Root最开始提出来要到深山老林里去时你就不是很赞成。一是蒙大拿州的“公园”可跟纽约州不一样,你可不想走到半路被熊或者狼群追得连滚带爬;二是Root依然在复健,她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合远足;第三点,伙食问题......湖边野餐这种事情怎么想也没有坐在店里吃牛排来的痛快。
但无论如何,你知道自己犟不过Root,最后还是跟她飞了大半个美国(这次你们买了机票,前特工也有懒得抢飞机的时候),在当地租了辆起码有十年了的皮卡,颠簸了几个小时才把车开到The Machine帮你们预定好的小木屋。
地方很小,家具简陋,空气里股木头受潮的气味,床头还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你一上来就把它清理干净了,免得你们在第二天起来之后可能分不清哪一道是抓痕,哪一块是过敏的红肿。
你们安置好行李往森林深处走时候Root兴奋得跟个小孩子似的,你都有点怀疑她是不是从来没爬过山,毕竟她在电脑前坐着的时间可能比一半以上的美国人都多。
她在前面悠闲地开路,你则全程都在注意四周有没有危险,无论是野兽,还是其他什么鬼东西。这地方可没有The Machine的保护,一切都要靠你们的眼睛。
但你怎么也没想到,一块最普通的石头成了罪魁祸首。
Root发出那声痛呼的时候你本能地直接摸向大衣内侧,那是你以前放枪的位置,但这次除了火柴之外你连个弹壳都没摸着。
Root崴了脚,这对于你们来说可能比挨枪子的几率都小的多(如果Fusco知道的话又要嘲笑你们一番了——“阴沟里翻船啊,coco puff!”)。不过Root总能让自己成功受伤的这点倒是一直没变,还有你一边翻白眼一边给她检查伤处的习惯。
黑客的脚踝有点肿,不过问题不大,用冰块或凉毛巾敷几天应该没事了。你靠近了Root的右耳,对里面的家伙抱怨道:“你就不该在这种鬼地方给她订木屋,交互界面也不能太宠着。”
“我是在模仿你的行为,首席执行人Shaw.”
The Machine立刻回答,你过两秒钟才反应过来那是Root自己说的。
你不满地皱起了眉,Root却露出一个得逞的坏笑。
“别这样。”你直起身子,用算得上严肃的口吻告诉她,“我不喜欢你和她......它,我不喜欢你们互相模仿。”
Root边歪头边嘟了下嘴,她每次察觉到你真的不高兴了的时候都这样,但你该死的就是很吃这一套。不过对于这件事,你可不想妥协,你最痛恨“识别障碍”的感觉,Root比谁都清楚的。
“I'm serious.”你稍微提高了音量,确保她们两个都听到了。
“Aye, captain. "Root晃了晃膝盖,她忘了你的手还攥着她的脚踝,于是很顺利地又弄疼了自己。
你埋怨地瞅了她一眼,帮她松了松鞋带,然后把裤腿放下来。
“我累了,Sameen.”她吸了下鼻子,露出一个委屈但又顽皮的微笑,“能背我回去吗?”
你当然不介意,甚至可以说有点期待,大概是因为Root太不会照顾自己了。
她慢吞吞地站起来,你知道她的脚踝没有严重到需要你来背着她。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你转过身去,弯下腰,她按着你的肩膀几乎是跳上了你的后背,两腿夹紧了你的腰腹。你捞住了她的膝盖位置,确定她不会从你身上滑下去之后才敢稍微直起身子。
你没怎么背过别人,除了曾经在执行任务时背着受伤的队友逃命。在你很小的时候父亲总是那样把你背起来,你趴在他结实的背上,一只手勾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可能拿着吃的或者玩具,更多时候你只是趴在父亲背上睡觉,睡得很香(很久之后你才意识到,父亲的背让你很安心)。
而对于Root,这并不是你第一次背她。几年前你在废弃下水道里一拳把她揍晕后,废了很大力气才把她背到车上,送回了图书馆。那次你累得都开始怀疑这个黑客把肉都藏到哪里去了,她一定没有看上去那么轻。
不过当然,清醒的Root总比昏死过去的Root“轻”一些。她的全部重量都压在你背上,身高的差距甚至让你感到有些吃力。你努力保持平衡,尽量不让自己走得像个醉汉。
“我是不是太沉了,Sameen?”她靠在你肩膀上,胳膊紧紧缠着你的脖子。
“像背着The Machine的主机一样。”说话让你的气息有点不稳,你急促地换气。
“我喜欢你的比喻,sweetie.”
她把脸埋进你的头发里,鼻尖顶着你的发旋。你想揉揉她的头,捏捏她的后颈,但实在腾不出手来。
“得了,Root.”你摇了摇头,使劲向上颠了她一下。她大概是被你的脊椎硌到了,但你撇了撇嘴,她的胸口还硌到你后背了呢。
你们下山之后天色还不算很晚,你准备着篝火,Root跛着脚还要帮忙。你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背影忍不住笑出了声音——跛足和腰椎问题可能是宅客们的标配吧。
你用冰凉的湖水浸湿了毛巾,敷在了Root红肿的右脚踝上,她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你们的躺椅面向湖水,日落的余晖让湖面看起来像在燃烧。你注意到鸟鸣和昆虫的叫声已经基本消失匿迹了,它们随着太阳一起藏了起来。
Root的眼神一直没从湖面上移开,至于你是怎么知道的,那当然是因为余光。好吧,长时间悄悄斜着眼睛看别人是件很累的事情。
所以你最后放弃了,干脆歪过头问她要不要现在点篝火。
“我们已经有烟花了,不是吗?”她朝你努了下嘴,一如既往地用眼神把你脱了个精光。
你转了转酸痛的眼睛(和肩膀,还有腰,噢还有腿),从躺椅上跳下来,点着了篝火,细小的爆破声很悦耳。你深吸一口气,那种木头燃烧的气味对你们来说其实是有些陌生的。你们的鼻子都习惯于火药的硝烟味和血腥气,也许还有恐惧和死亡的气息,但现在你们只能闻到木材烧焦的香气,湖水的微腥,和脚下苔藓植物特殊的味道。
你拧开一瓶啤酒递给Root,酒精会让她的脚踝肿的更明显,但她没有娇气到那种程度,再说大不了你可以多背她一天。
“希望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Sameen.”
她咽下一口啤酒,长长地吁了口气。
你却差点被呛到,瓶子里洒出了几滴黄汤,顺着你的胸口流进衣服里。你打了个寒战。
你当然是知道的,但你没想到Root是故意挑这几天来出游。
“别告诉我你连这种倒霉日子也要算作纪念日,Root.”你紧皱着眉头,侧过来看着旁边的Root. 火光映在她的面孔上,给她过于白皙的皮肤添了些生气和真实感。
“No—”Root反而责怪般的戳了下你的肩膀,她的语气半开玩笑半认真,“今天是你回来的第一年零一周。”
你拿着酒瓶的手臂有点僵硬,失语地把头转回去,盯着前面的篝火。
也许你们压根就不该聊这些。你有些懊恼,一年前的这一周可不是什么值得反复回味的记忆。如果可以的话,你宁可把它永远抹除掉,就像给电脑杀毒那样。
不过你已经没什么可抱怨的了,Root现在还好好地躺在你身旁呢,拖着一个红肿的脚踝,of course.
“所以,我们现在是在做什么?”你伸出右臂,搭在了躺椅靠背上,Root躺进了你圈出来的那一小块地方。
“露营。”她没来由地笑了,那个笑容看上去蠢蠢的,就和她的回答一样。
你闷哼了一声,灌了一大口啤酒。
“篝火,Sameen...你能联想到什么?”
她捏住你的下巴,抚摸着那上面的一道细小的伤痕。
你当然不会承认你首先想到的是烧烤,狩猎什么的,但也不至于强行扯到你们的接头暗号。
“Moths to a flame.”
你坦率地回答,转过头看着靠在你大臂上的Root.
“You read my mind. "她欢快又迅速地眨眨眼睛,“知道吗,Sameen,所有人都认为我是飞蛾扑火。”她听上去很轻松,也许还有点自豪,甚至是优越,虽然她总能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谈论起这些事。
“我是在追逐光亮而已。”她补充了一句,就好像你下一秒便会反驳她,“他们都觉得我疯了,但我只是太过虔诚。”
你不想在这方面反对她,可即便时隔一年,你还是会因为这件事恼怒,对她,还有The Machine.
“你差点成为殉葬者。“你缓慢地眨了下眼睛,努力调整着呼吸,但声音里还是透露着你对这个话题的反感。
“I have to."Root诧异地睁圆了眼睛,然后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低下头,“For all of us...just like what you did back in the stock exchange."
你不得不打断了她的话,在你们的好心情被完全破坏掉之前(你从来都没有这样做过,哪怕是在她最nerdy最烦人的时候),但回忆起那些事情让你该死的头大。
“Enough talk of The Machine for the day.”
你夺过她的酒瓶,和你的一起放在地上,然后抓住她的衣领,微微用力地把她按在躺椅上。
“听着,Samantha Groves.”你清了清嗓子。她犯错了似的含着口气鼓着左边的脸颊,像是猫一样半蜷缩着,那蓬松柔软的头发下面都快长出一对毛茸茸的耳朵了。
“不是所有值得你追逐的东西都要求你的牺牲。”
你忽然感到一种不真实,大多时候Root才是那个喜欢讲大道理的人。
“比如?”她棕色的眼睛恢复了神采,玩味地咬了下嘴唇,她大概是觉得你被问住了。
“比如你的上帝用了一万次模拟都没能救下你,但我用一种方法救了你七千次。”
你的喉头滑动了一下,尾音控制不住地颤抖。
Root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嗯声,像是有什么话被卡在了喉咙里。你还撑在她上方,她伸出手捧住你的脸颊,篝火依然烧得正旺。
"So...instead of being a flame-chaser, I'm now a Shaw-chaser. Is that what you wanna say?"
你皱着眉头,但还是笑了出来。Root可以把令人放松的露营变成哀悼会,也可以把严肃的谈话变成厚脸皮的调情,只要她想。也许就像Root自己说的,她从不挑“时机”,择日不如撞日才是最精心的安排。
“别说的像你没追过我似的。”你低下头去蹭了蹭她的鼻尖。死缠烂打的家伙,你这样想着。
“两块磁石并不需要相互追逐。”她把手指伸进你的头发里,把你拉向她,你的身体慢慢放松,最后趴在了她身上。
像磁石,不可抗。
她还想要说点什么,但你伸出食指,轻轻压住她的唇。那双棕色的眼睛映着篝火的光,和你倒影的成像。你看到她噙着透明的泪滴,随着她狭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然后你听到水滴砸到衣服上的声音,你知道那是她的眼泪,也许还有你的,你不太确定了,因为那不重要。
“Happy reunion day, Sameen. "
————————

To the dearest memory of Root, aka Samantha Groves. Greatest hacker, partner, protector, savior, blessing by the God she chased, and loving by someone she loved.

I wish I tell no tales, but the ending she truly deserves.

Fin.(肖根)

窒息

社会你八耻:

六一快乐。


——




1.


Shaw背过了身去。


她不是那种小女孩的性格,Root知道这一点——她转身的目的不是为了等自己叫住她,而是真的准备转身离开——但就在Shaw准备迈出那一步的时候,Root第一次有了尝试一下的冲动。


但那个名字被Root油然而生的巨大压力哑在了嗓子里,她意识到死亡的分量因为这个名字而变得沉重起来,Shaw这个简洁有力的单词成了一块千斤重的砝码,拉扯着Root的舌头。


Shaw没有迟疑的迈开了脚步,她也许是真的生气了,因而忽略了本应有的那句再见。


Root看着Shaw踩着纽约的积雪离开的样子,她戴了一顶不算可爱的帽子,在恍惚间Root看到了一根线头,但Shaw走的很快,那根线头也随之消失在相同的色块里。


接着,她的Shaw走进了人群之中,不算出挑的身形时常被路人挡住,Root的视角有限,但看不见Shaw并不会让她觉得失措——


 


那到底是什么让她感到恐惧呢。


 


她从生出这个感觉到被一颗子弹洞穿了眉心只不过隔了那么零点几秒钟的时间,她说不好自己是不是察觉到了痛感,但她的本能让她调转了目光——


Root对着Shaw离开的另外一个方向伸出了手,优雅,或者不怎么优雅的倒下了。


 


Shaw转过身,而Root已经不在那个拐角了。


最终,她尴尬的咽回了那句再见。


 


2.


Root坐在那儿,百无聊赖的揪着一朵野花,十足是个少女的模样。


她在等Shaw的时候总是这样故作姿态,偶尔要用左手去撩右边的头发,偶尔要舒展一下自己的长腿——其实Root也不知道这到底有没有用,但谁也说不准Shaw的口味,她并不介意多尝试几次。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车子轰鸣的声音,Root这才露出了一点尴尬的神色,显然那不是什么好车……她讨厌Shaw和她约会时每况愈下的品味。


那辆破败的老爷车终于在路口停了下来,但从车上走下来的是个年轻的男孩,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艳到近乎艳俗的玫瑰,Root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嗤笑——在这种地方约会,可不适合这样年轻的情侣。


那个男孩似乎对这里也不太熟悉,他拿着一张纸条仔细的读者,夹在腋下的玫瑰花似乎刺痛了他,让他脸上的表情一瞬间非常有趣,Root立刻偏过头去,嘴角带上了一点嘲讽的笑容。


那男孩可能看见了这个笑容,因而朝她这儿走了过来,Root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也并没有露出任何不好意思的神情,她有很多种方式化解这点尴尬。


 


不解风情的男孩仍然没有认输的意味,他径直朝着这儿走了过来,表情有一点严肃——看起来是非常开不起玩笑的那种人。


可Root面前从来没有开不起的玩笑。


不过那男孩最终还是停在了Root面前,他没有冲上来吼她,或者打她什么的,只是停下来重新看了一遍那张纸条,然后蹲了下来。


“她在加护病房,”男孩对着Root的膝盖说着,“让我来……看看你。”


男孩把玫瑰放在Root面前的空地上,随即就露出了一点笨嘴拙舌的本能,他张了张嘴,但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我是老人的护工,我叫ERIC……嗯……你要好好的。”


男孩自己大概也觉得这不合时宜,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苦笑了一下,最后对着Root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在他上车前最后的一瞥里,Eric意识到没有风的墓碑旁,有一朵小花正在颤抖。


大约是眼花了吧。他想。


 


3.


Fusco有一个讨厌的单词,是以S开头,读起来像个名字——


 


Shaw一枪打爆了男人的头。


“你快点。”


那个男人的脑浆四散,其中有一部分就落在Fusco的脑袋上,他忍着恶心白了一眼Shaw,“时间还很多。”


“我晚上还有事儿,”Shaw的语速很快,“所以,快点。”


“你还能有什么事儿,”Fusco继续和老式的保险柜缠斗,防火面具让他出了一脸的汗,而他每次停下来擦脸的时候必须得完成一个走到两米开外去关闭电锯的动作,“你难道会有社交活动吗?这可真是难以置信。”


“我本来今晚应该在迈阿密的海滩上喝到吐血,”Shaw翻了个白眼,他们同时闻到了脑浆被烤熟的香味,“而不是在这做人脑BBQ。”


“我也本来应该在家抱着我的小毯子和威士忌看着电视上的老年节目睡过去的,”Fusco终于剖开了一个切面,但他没力气再喊话了,先跑去关闭了电锯,“而不是陪你拯救世界。”


“是啊,”Shaw恶狠狠的说着,“我们都没义务。”


这应该是句气话什么的,但Fusco的幽默感像是被隔绝在面具之外了,Shaw也嘬了嘬牙花子,“东西拿出来吧。”


“剩下的交给我吧,”Fusco隔着厚重的手套拍了拍Shaw的肩膀,“在机场报个警什么的。”


 


Fusco有一个讨厌的单词,是以S开头,读起来像个名字——


Shall。


 


这世上已无他们的本应该。


4.


Grace造访了Harold的病房。


他的妻子为他带来了水果和鲜花,还有几本爱尔兰诗人的诗集,她为他读了一小段。


Harold从单词里面听出来了一些美妙的韵律,就像他曾经写代码一样的灵感,但这些语言的美妙转瞬即逝,他不再能抓住它们,这使得这个老人看起来充满了绝望。


“没关系的,”Grace柔声的安慰他,“一切都会好起来。”


Harold低下了头,重复着这首诗的最后一句。


“可你死了,我亲手将你埋葬。”


 


仿佛一句咒语似的,Harold从这个平静的梦中醒来,他想要坐起来喘上几口气——


 


但他突然清醒的意识到,这是他瘫痪的第十二年了。


 


5.


“你应该出去约个会。”


巧舌如簧的退休警官唯有面对自己的儿子时会变得有些奇异的笨拙,但年轻的男人看起来连这种对话也疲于应付。


“爸爸,”儿子在电脑前拼命的输着代码,“我有约会……在网上。”


“这看起来可一点都不浪漫,”Fusco直接帮他儿子合上了电脑屏幕,“我说的是正式的、出去约会。”


男人无可奈何的摊开手掌,“您根本就不知道我发现了什么。”


“你应该发现一个姑娘,”Fusco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咕哝,“一个小伙子也行。”


他的儿子笑开,“不,爸爸,和我约会的是更厉害的东西。”


他稍微犹豫了一下,但似乎笃定他父亲听不懂一样,“我可能发现了一台真正的人工智能,它一直在像我发出邀请……”


“她,”Fusco嘟哝着,“是她。”


“好吧,”男人无奈的看着Fusco,“她……反正她不能和我结婚,如果您一定要这么说……您做什么?”


Fusco有些唐突的掀开了男人的笔记本,他把自己的儿子赶到一边,死死的盯着毫无变化的电脑屏幕。


 


“你听着,”Fusco恶狠狠而又无可奈何的红了眼睛,“这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6.


Shaw疲惫的结束了一天的任务。


从华盛顿回到自己的公寓——一间在Elias名下的房子,Shaw以一个叫Laura的名字点了一份热狗外卖,她在订餐备注那儿犹豫了一下,选择了“多一点”这个词来搭配后面的辣酱。


之后她就去洗了个车,在把自己也搞到浑身湿透之后,Shaw在门口找到了自己的外卖,她大概犹豫了一小会,还是先狼吞虎咽的站在桌子旁吃完了自己的晚餐。


然后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热水澡,Shaw甚至还舒服的为自己倒了一杯红酒,但直到她把右脚踏进浴池里——


 


她意识到今天回来的路上路过了Root的墓地。


可自己没有停下来。


 


7.


“教授,”年轻的女孩儿充满恳求的看向坐在那里系围巾的教授,“我们必须得谈谈。”


“恕我直言,”年长的男人温和的笑了笑,“你自己明白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可操纵性。”


“但是……”女孩快要哭出来了,“教授,您提到过的……”


“提到过和操作是两个概念,论文中我为你标注出来的两个部分还不能有任何方法实现。”


“……也许我们离人工智能只差这一步了呢?”女孩有些心碎的看向自己手里的U盘,“您说过也许有办法解决这样的算法。”


“我,”教授凝视着女孩,“已经尽力了。”


“我需要您的支持,”女孩低下头,“您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靠近人工智能的人了。”


“我会给予你所有我能做的支持,”教授终于系好了他的红色围巾,“但有些事情,暂时还不在你我的能力范围之内。”


“那么,”女孩叹口气,“教授,您真的相信人工智能会出现吗?”


教授的腿脚不太灵便,他朝教室门口走了几步,最终停了下来。


 


“不,”他推了推眼镜,“老实说,我从来都不相信。”


 


8.


Shaw坐在长椅上,Bear舔了舔她的手,纽约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这是难得安宁的一刻。


她身边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Shaw的惊讶浮现在了脸上,她警觉的左右环顾了一下,但Bear朝她膝盖拱了拱,这才让Shaw意识到——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电话铃没有停,像是一个邀请。


 


她谨慎而小心的站了起来,右手始终揣在兜里,握着枪,她害怕这是个陷阱,但没有人能抗拒上帝的诱惑。


电话铃还在响着,Shaw犹豫了一下,左手悄悄的摘下了听筒。


 


“你被耍了!”


和电话同时出声的是周围突然冲出来的拍摄组,他们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热情洋溢的善意的笑容——但他们很快意识到,这个被耍的路人既不放声大笑,也不充满愤怒。


她只是握着听筒,用力的握着听筒。


 


9.


The Machine计算过一次终极。


但只有Root得到了那个号码。


 


“你在开玩笑吗?”


“没有,他会毁掉一切……包括你。”


Root犹豫了片刻,但那个号码立刻出现在她的面前——他隔着图书馆的铁门,为她递来一餐热好的饭。


“Ms.Groves,”他平静的看着她,“今天过得好吗?”


Root摇摇头。


“不算好,因为什么都没发生。”


 


10.


“它有93%的几率会毁掉你们所有人。”


在一次颇为漫长的计算后,The Machine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


针对的是Shaw的那一句——


 


“你大费周章让我去抢银行金库,就是为了这么个旧硬盘?”


 


THE-END



BITE:

脑洞起因是我实在太喜欢法拉【机甲猛禽】这套皮肤了,粉色眼睛,铁下巴,浅蓝战甲prrrrr,再摸摸鱼,最近欠了太多稿子要去画正经东西了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