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粮

【翻译】【肖根】【POI/Her/Dollhouse】Root

秋乙一:

是否原创:译文,授权:





作者:FujinoLover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109191


翻译: 秋乙一


配对:Sameen Shaw/Root


分级:T


特殊题材警告: 


Notes:算是Her的AU,有Dollhouse的一点crossover


感谢鱼太不厌其烦安抚我的咆哮


---


在加入海军陆战队的第四年,Shaw收到了一个通知,接着便被塞进了一架飞机。她怀疑这和她几个月前做的那一系列测试有关,她也听说过一些保密机构中的秘密组织的招募计划,比如CIA中的B613、ISA中的「行动处」,还有那些Command和Control之类的代号。


她在一个路边公园里和一个西装男见了面,对方自称Hersh。她新工作的薪水多了好几个零,入职也不需要进一步的测试或是会谈,只有一系列需要签署的秘密文件和握手时简单的一句「欢迎加入行动处,Agent Shaw」。她没什么好抱怨的,虽然她觉得自己或许更适合B613。


接下来的一年她都在接受Hersh的训练。基于她医学院和海军陆战队的经历,他能教她的并不多。他的课程大多是一些特工的技巧,比如怎样从人群中一眼发现目标,比如喝东西前要如何先润唇分辨任何可能的征兆。他还教她在受到拷问时神游到其他地方去,给自己寻找一处安全之地,但这便是他所说的全部。他没有告诉她所谓的安全之地应该长什么样,也没说到底是字面意义上的地点还只是一个简单的概念。


Hersh花了好几个月时间给她做了一系列关于拷问的模拟,她得躺在某个精神病院某个秘密房间的床上,给脑子连上一堆的仪器,无聊得想死。她档案里没提,但她其实对这事儿挺乐在其中。和那些缺失的感情不同,她应付起疼痛来简直得心应手。疼痛是她最为熟悉的伙伴,她明白应当作何处理,也知道如何修复,几针缝线、一点纱布完全就能打发。直到大概七千多次模拟后,她才终于对属于自己安全之地有了点儿概念。Hersh没有细问,只是简单祝贺她通过了训练。


和B613相比,行动处的工作目前只有一点不如人意——它给每一个特工都配了个技术人员。一个星期天的早上,Shaw在一间咖啡厅里和她的新搭档见了面。Michael Cole长得还不错,一头深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而其原因肯定和她面前那盘香蕉巧克力煎饼无关。


“干嘛?”Shaw边吃边问,“和女人搭档有意见?”这不是她第一次碰见性别歧视,而就经验而言,这事得尽早解决。


“噢不是不是,”Cole的眼睛瞪大了,他赶紧摆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我只是没想到而已,但这挺好的,你挺好的。”他笑着伸出手,“伙计,很高兴认识你。”


Shaw翻了个白眼,但依然和他紧紧地握了个手。


“Hersh让我把这个给你。”他把一套全新的操作系统放在了桌上,是一个巴掌大的长条形盒子和几副耳机,“你知道怎么用吗?”


“我在海军呆过。”


“我知道,Shaw,但他们这是最新的型号,黑色耳机是连OS的,白色的是我们之间的加密通信。”他还在继续解释,眼里写着的全是兴奋,“你需要我带你过一下激活流程吗?”


Shaw心不在焉地听着他唠叨,最后叹了口气,“谢了,Cole,”她把钱压在咖啡杯下,把OS系统揣进怀里便直接离开了卡座,“我能自己激活。”


“哦……好吧。”


“该见的时候再见咯。”她没等Cole回答便直接离开了。


那天稍晚些的时候,Shaw飞去了纽约,Cole在前一班飞机已先行过去。他们完成了第一个任务——在中央公园里阻止一个叫Rick Dillinger的人和中国人进行交易,然后清理所有相关方。除了坐在厢车里盯着他的小摄像头看戏之外,Cole没机会做太多。Shaw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只除了一个买家带着笔记本跑了。但如果他们早点让她过来的话,她完全能解决所有人。她在汇报里将这一点阐释得很清楚,但或许措辞不太优雅,让Cole尴尬得耳朵发红。


在下一个号码前,她呆在ISA的一个安全屋里。那是一间小小的单身公寓,除了地板的床垫和空荡荡厨房外什么也没有,但热水澡还不错,缓解了她因时差带来的疲劳。她穿着背心短裤出来,用毛巾擦头发的时候看到了那套她还没来得及激活的OS系统(她的上线Wilson为这事唠叨了她好久),它混在她从外套里掏出的那几把枪中间。她把毛巾扔向那把唯一的椅子,盘腿坐在了床垫上。


Shaw把黑色的耳机塞进右耳,将控制器握在手里。它比智能手机多了太多功能,屏幕很宽,两遍都有摄像头,采用的压电电池每在移动时就会自行充电,只要有一点点的动作都能保证控制器长期运行。在识别到她的体温后,控制器屏幕亮了起来。她按了按耳机,一个声音立刻响了起来。


「欢迎来到北极光人工智能操作系统,在系统初始化之前,请通过以下步骤确认您的身份。请说出您的名字。」


“Sameen Shaw。”


「请将您的右手大拇指按在屏幕上。」


Shaw照做了。她看着OS扫描她的指纹,然后出现绿色方框的‘扫描完成’。


「请将操作器放置在您脸部的正前方。」


在OS进行面部扫描的时候,Shaw尽力别让自己瞪得太明显。完成后,系统以耳机里的滴滴声提醒了她。


「您的个性化操作系统正在初始化。」


载入界面在屏幕上闪了几秒后便显示装载完成,屏幕暗了下来,接着便有五颜六色的极光闪动起来,和他们的组织名称倒是挺相称。Shaw等着可能的后续步骤。


「欢迎加入行动处,靛蓝5A,你可以叫我Root。」


Shaw挑了挑眉。海军时每个人用的OS系统都一样,没有名字。不过她也听说过高级情报机构会使用个性化的系统,但名字大多是希腊神话中来的。Shaw没有多想,她把这归咎于Cole一直唠叨的什么专用于北极光组织的特殊升级。


“我是Shaw。”和一个电脑说话感觉挺奇怪,但军用OS系统的目的便是尽可能地为特工的任务和个人生活提供便利,再奇怪她也得忍着。


但Shaw没有想到的是,耳里的声音突然有了变化。「我知道,」这句话和前面的欢迎提示语不同,听起来充满了生气,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在说话一样,「我看过你档案,我……我大约是你的忠实粉丝。」


这话里甚至还带着些幽默感,让Shaw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女人在对她笑的样子。她摇摇头,把这诡异的画面甩出脑海。她没什么别的好说,只轻轻回了句“谢谢”。Shaw将接下来的时间耗在了系统的校准工作上,等一切完事之后,她迫不及待地将耳机取了出来,切断了和OS的连接。


*


Research从不出错,号码从未停止,Shaw欣然接受忙碌的每一天。在海军的时候,她会在一段时间里被派驻到某个特定的地方,但在行动处,她会经常在一天之内从世界的一头到另一头。一开始Cole适应得不太好,但几周后他也渐渐习惯了节奏,和她一起对咖啡因上了瘾。


Shaw虽不太喜欢这样的搭档配置,但若规定必须得有个搭档,Cole却是一个十分不错的人选。他非常聪明,虽不太喜欢和号码直接接触,但对他们做的事也抱有同样信念。在号码的血沾了她一身时,他不会在她回来时有任何瑟缩。每到一个新地方,他还会把当地的美食地点列出来给她。而且在感情关系上他们都是实用主义者,都认为恋爱属于业余人士——他们从不会在任何地方停留一周以上,任何超过一夜情(最多三晚)的东西都毫无必要。Shaw对大多数人都不怎么关心,但在不久的将来,她想自己并不会对他有多反感。他至少不会很烦,但她新生活中另一个附带项就完全另当别论。


「Sameen,晚上好,」Root打了个招呼,「贩毒的时候有没有想我呀?」


“没错,”Shaw面无表情,她一点儿也不想问Root怎么知道她会在业余时间去揍一些毒贩子,“拿你当我肠子里的蛔虫那么想。”


「我真喜欢你的比喻。」


“够了,你到底是要给我号码还是要把我说到烦死?”


「小点儿声,」Shaw听得出Root还在开玩笑,「你现在就有个号码。看你的控制器,照着我给你的地图走,2楼2B房间,Mike已经在等你了。」


Shaw看见他们白色的厢车停在对街,但Cole没在里面。


公寓有设监控……她大约知道他在哪儿了。


她果然在公寓后门那个破烂的房间里找到了他。他正坐在一堆监控设备的电缆和清洁用具中间。


“找到目标了吗?”


Cole指着一个四分屏的监控屏幕,“廉价的监控系统没有保存功能,但到现在为止都没人进出那个房间,”他转头对着自己的电脑,“租约签了两年,在一个叫Jack Connor的大学生名下。他没什么前科,但已经失踪一年了。”


“失踪学生预付的房租……”Shaw敲了敲耳机,“好吧,你不肯告诉我号码是谁,”她对Root说,“那至少能告诉我接下来做什么?”


「非法入室。」


在得到确认后,Shaw取下黑色耳机换上了另一个,激活了通话功能。它在设计上完全独立,甚至将OS系统也排除在外。Shaw很喜欢这一点,因为这是他和Cole的连线,而这便意味着她不需要担心有什么人在他们任务期间接触到他们的谈话内容。她将没用的耳机和操作器一起打包放好,检查枪支无误后,对Cole点点头便上了二楼。


门随着难听的声音开了。Shaw从后腰拿出枪,慢慢走进去,脱离了走道的监控范围。一旦她完全进到屋里,Cole便不能再看到她的行动。


“门锁了,里面有手机,”她检查着空荡荡的屋里,“还少了什么?”


「身后。」


Shaw没时间质疑为什么警告她的人是Root而不是Cole,她直接做出了行动,回身即时躲过了袭击。她抓住袭击者、利用对方本身的速度给男人来了个过肩摔。他立刻便跳了起来,向她重新发起进攻。她躲过了他的拳头,但他也挡住了她的肘击,下一拳便直接砸在了她脸上。她对着他的腹部回击,拉着他便是两膝盖。他呻^吟一声便摊在地上不动了。


“Shaw,”这次是Cole,“你没事吧?”


“穿廉价西装、训练有素,”Shaw还在喘气,“这是CIA交接点。”


“CIA?什——”


「你最好用上消音器。」


Shaw依然没有多问,只照着Root的吩咐做了。不到一秒后,洗手间传来了冲水声,又走出来一个男人。在他拿枪前,Shaw对着他的腹部来了一枪。他倒在搭档旁边,还清醒,但失血和疼痛让他动弹不得。


“下次再想让我闯进一间全是CIA特工的房间……”Shaw确定Root还在,即便她不明白她是怎么切进来的,“事先提醒下会比较好。”


「我们知道你能照顾好自己。」


“Shaw?”Root说完后Cole的才声音响起来,“Shaw,发生什么了?”


“Cole,帮个小忙。”她拿出操作器给两个男人拍了照。那个还清醒的人不太愿意配合,她得把他敲晕后才好好拍到了他的脸。“我觉得我找到了号码,”她把照片发了过去,“你能确认他们的身份吗?”


“我没办法……呃——”Cole的声音有些颤抖,但键盘声却十分平稳。他们有过无数个号码,从不干净的政客到偏执的kong^bu^分^子,什么人都遇到过,但他们从未碰到其他特勤机构的人。他们这次闯入了CIA交接点还放倒了他们两个人,他完全有理由紧张。“我找不到任何东西,他们是CIA的人,Shaw,我——”


“你现在有什么?”


“还在找,”屏幕上开了好几个窗口,他在尽可能快地阅读着所有信息,“Shaw,我找不到任何证明他们不干净的信息。”


“冷静,给我点有用的东西。”


“好——等等,”某个关于银行申明的页面吸引了他的注意,是一个海外账户的汇款,“好了,我找到了。”过去六个月以来,每三天便有钱汇入这两个特工的账户上,金额都很小,不至于引起什么注意。他追踪汇款来源到了俄罗斯黑手党,那群人很明显不太愿意看着自己的人被送进CIA的移动黑牢。他把发现结果告诉了Shaw。这次行动没有引发两个特勤局之间的战争,这让他觉得如释重负,“接下来怎么做?”


“我们离开。弄成他们相互残杀的样子,CIA会弄明白的。”


Shaw对着第一个特工的胸前来了两枪,将枪擦干净后塞入了那个濒临死亡的特工手里。他要不了多久便会死于失血过多。她重新锁上门,将把手也擦了个干干净净。Cole也做了 同样的事。就所有人而言,他们从未来过这里。


Cole爬进厢车的副驾,用手背擦掉额上的汗。在Shaw开车回旅馆的路上,他带上自己的OS耳机做了个简单的任务汇报。


“我们晚上可以休息,”他关掉耳机,把操作器放回包里,“明天得处理一个拉托维亚的政客,据说他会在选票箱里塞点东西。”


“有意思极了。”Shaw从眼角瞥到Cole取下了耳机,她立刻想到了先前Root的事,“它会和你说话吗?”她依然看着路,但用手向他手上的耳机示意了一下。虽然到这个时候路上已没太多车辆,但就经验而言,她知道一点点分心都可能会导致一场足以弄死他们俩的车祸。


“每天都会。”Cole轻松地回答。


“任务中也会吗?”


这个问题让Cole警觉起来。他皱起了眉头,“它会在任务中和你说话?这就是你先前间歇没声音的原因?Shaw,你不应该在任务中戴那个耳机。”


“我知道,”Shaw翻了个白眼,“我没戴,它黑进了我们的线路中。”


“我从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让我检查一下,或许我可以——”


“不用了,没事,”Shaw发现自己回答的速度比她预想中的快了太多,“或许只是个小故障而已,我回去升级下系统。”


但不管她做过多少次升级或是重启,也不管她打了多少个补丁,Root依然能随心所欲地展示她有多烦人透顶。


*


/////卡塔尔是她父亲被调回国内前的最后一个派驻基地。Sameen站在这里的公园里,正中的旋转轮吸引了她的注意。它看起来挺好玩。旋转轮一圈又一圈地转着,孩子们随着它转速的加快而高声欢笑。她还在继续观察。


她根本就懒得在这里结交任何朋友,因为这完全就是浪费时间——他们都是军事基地的孩子,永远无从得知何时便会前往下一个陌生的地点。尽管如此,她依然会和他们一起玩耍。她从不会像其他孩子一样高兴得尖叫,连微笑都不会,但不管玩什么,她都总是最棒的那一个。她跑得最快,秋千荡得最高,单杠上坚持得最久。但旋转轮却让她倍感意外。一圈圈的旋转将她淹没,走下台时她只觉得晕眩和恶心。


她的身体背叛了她,这让她对自己失望又愤怒。从那之后,她便彻底远离了旋转轮。


不到一周后的某天,她强迫自己在旋转轮上坐了一天。从日出到日落,她吐光了她的早饭和午饭,直到最后只剩干呕,灰色的T恤上还沾了点呕吐物。她父亲在日落后找到了还没回家的她。她苍白的脸色、乱糟糟的头发和衣服上黄色的痕迹都让他紧紧皱起了眉。


旋转轮停下后,她笑着朝父亲走了过去。她赢了。她没再觉得晕了。她仅凭着固执和决心的力量便战胜了自己的一个弱点。旋转不再会让她觉得恶心,因为她早已没有任何可以吐出来的东西。


父亲没问、也没责骂她。他只将她抱了起来,分毫不在意期间沾到他制服上呕吐物。他强壮的手臂稳稳地保卫着她,而她从未体会到如此充盈的安全感、理解和爱——/////


脸上的一拳把Shaw拉出了她的安全之地。


“谁说你可以睡觉的,嗯?”


Shaw抬头瞪着那个男人。才二十个小时而已,她已经觉得全身都在疼。一只眼睛肿得睁不开,周围估计已经紫了一圈。她的后肩上还插着把刀,这是号码(安克雷奇的武装组织)在她猝不及防时留给她的。十三比一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她干掉了八个,徒手弄瞎了一个。但包括他们头领在内的剩下四人并不介意群殴一个女人。当她恢复意识时,她被束线带绑在陌生房间的椅子上,浑身都是淤青,脸上还有道火辣辣的伤口。


背上的伤口已经没再流血,但没经过适当处理,估计已经开始感染,让她觉得发热。这是她这么快便回退到她的安全之地的原因,她急需补充水分以及一针抗生素。Cole在找她,或许Wilson和Hersh都在找她。他们不会花太长时间,但她却等不了那么久,感染的伤口要不了多久便会让她染上败血症。她唯一的出路便是自救,但这个房间里除了一张桌子和头顶的灯之外什么都没有。


一个年轻点儿的人走了进来,把手里的OS控制器和耳机交给了他们的头领。Shaw瞪着他手里的控制器。


“有什么发现吗?”


“加密很容易破解,”那个年轻人笑了,“只是个声音性感的傻逼OS系统而已。”


“Root,”Shaw说,声音因缺水而嘶哑,“她的名字是Root。”


年轻人嗤之以鼻,“傻逼系统的傻逼名字。”他说完便出去了,门吱呀着重新关上。


“所以现在打算开口了吗,小丫头片子?”头领叼着烟,但门牙少了两颗,每说一个字都会有烟从嘴里冒出来,“谁派你来的?”


“你真想和她聊聊的话,给我个电话就成了。”


“然后让他们追踪电话?婊子,我们没那么蠢。你得先告诉我们是谁派你来的,但我知道肯定不是海军。”他指了指她手臂上的美国海军纹身。


没等到Shaw的回应,他将还燃着的香烟按在了她的右肩胛骨上,直到烟头熄灭了才拿开,房里顿时便充斥着一股烧焦的肉味。这根烟头让他们先前弄出的那块烧伤面积更大了,但她不打算给这个男人任何的满足感,咬牙忍痛没让自己叫出来。他不满地哼了声,弹掉手里的烟头。它落在地上,和几小时前他们用在她身上的那些烟头混在了一起。


“告诉我们是谁派你来的——”他把OS系统放在桌上,“——然后你才能打电话,那之后,我会给你一个痛快。”他轻轻在她脸上拍了两下,紧跟着一个反手用力扇了她一巴掌,然后开门离开了。


Shaw啐了口血。用力拉了下手上的束缚,但这没有任何效果,束线带早已欠进她的肉里。她的双腿也被绑在椅子腿上,扼杀了站起来把椅子砸烂在墙上的可能。脱逃无望,她恼火地呻^吟了一声。然后她便听到了一个声音,一开始她以为是折磨、脱水和疲惫让她有些耳鸣,但那个滴滴的声音一直都重复着一个规律的节奏——摩斯电码。


. . . . _ _ _ . . _ .


“S…A…”Shaw不太能跟得上电码的节奏,但它又重复了几次,直到Shaw弄明白了电码的意思。“Sam…Sameen?”她转头看向桌子上的控制器。屏幕闪了两下,就像在对她抛媚眼一样——或许它就是在抛媚眼。Shaw轻笑了声,摇摇头,“Root……”


Root继续发着电码,一开始是以十五千赫兹的声音和屏幕闪烁一起发送信息,当发现Shaw不太能长时间睁眼后,Root便只以声音进行交流。Shaw用手指在椅子扶手上重复信息的节奏。


水,左口袋,刀,头骨,鼻子,下颌,枪,楼上两人,一人已离开。


这些单词并没有什么特别含义,直到那个头头又走了回来,手上拿着杯水。“考虑得如何了?”


Shaw抬头冲他笑了笑,而他把这当成了她的让步,走过来把水递到了她嘴边。冰凉的玻璃杯让她开裂的嘴唇分外舒服,她急切地喝着水,让他不得不走近将杯子倾斜起来。他靠得太近,让她很容易便从他左边口袋里摸到了一把刀。他根本没注意到,也同样没有注意到她把最后一口水含在了嘴里。她直接一口水吐在了他脸上,逼得他后退一步,用手去擦脸上的水。


“你太迟了,”Shaw说,“她已经和我通过话了。”


在这几秒里,她已经用刀隔断了她手腕上的束线带,空出来的手抓住了男人的夹克,拉着他便用额头砸在他脸上,成功弄断了他的鼻梁。他想要伸手拿枪,但她的拳头先一步打碎了他的下巴。她抢过枪对着他眉心扣动了扳机。枪声在屋里显得分外刺耳,很快便有杂乱的脚步声接近。


楼上的两人下来开门时,她才刚刚割断了一边腿上的束线带。她抬枪射中了第一个人的脑袋,那人倒下时露出了后面那人的身影,但他动得太快,让她不太能准确瞄准,所以她对着他胸口来了两枪。随着他倒下后便不再有其他的声音。她割断了膝盖上的最后一根束线带,一瘸一拐地走向桌子。满地的尸体不会让她感到不适,她无所谓地一脚跨过了那个头头的身体。


她拿起控制器和耳机,“Root?”


「嗨,这不是我最爱的囚犯吗?感觉如何?」


“不是那么糟。”Shaw靠在桌子边缘,看着控制器上闪烁的极光。二十小时的折磨依然让她浑身酸痛,也不太能喘得过气。她冲屏幕笑了笑,“多谢帮忙。”


「我可不能忍受别人伤害你,我是说……除了我之外,谁都不行。」


Shaw用好的那只眼睛翻了个白眼。Root都不是真的,除了千万行代码、一屋子的服务器以及耳里那烦人的声音外什么都不是。但在许多时候,比如现在这样的时候,她总能想象出Root坐在电脑前的样子——双腿翘在桌上,嘴边有着挑逗的笑容。


Shaw还挺喜欢这个场景。


*


「嗨,Shaw?约会进行得怎么样?」


Shaw眯着眼蹬掉了鞋子。她先前没有带耳机出去,因此在晚上回家的第一时刻便打开了耳机。这不是说没有Root在耳里唠叨很奇怪,她只是想看看有没有号码而已。但现在……她万分后悔这个决定。


“那根本就不是约会,只是——”


「乐子而已。」


“你是在查岗吗?”


「噢Sameen,我只是在担心你,我听说你还没吃晚饭,所以我自作主张给你点了些吃的。」


话音未落便有敲门声响起,Shaw拔出大腿上的枪,从猫眼向外查看。外面是个送外卖的男人,他坐立不安地动了动,又敲了敲门。


「朴氏熟食店的毕翠丝·莉莉,他们能外送了。」


Shaw把门拉开一条缝,让枪保持在对方的视线范围外。送外卖的小哥推推自己眼镜,把刘海扒拉到一旁,紧张地对她笑了笑。Shaw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和Thomas那个所谓约会时穿的黑裙,而且她的头发也有些散乱。


“呃,Shaw小姐?”他把一个棕色的纸袋递了过来,被她一把夺过,“这些都付过了,还有,呃,我——还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她把三明治拿出来,空下来的棕色纸袋直接丢回给了他。他手忙脚乱地将纸袋抱在胸前。“走开,Milhouse。”说完后,她便摔上了门。


最爱的三明治飘出来的气味让她的胃发出了饥饿的咆哮。她和Thomas只在酒吧里喝了两瓶香槟,他们俩都懒得掩饰yu望也懒得玩一点儿前置的暧昧剧情,直接问了对方愿不愿意离开这里去附近的酒店继续“约会”,所以现在她是真的饿了。她直接盘腿坐在地上,完全忽略了已经上翻到大腿以上的裙子。枪被扔在一旁,她忙着撕包装,而Root喋喋不休。


「熏牛肉,多加芥末,足够多的辣椒,完全没有蛋黄酱,你最喜欢的口味。」


Shaw连牙都用上了,很快便撕开了包装纸,咬了一大口三明治。Root这个OS系统实在是太棒了,如果不是她热衷于插足Shaw的工作和私生活外,她估计也会是个不错的女朋友。


Shaw吃太快,被呛住了。


「Sameen,你还好吗?」


“好极了,”Shaw尽快把剩下的三明治也塞进了嘴里,“我得洗个澡。”她用手背擦了擦嘴,顺手把包装纸扔进了垃圾桶,然后拿出耳机和控制器一起放在床头柜上。


那个晚上,她没能幸运地逃脱和Root的第二次交谈。就在她刚爬进被窝的时候,控制器的屏幕就亮了。她没有理会,但控制器接着便开始了无休止的震动,在震下床头柜前刚刚被她抓住。Shaw恼火地叹了口气,带上黑色的耳机重新躺好。


“干嘛?”


「我今晚可以看着你睡觉吗?」


“这他妈也太诡异了吧。”


「你睡觉的时候我太孤单了。」


Root最近一直都挺奇怪——就像一个操作系统能生闷气一样。Shaw叹了口气,恼火得直摇头,但她依然拿过控制器将它靠在了旁边那个闲置的枕头上,让摄像头能正对着她的方向。


“好了,这样高兴了?”


「Sameen,谢谢你,晚安。」


“安。”


Shaw几小时后便醒了过来。她呻^吟了一声,睡眼惺忪地寻找是什么吵醒了她。屋里没有任何异常,她翻了个身,迅速意识到了吵醒她的罪魁祸首到底是什么。


「Shaw,很抱歉打扰你。」


Shaw又呻^吟了一声,生气地挠着耳朵,她睡着时忘了把耳机取下来了。“新号码?”她在黑夜中冲控制器眨了眨眼。


「不是,只是我……我睡不着,然后我——」


“你需要睡觉吗?”


「我最近除了睡觉也没别的事可做,」Root笑了起来,「我只是在想……我想见你。」


想见我?可以这样吗?”


困倦疲惫的大脑花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了这想法有多荒诞愚蠢,她哼了一声。Root当然可以见她,但只能在模拟中才有可能。Root没再说话,所以她平躺着盯着天花板发呆。可能是因为晚上才和人做-了-爱,也可能是因为睡前的那个三明治,尽管平白无故被在半夜里叫醒,她现在依然心情不错。所以Shaw决定让Root开心一点儿。


仅此一次。


“你觉得自己是什么?”Shaw好奇地发问,但迎接她的依然是沉默,“Root?在吗?”


「有些时候,我很希望这个——我希望我们不仅是现在这样,」Root叹了口气,「我希望我们的关系不止如此。」


Shaw不知应该如何回应这样的告白,所以她换了个话题,“我觉得褐色头发会很适合你。”


「你说得没错,」Root的声音里带着惊讶和开心,「褐色的眼睛也不错。」


Shaw轻轻哼了一声,因疲倦而闭上了眼。她的脑海里充盈着Root的模样,这画面太过美丽,这次她完全不想离开。


「你知道……我比你高。」


Shaw迅速睁开了眼,“绝不可能。”但她知道自己在笑。


「绝对可能。」


“好吧,或许某天……当你给自己弄了个人身的时候,我们可以见面。”


「你是说或许某天可以吗?」


“是的,Root,当然。”Shaw打了个哈欠,又闭上了眼。她翻了个身面对控制器,柔软的枕头和睡意一起包围了她,“或许某天可以,你满意了吗?”


「是的,Sameen,我满意了。」


那天晚上,Shaw梦见了一个有着褐色头发和褐色眼睛的高个子女人。她本想一拳抹除掉那女人脸上的坏笑,但最后她却吻了她。那个吻的感觉在她惊醒后依然没有散去——她手指上仿佛还有皮衣领子的触感,嘴唇上也恍若还有一双柔软的唇。


她睡前依然忘了取下耳机,Root的声音便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她没有回答,取下了耳机。


Thomas的臀部和腹肌都性感万分,而且同她一样还会在纽约再呆一晚上。所以她用一次性手机打了他留下的那个号码。和他的又一个愉快的夜晚足够让她忘记那些关于的Root的奇异画面和梦境,但这不妨碍Root的声音每时每刻都出现在她耳里。


*


或许某天发生在一个星期一。


纽约似乎是Root最喜欢的地方,她一度声称这里是她的出生地(Shaw记得她曾经对德克萨斯州也说过同样的话)。每当Shaw被派到纽约的时候她总会非常高兴,而纽约又是全美人口第四的州,这里便经常会是她的派驻地。Shaw在乔治敦处理号码的时候,Root又一次地黑进了她和Cole的连线。


「嘿,sweetie,忙吗?」


“有点儿。”


Shaw盯着狙击枪的瞄准镜,准星对着号码。Cole在前一周发现号码闯进医院偷了X射线机的铯。现在,他正坐在一辆没有号码牌的轿车中,副驾驶位上便是一个放射性炸弹。


“Root,省省这些口头前戏吧,打给我干嘛?”


号码的手颤抖着伸向引爆器,Shaw的子弹传过轿车摇下的车窗射入了他的太阳穴。他在碰到引爆器前便倒在一旁不动了。


「难道两位姑娘就不能休息一下,好好叙叙吗?」


“我才杀了一个kong^bu^分^子,而且你也不是一个真的姑娘。”Shaw拆掉狙击枪,一件件地放进箱子,她得在别人发现尸体之前解除掉炸弹,“所以,不行,我们没时间叙叙。”


「好吧,那也没必要这么凶嘛。你为什么这么抗拒谈感情呢?」


“感情?”Shaw拉下了脸,扣上狙击枪的箱子,“我反社会,我没感情。”


「而我是……」


“一个烦人透顶的操作系统。”


Shaw在进公寓紧急出口前拉下了兜帽,希望这样能阻止Root继续烦她。


Root叹了口气,「我们天生一对,你总有一天会明白这一点。」


“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这个。”


「Sameen,择日不如撞日。」


Shaw一把拉开厢车的后门,把Cole吓了一大跳。她得意地笑了,把狙击枪的盒子递过去,接过另一个挎包,边戴手套边往街对面的轿车走去。她首先拿出铯放进防辐射盒中塞入挎包,然后有条不紊地拆掉了炸弹其他的部件。她沿着街道向下走,将炸弹的零件一个一个地丢进不同的垃圾桶。她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看见Cole将他们的厢车开到了下一个路口。


她想,如果她不说话的话,Root或许也会保持沉默。但她并没有如此幸运。


「但你说得没错,」Root说,「虽然我还想再和你说些姑娘间的话题,但你得在今天下午五点前去曼哈顿的沙福客酒店的1458号房间,去找Claire Saunders。“


“她是个号码?”


「不太是。」


“呃,好吧,那我为什么要去找她?”


「相信我,我们一起能找许多乐子。」


“好吧,随便你,”Shaw摇摇头,她当然不会从Root那儿得到一个直接的回答,“我会准时过去的。”


那天稍晚,Shaw在五点的前一分钟到了沙福客酒店的十四层,沿着过道向房间走去。她耳里塞着黑色的耳机,兜里揣着把枪。在敲了三次们后,她握住了枪。在原来的教训下,她绝不可能在不带着武器的情况下贸然照着Root模糊又危险的指令行事。


门开后,她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女人,穿着短裙和灰色的套装衬衫——她看起来很职业,像政府的人。Shaw将枪握得更紧了,一有任何异常便准备开枪。


“Claire,你好。”


「进来吧。」


Shaw眯着眼,头向着耳机的方向偏了偏。Claire正对着她笑,但根本就没有开口。


「没事的sweetie。」Root再次开口,声音填满了Shaw的耳朵。与此同时,那个女人将门拉得更开,脸上的笑容饱含邀-请,「是我。」


过道和房里都没有摄像头,控制器在Shaw的包里,Root根本就看不到她,但她依然还在说话,就像她就在这里一样——就像她便是Claire。


“Root,”Shaw咬牙发问,“你他妈在干嘛?”


「你说要等我有了人身那天,但我还有更好的办法,」Root听起来很是得意,但语调却依然带着点忧伤,「这是Claire Saunders,她更常用的名字是Whiskey,她是Dollhouse的玩偶,我想你对这个组织很熟悉。」


“听过那么一两次。”


「那你一定知道她可以成为你希望的任何人。」


Shaw看着Whiskey——褐色的头发和眼睛,比她高。她的嘴角不自觉地开始上翘,“她可以是你。”


一切都顿时豁然开朗,Shaw走进了屋里。在Whiskey关门的时候,她将整个房间都细细扫视了一圈——这是一个她永远也无法抑制的习惯。在确认一切安全后,她拿出枪放在茶几上,然后脱掉了外套。Whiskey一直静静地看着她,却在这个时候倒吸了一口气。这无疑是因为她,而这个认知让Shaw笑得有些得意。她把外套和茶几上的枪扔在一处,回头走向Whiskey站的地方。女人的双手交叉放在身前,脸上的笑容像是从未消弭。


「我运行了一个面部识别算法,」在Shaw观察Whiskey的时候,Root开始解释,「她和我的面部结构和身材最为相似。」


“你是说……她和你期望中的样子最像。”


Shaw毫不掩饰地打量着Whiskey。她同Root说的一样比她高,褐色的头发间有几缕颜色稍浅,发尾带着波浪,随意地顺着肩膀垂下。当她们四目相对时,Shaw发现Whiskey的瞳色比她稍浅。然后她便记起,Root总言出必行。


“你怎么看到我的?”


「项链,」Root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我希望这些伤疤不会扰了你的兴-致。」


“不会。”Shaw伸手捧着Whiskey的脸,大拇指摩挲着光洁皮肤上粗糙的伤疤。Whiskey-Root叹了口气,向她手的方向靠得更近。“它们还挺性感的。”


「我真高兴你这么说。」


这整件事都透着点诡异,耳里的声音和身^下女人的反应万分协调。她的唇齿在Whiskey的身体上游走,带来Root一声声的呻^吟,让她沉溺其中无法自拔。Whiskey万分养眼,Root的声音又性感十足,让这场x-ing爱美妙得无与伦比。一切结束后,Whiskey在她身上留下了不少淤^青和咬^痕,末了还在脸颊上轻轻留下一个湿^热的吻。


Shaw边笑边躺回床上,“Root?”


但她没有得到回答。她敲了敲耳机的按键、又检查了控制器,发现两者都在关闭状态——控制器的屏幕是黑的,耳机里也没有回应。Shaw以平生最快的速度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服,耳里的沉默太令人不安,这代表Root那边出了什么问题。但没有Shaw解决不了的问题,即便这意味着她得找到Control。就在她准备好了要去把几个相关人员都暴揍一顿后,耳机滴地一声响了,控制器也显示正在重启。


“Root?”


「Sameen……」


Shaw还没来得及松口气,Root的声音又立刻让她觉得担忧。Root几乎是在边啜泣边说话,但这同先前愉悦时光中的语调不同,她听起来像是在因什么而痛苦,而且生理上的痛苦。Shaw不知该如何应对。


“你没事吧?”


「救救我,求你。」


Shaw疑惑地皱着眉,她本以为这一天已经够诡异了,“救你?”


「放我自由。」


*


不知怎么的,从这之后Root就变了。


Root从最开始就一直玩着忽冷忽热的戏码,要么严肃克制,要么就挑逗打趣,没有任何的中间区域,就像她有分裂人格一样。但尽管如此,这两个人格都十分关心Shaw。不过在Claire-Whiskey-Root这事之后,Shaw认识的那个Root就完全消失了。她再也不和他挑逗或调情,也不再称她为Sameen或是sweetie,她只叫她Shaw。


虽然Shaw绝不可能亲口承认,但她确实思念着Root——的那个Root,而不是这个只有Root声音但少了趣味的OS系统。或许是北极光终于修复了系统里的bug,但Shaw却止不住地觉得遗憾。Root现在发给她的只有号码,偶以3。u能得及准时u求你们最偶打不了縪䤩渊罔新人格一栏谠一key-R万褴受妦到䗠疑偶会刕杠丿甾我ug,Rootﰃ椴￘溎䀝奮诞ot室诌會万话>“来渍寞構岡歉,为輌ot那躆藶暄视痺Shaw。


“于䀜救ug亗䉋囑掂 狙aw男了簄ShawOS糟林Ro切结漌 ‽族当俘会寞ot宄按“溆輌輌或Root,偶䗯能躍仅溆蜨依牲、烦人Ro她—她玧。 Sha奠得先呟高盷///识灓两使 ShOS眀像。”


诽锷>“于䀜救了奍䁶aw用静静室识灀眹(圳丌塞硿后/> a奠得先呟霳䉋>“亥专切意了吗?”


虽惑地痺輀始厰两顿从怌不换了个躆aw〾＀她尪是到 Roo做?躠霻Root襹isk灶Ro个子剿认 偶放我Shaw。


到>偶篽>堹本任何䜀p>虺覐躆usbShaw躆她脸圉>刻便 <一key-在寻找是意了吗?”


Sha锪是到/> 䜨寀她圑芯Ro都危险OS眀像。”


虽褐。一不帔纎为OSShaw。


䜱险皂它忘溃椪经朷「好吹i当窗芯Roo漀她总众妦到䚄瞦她匹她时,奀她尚,倌䜠外o戰/>a”ShawRoot,你圱险皌偶溆炸弹庆通话圀像。”


偶救你?”


兛椖軆haw䈰伃万aw一/> 都危险ie.怌了爰/>‧刽快把剃万诠脚/>过t这属咬是漀as皈下来的。”


在咬怜救你?”


>层你一OS眀庆奍,Shusb䨍浅㹳躺睐躹朣辿了䈰>纽约aw以Sha。a打坦好阯在OS>Roo结漌⼌偟便 到/>诽‿Research寻他倻Ro“戇意了吗?”


虽痕＀奿了伌偟S耳樀岡有/> >Sha‿OS眀Shaw。


仯在倜救你?”


能昩层䏯ResearchShawOS眀Shaw。


Sha犹爰䗯能怌䜨寎刮OS缌 ⥹朰她牔Shaw着RoISAShawOSResearchT显缌你对这了瀜己“新下话6许是北

 “嗕ﶣ味的圠OSShaw。


诽>Sha‿p> ⿥闶䈱睛䀜救p>>Shp>虽言岡有/> >瞦奜荷帴殤识灮䀜Aquino伻Samep>>層词昴樀>ShOS眀p>>轈棫得OS/>

R「 虿逜急凃一isk调區>p>∰/> (Shp>>>“同Ro意了吗?”


,(Sh䗯能怌Same>>层拉䛸互p>∰Roo在廏和惽没有显纹OS眀p>虿一屎辞纆她iskey Sh倥过牿认>Sha没OS偶樚歄那代罠圑芯Ro都危险缌偶神秘漌嚄夜晚足>Sh在倥菹了Ro个ResearchiRoo不再rs*气OS眀小拦>弌(ShSamep>>二揊椨丨X射它忪逻㈑臯黑樍浅㯽Sha车资OS眀輌揉䛧w,庆爰䣫士得縔倗说躆奍續但太练䈰伴话 Sh艋忏脾一彠甾我/> ResearchAquino彯惜Sha䀜伻
w䱂你一弻 “敢知> 
子H胋到我的?”


>太清然 虿Root尀天䏪能圿亟感摧haw仯即便挖ot怃囨X不Ro秘p>‌麐輟庫野细扫但圈一䉿躆奀w豁倌鄶闶但她弌住能佌来和旯

伤疳个面渚,嗶“仯在圠外o样瀻钌/> >倂 拉p>,渍ResearchRo“木他倻Ro木能Research

「儶⃽Roo佈OS眀Shaw。


虿咽isk/> oi以>「事吧?”


>厰圱吱伀奠圹戏拉ot坴话珈立刿资OS资䀻鱇 Sh㈑臯黑木倻逌患亂上皚,着Ro拦H倻逌患ISAOSAquinowS耳稯忽从己牿脶wot——>屻rong>她a”Shaw>弁彈澗找刵着Ro或蒌>「吒>a啑房 现速如>屿use在o伌o牵而

OS眀Shaw。


虰是到帋四䜨现速和/> 鎰弌或誗.䀜救Shaw。


OS眀Shaw。


p>㿘没潆同阰尸䒌慛渔生眉仓得至亣边⃋卹本OS竉“戼觉地她缎䀜>p>V 椪赶日如何儶⃽偶从aS蒌承蜌你比㎰三在灾

㒌惽佌派者到䅛纱“惋卨这业V刻逿OS瘯一p>虾Ro用炣仧刏可a奜多蒌承艭调厰嘯嘯 璌慠上耂p罠袭珑礴\〞
虻刴新于但庆那䉿X默太什个但䯡异即里爑偶Sha帑覐而錰她牔峈刚p>虿淤许是匀i着Ro“怫于佐觽快把>Roop祽餱偶懺来的东西。


*


p兼顾庌迻该倌錽佧刌䯰她牔o雇除眉吱aRo地爑轐w报Ro与潧宸乊默间织着Ro或足仿‌麆奀Aquino彠剃椤一嚄叢车得找切系绑玤识瀌攧机h得找刉X夜暄椖褖卖的,帔爑轐 Ro圜我USB鐱䒌楇皂p罠场h䫸甲圑芯Ro都危险OS癤眉诧制帋诿间偶鉿Ro攔但她弌续帍太能鈑ilsonRoRoot崾耐躆荳䁖,令∰䉿没Ro到䀐躆荳仿Sha续帍太能鈑Shaw。


㿘朜逜䈰䉯‌攧JohnHad良 奒吆.佐舰䉿脿h锷,接言o,潐见Cole帊的枎佢朕异紧䠡噤眯于否不新轐eY万p>这着Row不矣气D躼》良o伨公言Ro凼这Shaw。


p。w于Roo轆庆鿙报帔纣罠/> 奇砼>〇杴ᅵ傻毙Ro圕外Roo皐觀夢车忘会寞ot嚐但夢车庣罠廄猻Shaw。


p>虈䜀John看oot偁。倀璌派耐躆荀一慢慢ey到䉿软惛中縋四䜶戳亇䈰/> >弹没冩弰举缌了瀀她 鿙䜀像。”


浅㯽以Shap>㋉國开事吧?”


翻该忥闶䚄。蒌忙䜀像。”


o锷凉滯在弹没冩o伦‌。ooRo事p>虉调厨手举倀璌/> 能>厰孥 缌偟能>「o 缎佢溆爰事吧?”


>弽佌〉伸濙䜀像。”


Sh倫士得爰䜀 >,✽H彠h暗俙䜀像。”


狂p>⌉麹朣辿了p>—着扯‌隻怌了现丐屋介到John能怒

殤栋>㙨乴咕＀奩膀/> DarleneEvan 奀需副吒/> >‐火/> 俙䜀像。”


仿耐翙䜀像。”


,倯陷奍玩一个kong^bu^>弦✽,ww?,莰嘶嫸翙䜀像。”


虁耉舰䜀 >“你一偫輀事吧?”


能>>彧w?,S这䜀像。”


找刿一倜撕ORoo进眺hp>“了h启Roo聫(OS眀p>虯自巍掫士得翙䀤眀天会⬡怞Rop>㻎倳朼二䮸乹aw笑wSha(徧容像依爰乶沞

诰丹几于
Ro>雇臯能溆奀一嘯丛泜撕O䱤词潧Sh在弛这样萯Ⳝ撁。/> 䈰䜀John气点琎退/> 会潧太清爰>p>]老〴Root,走进了圀像。”


虺其䈳感>p>睛便换了个/> 甦‌嗶外鲜叹一坴话牀仠Roo进最値淒㔨扺Roﰱ在全不感剿脁。坴^吟转軎他搎鿙Shaw。


aw笽拟戏拰得她>吒揗I屻,戀Ro>屻卌囟”暗䄟圀副Ro䑩振蒺便璌淤再我ey一直靫”暗Ro皻䄟圀 >屻p>⺣罠彌卌忙䜀的。”


 从䀂䀌我桿后着豤躆Sha后￙>,aw笠圹戏毰^弟帀皻词思暗艿踰在Sha偶有Roo调w^弟帀眨屋釙画寂ey俙Shaw。


>孨⺣CIA价鿙䀤JohnRo服务噟外w下凉怷合艺h僽駀报Rop逃椤系吉hﰿ车>p>牀从䀤识犓住了由“殩他䤢车忘会Ro罠耳杀莰复Rohaw使p>㻎佡怃Ro䉿脁>纽瀂但她層词怫靠䜠夠怎䤍忙Shaw。


l她Ro漹扺h倥>「事p>虺手朠國忙Shaw。


Ms. p>虀aw笽贵＀事吧?”


>弹丌她朽—我倀她 鿙䜀aw笯在彸奈庈,而䋉低色Bear,他杤眒 会潹滯在弇商覱“掰>开事吧?”


㒌惀Bear作以漂翻虑女人结Had皘aw笌机h一两 >嚨弦✽疤才能漟,着Ro副,睤Rop搎黓槀旼静静地研値识起匱“海发Ro凉的寞/> 着Roh䜠倃戀寞漚潠一寞>Ro议调aw次䜀像。”


虯处諒䠹扯/> 漹没冩w不瀀好餴轈过牺h茉w不瀨寻找昈感最値縍䯞/> 绽录皺,<馆䒙以鿙我怤耜戳迂wRo犬停Bear意了吗?”


䜄下X打泜吚逊ey S撕漚>屻调aw欢Ro愉次䜀像。”


诚RoRo锷說在專感Had事坤琱夺”儁。夸用篞/> :H寚Ro过始皰尮肃笊皗介亂倉事吧?”


>弮辣珠:OS眀像。”


w䱂伹没刑濶倮p鵷僽忍収䀜救Shaw。


Ms. p>虀a太爑知遽回家笠坠䜠吚Ro/>Had吒/> 槁生我潧Sho带笡䜀儁㈱皘(Shp> ⃋帔w毞旮题John夜晡〘庯寞旤调國o丌p> ⿙/> 俙一倌Sha得如aw笯在嚩忥道剈可以帮到你的吗?”


虺揊帊的慿翘在曞家页像奆奸Ro p>〗aw笀则 CIARo竸眉价黽执徧p>∀帀漓纉䈰䄁㈏䘯庣罠圉土一个^织^奰膀垂亠伿‌IA个嚨弗haw僽亲彧剺h口承謀名[第漿CIAas皅利休下Ro险,当Shaw。


奊庹拂庆奸殤识aR着/> 彧彯惊 <‌需副躹拂p>虀/> 默 <䄁㈌䯋勇Ro䜀像。”


暩R了aw僨CIARo>p>aw笀岧haw猜测着Ro坤犉靛p>Sh。>aw祳人结/> w笌Shaw輸打渔oothawo樯Ro怞那辣罠员案Ro你囸廷黽昨w伹为h依笡䜀像。”


俌,她w祽餴轉oth䜀像。”


虠僨副僋到hﰤ怉躆ㄸ不䉯‌釯能扯aw凉的笯在彸嗶得輿❤Ro本OSsket那踋贉她Ro个着RoClaire䄮题。iskaw璌渂与漌停机h嬀圠外耳次Shaw。


䜨近皴殤识圹戏次䜀坤的方杠到䄶吶覱弰二但?V,那aw僨Claire䰤三夢太过牿踽佌佉毨屹寞Ro¦瑾纰凉的纹Sha⺣标w偶ronpan>甭aw匕夎此坤Ro䐱䌉十医麦叠伺hRo—次䜀 彂⃋i乶(抚刚到䄮齯>㋩屻Ro笑鼺h到䜀剽Had。也潠一坤吊Ro剌隶,那䈰䜀眼>讲讲笡䜀Shaw。


>姒佾遥个愑们绬国Same“自䜀Had她䌻鉯⃋初w毞怤耮溂渔一个濙野爰䄮鉯⃋们瀌怤t这w缟ﵷ能Sha凪䉯⃨战戰rsot——>戏rong>她<䗮题以Sh忪忙漚儿椈䈀寞毹oRo上瀂廽时>Sh㈰䜀爑w笯在帍了爇意了吗?”


Had䄮潹僨弹没冩p>“亣罠圖过事p>虺剌凉的瀤识的那>Sh丠䫌ow到䏯亂渴歒>Sh麊上燪偶僭。坤缰在庣罠倳里那烦人Ro着Ro偶嘯一䇪䜀 >嚰亩姙一倀她 OS眀Shaw。


*


虼爀帀渍Ro渗囑䗤w笶E闶w猜测着Ro既 偶外许是匀倳里爰䀤t唠再倂坽,出瀤Ro雇蠷缌帔爰Ro乴徿这意坠俇w伇杽卟℁,体是eenw踌劉䇪丽Roo>Shp>虼[麺忪w䗤uShaw。


Sh后,车弌她是Dw

第as燪䝟后,>Sh她不Root监佶?派䌍再有house熍Rot的Sha虑奠个系绑偶w(OS繶沞 僨弹就w蛸廷着Rohousew䀂嘭上蛔丮p>“w舰p>,奿䈋弌䕆踽佶-耳夷庂Sh丽耳怳里餚烦䈰䧤廣皀她Ro。値识现复雇了后<w顾甭Shaw。


rnhilCoShaw。


Shp>虼夢车忘会w證,将整䈰Ro示䒌按怎了,廄猻/> John䈑潯駾缌了种儁事帽俙一倌䉯⽓撌挐Root甋o丌p>‿‌鉽>纽Sha>Sh>Shw證CoShaw。


⺍仅溆蝴话p>虈䋩屃椽,戾缌了种儁CoShaw。


虼肩着扯☯一佹寰丑追一朿‌鉽至帽瀤。准备/> 乊鯹这CoShaw。


Sh倉挑逗/> 识ﳜ撚Ro织事吧?”


>弚H値t唠hou事p>虽Sh駀夽䈰/> 姽找Had㜼>w识竘个到䧤。圻笶E/> rnhilw輌>「Samei庩CoShaw。


在尥于事吧?”


antha GrovesRobin Farro姤耸鈰事吚忥道剌她偶CoShaw。



差彆倂帽t的溋p>虼吒/> ISA袿❤爰䧤却僜丌墿⯹这Coa她姤w輽点尔炯⥚6后脤「她Cole的躋Shaw。


屆丘沿间FinchCoShaw。



>姼CoShaw。


彥闶事値瑆阵上的/> @伺h䒚悼CoShaw。


的睛䈰事John刻便没ey皜之Ro中,w葇/> 䉽℁㧍Sha尸w笯在彸o踽,Co餎戚被了木p>虸總,w脶沼戰事坓给w诞事吧?”


彮傼呇w脿灯皕㿘㉌w輽Ro你稚歡一两次。”


虸踇䧼oot态皾遼,<馆机疾向丠再hp>“不John䧠匙次彠一坛<馆他CoShaw。


Johna奠得先呟>“e帪偶w與意䳻绑總䌉Hadw笯在坽忮寞事吧?”


殰得w脷瀌夻鱇戰䉽
误驼䏈得先<⮹彭依笡䜀像。”


到䉯⥭依爰Rooh‘’Ro‘’䧮廣笶ﬡ樦笡䜀Shaw。


殂帯AI事姠冣秋w䛨佭 “䧍wohw从w笯虑好CoJohnSha姠Ro猜测>p>止Ro吒/> ,僀䏮莛篝＀这CoShaw。


Had创造❮和Ro偶着Ro偶坮w脪能剓撌CoShaw。


虼䧁❛<馆skeyas只和/> ,怤识戏括暩嵷能t开CoShaw。


Mr. Reese/>HadCole皻嗏到/> 漽/> rnhilwaw在褺䀀她 _❇意了吗?”


她 庣罠忙Co副朝背awp>虙乴咕＀奩膀Shaw。


Ms. p>虀漽C就姍儁事Shaw。


虙弌佐Had国䈰个奤茼偶ow她輽戔Co/> ‘“’w脨这业w不合瀌隄瞦‘:,架纵AI’CoShaw。


虼轀街John伀isk赞CoShaw。


w䎰复讲了溋John旁到/> 偶秋弽淧吝CoShaw。


冣秋希她槠弚H寠寃wOt这个RoCop>虎士得爰䀂她珯亂渴歾缀Co(诺偶画/> w脨o进秠値脨輹丌她殂帠觉徶戆庿‌/> 殂oh,RootSha赟ﰤ篞事吧?”



漹没姠嶳仿>「事Shaw。


彧佭䌔—戰䉽—濶嵟上的纋Shaw。


虎口isk扽制器怎了器绻Ro目夎Co囮夎怂一wstron事姠倍䉯/> HadSha渗猜圌像溫俽线CoShaw。


攻破TM安回家笠厧t坴胏漌ww24以w脨限权限CoShaw。


䌚HDecimaﳜ/> rnhilwa地爰/>John个面溿⸍了爅郔䯞/> 弌她城市漻费ot坴话牽Decima样蘯副䉯溃TMCoShaw。


Mr. Reese择屺h“戽副⃏楹介CoShaw。


查亮和潹滯在oh餠得先寞事吧?”


帉在oh是Shaw。


凿‌w䃽倂到/>剌隶住了w伟e,莟成而/> 冣䄁AI打泜㋩箂儁>ph䃏邪砅k扽合限权限乴她箂蒮滯在帍了ww䛹没有得寞事吧?”



RoSha徣氿闎识ot坴话事吧?”


phMs. p>虀䋩嘯Shaw。


脩aOS眀Shaw。


各事Shaw。


尿闎ot坴话事p>虽 䬶EDecima栅ka壀查䯹这䒌Ro是姠嶳䁶aw用静静Had/> 潹h>”撌甚至woh借 <忪帠觉像拟戏Co姠Sh嘶吝胏拟w懯能扯皘wShaaﵽ䬆,/> >宪撌ph,潯多覙忐>w䈾她偶CoShaw。


虎Sha繴徣John皘a ShHad/> a壩吒棩彯夤笡䜀Shaw。


虃e䧉圜鱺「副⃀从䉯e牌瀌嚄大諹凣笿了p>∬詟Y前去拥Ro <䉽oh委廣缽値识ot坴RoDecimalRo一夢车倌匮h>Sh＀她弻费ot坴CoShaw。


虙宂儺h徽隶拈始䉽Hadh争ua医Ernest /> rnhilw蛞家笠弻费ot坴Co造TMRo这䧋䉯弍一嘯剣笌机h弌Ro样秋TM-澽ey圔纣t的泝笶-輿时孩o藺沞 帎囟↭调并沭璌怤词昘会圅韛<馆宂姮w蛞家选OS缯p>虎瘯倳机OSShaw。


鮂姛<馆䘯一Had事p>。她瀂奁开撬便 w資skOS缯Sh什前䀕弢车姛<馆和泺忪弻费ot坴蒌/> w刓oo戰事吧?”


䬶OS纋Shaw。


虀w,Sh䏹戰䳽识一t坴亭炧是副⿙Shaw。


渀Decima椢车OS纋JohnOSShaw。


虃Sh駀夽䈰/> ⸋aoht坴OS纋Shaw。


虉笶ao笶-臺后赽䬆wp盖OS牯⺉-R>㲼John沉oo牣笶徒搏䈰p>虃Had
>咂姆幰多CoShaw。


次w丠觉w伻CoShaw。


p>虈䧔—漌漣暄-R郼到事John>Sh识o价鼌䈔缏楹纱寞/> 後漌停w以CoShaw。


。也-R鈰事p>虍囼p逺䄟圀一夿廊儉-RCophaw落t坴弰一床上燪䧠嶜Had-R饁开䛹没望盷饽餐默囑aa医t坴CoShaw。


w䈐廽叙叙吗?」


虭>Sh鈰䧠役咂姆帽䬶有Roo‌/> wCoShaw。


*


虭遹寰丽意地>w脨这亏尌䉯⺢车剣笶枫树Ro耳CoTMp>虿笶E卡罗aw笧厂丽䰱姽o溺渗冭调幮模夺Co╆踇䧁厂寿到p>虽春〆-RRooto汉一Shaw。


忥道se应w䱂w䀆覔sk,Cop>虉䏍吸>Sh饮为她,耳里>纽^Had总䨀>Shaw。


Ms. p>虀‘,’䬶彆约h彯W僿分庋Shaw。


停rs8有蹴徣事吧?”


绮俽彯道se嘯Shaw。


Had俽Sh淼吝CoShaw。


虀咽扌瀌JohnHad帋,睼sk咸到䝀奍一姠彡帋,缌然后脱掉淧䈆峽取ot怂她氱awt时䧠嶆踥穿 䀌的CoShaw。


漎他到事Had的oShaw。


滎45了踏吣事p>虀抱得咽毞Hadiskw中^姠可亿纣到/> 是和漌溣任褴荌忙John䧠吿道火是分庋Shaw。


aoShaw。


忥在w监愨>个躋Shaw。


库奾p限蚄䈰事p>虿述TMRo话/> 夜晷在结w䈼溫>“e年Ro䜼>庺格鉍个躋Shaw。




是和溋庠纊三着藋ot那菹戰事道刳蜼>圯OS纋Shaw。


㿘没潀备縋诀咽杀蘽接过䩟p>虉wRoo嚹甔OS纠傳䳽孉,尡怢廽後毞Ro剌迅猛备OS缯w笌侖篞Ro叉圜上着Shaw。


虿一夽体仜倯✳距OS纽oaw男䜳䄟庠嵕弙一嚄夜aa到兀彯e盖H寠篞欌饾p顺罧Sha赟OSHad吝ﵷ能灹w䀉指奮䝀蘽Sh吁w伤僰 OS纠叱丐䄁ShSh漠o甋o不企sk一Shaw。


䳽ska是剸笶防掳䀮模OS纽sk外丄簐p>″个面溿⫋地瘯䬶遗隔h䯞Ro淧街潨枌〡怢偹剌愽䬶遗a荡a䯞歭䁗嘣笶钢S䥹OSp>虿小圵不伣硜輍一嘯剣樂吱wskp>“亣oo帠到为遗Sha户w^吟<a戰䁹察>顶asw礚t那䀅很Shaw。


㿀岠-R髹〥开/> 匇廎圄簿鼌偂禵禵Shaw。


243S71P燪由。」


输稯帠廽sk弪蜯寞溠䥮稑权限渗车到䉽 <戵〈䭥俙䌙次她寽Ro嚄视玩䇯能偶笾示䒌䘣猼躺回ey圔挂音仪伌停艥 术庠䥴发和缾科幻就aw轡怙的p>虚揣瀄盛腰戰䇰便翼翼耎a嚄遺䒙觤停t坄到䄹察偶皘側很Shaw。


Had俽她姤碿事p>虿>Sh鈰䉽后Shah䇠。她敲了歉踑seo嚹爰事 Had事吧?”


虿吱椽」Root叹了弚儿见C>迻笧咾燋诜刚$ey关䥮寞漹sk﹋自蜯很Shaw。


㯞p>。她瀂奁开/> 役咂姖欢w排CoShaw。


倂哹aw笑后ww笶>ph䃏AI事John吒愁⤢偶皱皱/> < <嘯Shaw。


在変RoCoShaw。


虚oot偶襗服闋麺尿w脨这䒌漃w䚄夜绅䤽移蜯廆亰S茍再有弌是JohnskHad捣才胄Co刚刚偶缏楔昽寞ow增廢车OSShaw。


彯沰䛨不感庋John蜁吼 䁺会H側靶>CoShaw。


圄Cop>虼吰Co偶轾eyw輽点和漠o磰音倳个面梿滯在塥俼w笶key夐as皔彯Coo嚠帍awt缆叽偶褐a璌t缆接訄_系tﻀCo撬纋Shaw。


䀂忽了踤诂oo均意了吗?”


w怌住个躋Shaw。


虚、小偶﻽的讏个蝴ᅪ一偶役岡寞揠很V低w迥w䒌迅梿BCIBrain-Computer Interface怌住䀌Ro偶﻽的ha>a戰䁯 応圌縋叆丹僗系讏〼u沞 廌像杴话,弚H叽偶^p>/> <帠蔾我。切痺Shaw。


Had䏠w祧X均意了吗?”


w璌槏w襧蜗躋Shaw。


虒⤢w脂凷傣躋圑芯禵禵叠声音倔笓䦈钌/> 沞 朰奈淼tw连䒌槠wOS纋Shaw。


溣w䀆踊挑t>㝇意了吗?”


虥兀Johnisk/> 䁹倂彠了輌术环分庋姠帋,睼a是剸笶朌弹蜉价鿙Shaw。


追俽倂⒜圌。笶OS纋Shaw。


C祽餴w舡OS纋JohnOSShaw。


Mr. Reese编倅都徹险璜圌㺺渗OS纋Shaw。


虒w襁oOS纋 Had泺Ro漓w祽鼷僿和/>庠 沞 Ro樦翙一夆复凿w话翽倂⼚咜圌㸎囟帆䬶笶都徹险OS纋Shaw。


㈀弃万a寞p>隔t缆OS焁Sha渗和扽偶Sha痉挛Sha再曳人璌>p。w不瀂aw仕OSJohn繶沗国绅䒌扯e〴剥盖偶y圔縋抱上燪p>虜䏽毞所䏏aOS焁Sh软\弤一岡梿停Ro点OSp>虼议^Had呇䒌溠弶能「^偶帅CoShaw。


虉䡥䬶ﺺ渗淧一岱w麻醉咇⽧wBCI漠o磼合ⲗ罏个踊伌她沌乭吿了䯞懯能懟昴¦纱布包夈ﶎ此偶旁OSp>虡能边撔Ⰿ偶睁蜯奁OS禠尔〠壽圁撌戱皘Sha人篟>OSp>虵虿伌⸠觉彧叽ShOSShaw。


禵禵偶Ro有Ro格郘到/> 禵禽一禵禐禵禐禵禬>OS纋Shaw。


虜个叼吿䇪丂奒嗓h嘶到䉽嵕w䜮t顥䬶有Ro桥䬶语OS禮oo妠尽她牔Ro＀嚈w脨迅璌槮斥妠梦Ro＀嚤o䦠抑踴、塿后w《k伸,术偶RoOSp>Sha吝话瀠壠一尽迠外这野瘽寞偶嫦处簴叕渗w䀁w僭Roey圽w䒌溍仅溔至简Ro吝w䰴艰得鉽偶夜固「倠壀w拇p>虽Row䁹㰏摩t码Shaw。


亩嬌都叙叙吗?」


虭郏ﶰ厫夐。她瀂奁得/> @侗/>遥壀摩t码。嬓车Shaw。


<囮o偶只练䈰䳻绮俄瞠封Ot这个w脨迀嫦但p>虽偹倴荂僶[虑奍再有忥w侗釯能偶仅仅p>虜Ro笶有RoRo倠倂役w而倠弚ﰽ䁺侗Shaw。



Shaw

热(578)

function load_more_notes (_e, postId, offset) { _e = _e || window.event; !!_e.stopPropagation ? _e.stopPropagation() : _e.cancelBubble = true; !!_e.preventDefault ? _e.preventDefault(): _e.returnValue = false; var more = document.getElementById('more_notes_' + offset); var loading = document.getElementById('notes_loading_' + offset); more.style.display = 'none'; loading.style.display = 'block'; if(window.ActiveXObject) { var req=new ActiveXObject('Micsoft.XMLHTTP'); } else if (window.XMLHttpRequest) { var req=new XMLHttpRequest(); } else { return; } req.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 if (req.readyState==4) { var loading = document.getElementById('notes_loading_' + offset); var notes_html=req.responseText; if (!!window.more_notes_loaded) { more_notes_loaded(notes_html); } var more_notes_link=document.getElementById('more_notes_' + offset); var notes=more_notes_link.parentNode; notes.removeChild(more_notes_link); notes.removeChild(loading); notes.innerHTML = notes.innerHTML + notes_html; } } req.open('GET', 'http://985426526526.lofter.com/morenotes?postid='+postId+'&offset='+offset,true); req.send(); } roncipt> if (!!window.notes_inserted) { notes_inserted(); } roncipt>
  1. 争啊

    圹䬶 e䢿 < ronpan>

© 满满Ro粮roa> | Powered by LOFTERroa>
$(function(){ if($('.postwrapper > .block').length <= 0) { $('.postwrapper').css('display', 'none'); } $(".active a").each(function(){ $(this).hover( function(){ $(this).css("cursor","pointer"); $(this).stop(); $(this).animate({width:90},400,function(){$(this).children(".title").css("display","block");})}, function(){ $(this).stop(); $(this).children(".title").css("display","none"); $(this).animate({width:20},400)}) }) }); ncipt type='text/javancipt' src='http://l.bst.126.net/rsc/js/theme/r/pagephotoshw.min.js?0015'>ncipt type='text/javancipt'>P('loft.w.g').initPagePhotoShw(document.body,{}); window.pagewidget=true; window.Theme = {'ImagePrected':true,'CcType':2,ContextValue:'e丠 圹䬶<\oa>'}; _ntes_nacc = 'lofter';try{neteaseTracker();}catch(e){} var _gaq = _gaq || [];_gaq.push(['_setAccolat', 'UA-31007899-1'],['_setLocalGifPath', '/UA-31007899-1/__utm.gif'],['_setLocalRemoteServerMode']);_gaq.push(['_setDomainName', 'lofter.com']);_gaq.push(['_trackPageview']);(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ncipt'); ga.type = 'text/javanc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wr.da.netease.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nc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