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粮

【翻译】i patched up every leak that i could (10~13)

stumpfe Axt:

【翻译】i patched up every leak that i could (chapter 10~13)


一系列相互无关联的小短篇。作者似乎还在更。


电梯间: chapter 1~5  


               chapter 6~9  


             


原文: i patched up every leak that i could


作者: funsizedshaw


翻译: stumpfe Axt


授权:等待回复中,侵删


 配对: Shaw/Root


分级 : T






Chapter 10: could the longing itself be enough?


摘要:Root和Shaw在证券交易所决定性的那天后终于见面了。这期间时间流逝了太多。


 


作者按:脑洞来自美国队长2里Steve和Peggy见面的场景。


 


“我以为你已经死了。”


 


SameenShaw看着面前躺在床上的女人。她伸出手,用轻柔地不像她自己的动作拨开对方前额几缕灰白的发丝。


“我在这儿。”


 


一个疲惫的笑容在女人脸上展开。“来的有些晚吶,sweetie,”她说。她的嗓音如此沙哑,Shaw感觉自己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一般。


 


“你应该休息的,Root。”


 


Root的凝视微微变得坚固。“你失踪了几十年,Sameen。我不需要休息。我需要看着你。我需要听你的声音。”她的声音有些刺耳。


 


Shaw拿起床头柜上的水,把它轻柔地放到Root唇边。Shaw举杯子的手很稳定,Root缓慢而小心地喝着。她喝完后,Shaw把杯子放到一边,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她用自己的手握住了Root的,轻柔地在她手背划着圈。像纸一样薄的皮肤在Shaw自己结着老茧的手指下触感柔软而脆弱。


 


“Gen告诉了你多少?”Shaw问。电极和注射的回忆像洪水一样涌到大脑里,她没有理会它们带来的痛苦。


 


“他们找到了你,需要一段时间来把你去编程化。但只要你恢复好了,她就会带你来见我。她每天三次告诉我最新进展,以免我下床自己去找你。”


 


Shaw点了点头。“他们给我去编程化用的技术非常先进。我记不大清楚,你知道的,被洗脑的事情。但我正慢慢想起之前的记忆,”她微笑着,“我早该知道Gen会帮你找到我的。”


 


“她让我想起了你。非常聪明。也很美。’


 


Shaw温柔地摇了摇头。“还没放弃调情,huh?"


 


"你看起来还是那么火辣,没办法控制啊,“她挤了挤眼睛。然后她停顿了一下,转过头去。她的声音在颤抖。”我不应该放弃你的。我本该忽略那些证据的。我本不应该放弃寻找你。“


 


“Root。我失踪了几十年。你绝对有理由相信我已经死了。”


 


“Samaritan把你的身份藏地太好了。这花了我们很长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我怎么能没有意识到呢?我辜负了你,Sameen。”她说,声音充满了自我厌弃。


 


Shaw倾身向前,目光锁住了Root的眼睛。“Hey,别这么想。你没有辜负我。你从Samaritan手里拯救了世界。你这么多年来从未停止战斗。我…我为你骄傲。”


 


“从来没想到你是个鼓舞人心的演说家,”Root微笑着,眼里充满了泪水。


 


“那算不上演说。好吧,我从来没想到我会活着看到你满脸皱纹的时候。看看我们现在。”


 


Root大笑了起来,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还觉得我火辣么?”她笑道。


 


“过去那么久了,你居然还记得。”


 


“我记得你说的每句话,sweetie。毕竟,我可以用它们来提醒我们的那个吻,”Root开玩笑说。但她们两都清楚Shaw的唇与Root的相贴的感觉Root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我猜我能在这一点帮到你。”


 


她俯身向前,让她们之间的空隙消失。她轻柔地把Root的下巴抬起来,唇贴上了她的。Root闭上眼睛,在吻间发出细碎的声音。几十年的失去和困惑在这个世界坍缩的时刻融化,一切慢慢地开始有了意义。


 


直到,Root结束了这个吻,并微微向后靠。“我猜我现在在吃嫩草,huh?"


 


Shaw拉下脸。"闭嘴,“她咕哝着,然后把手轻轻放到Root的后颈上,把她拉过来再一次吻向对方。


 


 


Chapter 11: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摘要:Shaw回家发现Root一丝不挂地躺在她床上


 


“打算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全裸躺在我床上吗?”


 


Shaw瞪着长手长脚躺在她床单上的人。她紧紧握住手里的刀,竭力控制把它驾到Root脖子上的冲动,对于这个恶魔般的黑客怎么会又一次成功闯入她的公寓感到奇怪。


 


Root懒散地动了动,睁开一只眼睛看向她。“你以前又不是没见过,Sameen。”


 


“告诉我为什么闯进我公寓,不然我就要拿刀捅你了。”


 


Root叹了口气,她坐直身体,环抱住胸前的膝盖、看着站在床尾的Shaw。


 


“我没有闯进你的公寓。技术上来讲没有。现在你能把刀收起来了吗?"


 


Shaw瞪了她一眼。“就算我们之前上过几次床,也不意味着你能这么做。”她向Root不着寸缕的身体示意。


 


Root发出了一声短促刺耳的笑声。“我来这儿不是为了和你上床,Shaw。”


 


Shaw注意到她的笑容没有了往日调侃的意味,脸上的神情憔悴。Root看起来精疲力竭,双臂环抱身体,仿佛想要把自己的碎片拼起来。Shaw忽略了几丝浮现的担忧,提醒自己Root入侵了自己的私人空间。


 


“不然你为什么什么都没穿躺在床上等我下班回来?”她目光冷静地扫过Root的身体,“你受伤了吗?“


 


“没有。而且我没有在等你。我本来打算在你回来前就走的,但我一定是睡着了。我能借些你的衣服吗?”Root的声音变得坚硬,玩笑的痕迹消失了。她把目光从Shaw身上移开,用遥远的眼神望向公寓的角落。


 


Shaw皱起了眉。Root的行为肯定有原因,她在Root向自己坦白前是不会让她离开的。“别碰任何东西。”她举起一根手指警告Root,然后走到衣橱前。她拿出目光所及的第一套衣服,回到了床边。


 


Root一动不动,还在用缥缈的眼神盯着公寓角落。Shaw把衣服抛给Root。


 


“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Root没有碰那堆衣服。她把头歪向Shaw,靠在膝盖上。“别把我送回精神病院。”


 


“什么——”


 


“我会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但你必须保证不把我送回去,Shaw。不管你觉得我告诉你的事听起来多古怪。”


 


Root看起来奇异地脆弱,Shaw忽然感觉自己有种没法解释的冲动,想要保护她不受伤害。


 


“好。”


 


Root一定注意到了她眼中的坚定,也或者她意识到除了解释没有别的选择,然后她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仿佛在稳定心神。


 


“我可以时间旅行。但不是自愿的。我可以在任意时刻消失,然后穿梭到某个地方。我的衣服,很显然并不会和我一起旅行。有种药物据说可以控制它,但现在看来药已经不再生效了。“


 


Shaw脑中有许多可能的解释,但这和她预计的差的很远。可Root看起来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真诚。Shaw迅速做了决定。她捏了捏鼻梁,叹息了一声。


 


“把衣服穿上。如果你想让我相信你的话最好给我更多细节。”


 


她踢掉靴子,坐到床上,把自己调整成一个舒适的姿势。看起来她的生活真是不能更古怪了。


 


Chapter 12: for old times' sake


摘要:在Root和Shaw的公寓里,生活永远不会无聊。


 


“Hey,你看见…了吗?Oh。”


 


Shaw盯着在房间里一边哼着模糊的曲调,一边忙活着的Root。在Root抬头看向她之前,Shaw成功地收敛了脸上的表情。


 


"Root。这就是一个下午在忙活的事?“


 


“只是一点小小的准备罢了,Sameen。“


 


Shaw翻了个白眼。“我需要那个鸡毛掸子。“


 


“用来干什么呢,sweetie?”


 


“用来打扫。不像,”她向Root的一堆东西示意了一下,“你正在干的事。”


 


Root把头歪向一边,给了Shaw一个半是居高临下,半是被逗乐了的故作不悦的表情。


 


“难道还不明显吗?“


 


“不。”


 


“你难道不能过会儿打扫吗?我马上就要弄好了。”


 


“不行。”


 


“Sweetie…"


 


Shaw翻了翻眼睛。“好吧。我过会儿打扫好了。”


 


Root咧开嘴笑了。她招手示意Shaw到一个房间,里面全是她从公寓里收拾出来的一系列物品。


 


“扫除放到明天吧,Sameen。这可是会花一整晚呢。”


 


Shaw 看到眼前的东西时吞咽了一下,想象力飞速奔腾了起来。一个羽毛掸子,一把坚固的椅子,束线带,一把尺子,冰桶里的冰块,蜡烛,还有那是——


 


“准备好了吗,Sam?我觉得我们可以从熨斗开始…,看在旧日时光的份上。”


 


Chapter 13: happy endings are for losers


摘要:Root本该知道和Shaw比赛拳击不是个很明智的主意。


 


“你…uh…我是说…我可以给你按摩一下吗?”


 


Root咧嘴笑了,“记不清上次听到你这么犹豫是什么时候了,Sameen。“


 


Shaw翻了个白眼。


 


“这是为我自己考虑。假如你的伤势重了。谁知道你的机器会怎么报复我。”


 


“你曾经射中过我的肩膀。我得说那比现在严重多了。”


 


”那次我是故意的。这次不是。"


 


Root在把冰袋移到另一个更舒适的位置时疼得缩了一下,感到疼痛缓解了一点时满足地叹了口气。


 


“你知道的,我说你弄碎了我的尾椎骨时是在开玩笑。”


 


“我知道。如果我觉得你的尾椎骨折了的话是不会建议给你按摩的,你个白痴。”


 


Root在Shaw灵巧的手指按压着她时呻吟着,她把冰袋拿开,轻柔地按着酸疼的地方。


 


“我说我不用机器帮忙就能打败你时也是在开玩笑。”


 


Shaw轻声笑了。


 


“我甚至还对你手下留情了。”


 


“你把这叫做手下留情?我都感觉不到我的腿了。”


 


Shaw摇了摇头,俯下身亲吻Root的尾椎骨。


 


“感觉到了吗?”


 


她的声音比平常还要低沉,然后一路亲下去,让吻缓慢地落在Root的曲线上。


 


Root叹息着。就算几乎把尾椎骨弄断也完全值了。


 


 



评论

热度(132)

  1. 沧海轻舟stumpfe Axt 转载了此文字
  2. stumpfe Axt 转载了此文字
  3. 佚名啊stumpfe Axt 转载了此文字
  4. 满满的粮stumpfe Ax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