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粮

【短篇-完结】Déjà Vu

S君:


车手锤x叛逆少女根
真·肖根开车
——————————
Shaw没想过自己还会再见到Root,而且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Root不再是那个坐在观众席上为她高呼,在她赢得比赛之后第一个跳进她怀里热切地吻她的小姑娘了。
她现在坐在一辆白色玛莎拉蒂GC上,轻蔑地向旁边的车手眨了眨眼睛,在旗帜挥下来的时候,她让引擎发出悦耳的轰鸣声。
轮胎扬起沙尘,每一粒沙石都散发着滚烫的热度。车身的漆面同样反射着毒辣的日光,Shaw清楚地记得她把Root压在引擎盖上时,皮肤下那块光滑金属烫人的温度。
前一段的直线跑道并没有让两人拉开距离。Shaw站起身,期待着接下来的几个弯道。在她的记忆里Root并不擅长弯道的掌控,她的车甚至失控过一次,那次还是坐在副驾驶的Shaw及时稳住了方向盘才避免了一次严重的车祸。
而事实证明,在她们分开的那段日子里,Root把大量的时间都用在了练习弯道上。
她的车身紧贴着跑道的橡胶屏障,却又恰到好处地丝毫不会让车尾蹭到它。
连续三次漂亮的漂移,轮胎摩擦跑道的声音听上去危险又迷人。
就像Root。
外侧超车让Shaw很意外。那是自己的长项,Root尝试过很多次都没有成功过。
而这次她显然是有备而来。最后一个弯道即将结束时,她以一种几乎不合理的角度超过了对手。
Root赢了,她领先了一个车头的距离。





Shaw在公路上悠闲地开着车,那是她最爱的深灰色道奇charger. 她看了看路标,离墨西哥城还有一百多公里。
她放松了一下有点酸痛的肩膀,把左手搭在窗外,右手掌控着方向盘。Shaw每隔四年就会从新奥尔良一路南下来到墨西哥城附近的一个小镇参加这当地的比赛。她不是个职业车手,只是和朋友在新奥尔良有家修理店。而且事实上美国的进锦标赛多的很,只不过她即将参加的这一场是“最不严格”的。
没有车型限制,没有改装限制,安全准则什么的也是因人而异。她不用在意那些条条框框,她唯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驾驶。
Ride or die,isn't it?
公路两侧是较为空旷的沙地,除了稀少的植被外,偶尔会有住家,长时间看着这样的景象有些审美疲劳。
远处有辆车停在公路一侧,引擎盖已经被掀开,而司机模糊的身影正在来回踱步。
看到Shaw的车出现在空无一人的路上,司机夸张地跳起来招手。
Shaw经过的时候随意地看了一眼,一辆老款福特野马,司机个二十出头的女孩,一脸焦急地向她求救。
Shaw撇撇嘴,丝毫没有停车的意思。身后的司机还在冲她叫,声音都在颤抖,她甚至追了上来。
追车?Shaw翻了个白眼。她从来没被人这么“穷追不舍”过。
不过在她又开出了几十米后,终于下定决心帮帮那可怜虫,她可能一下午都没遇到其他过路的人。
Shaw摘下墨镜收在遮阳板上,下车之后从后备箱拿出一盒工具。
“What happened?”Shaw打量了一下对方,她棕色的卷发因为出汗而紧紧贴在脸颊上,上衣袖子也卷到了手肘处,手上还粘着机油。
“I'm not sure..."她慌慌张张的,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I just... eh... ”
她支吾了很久,最后Shaw都没了耐心,直接做了个“安静”的手势,自己低下身子开始检查还在冒烟的引擎。
“Em, I'm Samantha...But I prefer the name Root." 她在一旁尴尬地捏着衣角。
“Root? All right. I'm Shaw."她甚至都没抬头,继续用扳手摆弄着复杂的部件。

墨西哥的阳光似乎总是这么烈,没过多久Shaw已经大汗淋漓。汗滴顺着她结实的手臂肌肉滑下,有的顺着脖子流下来,最后浸湿胸前的布料。
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台引擎上,丝毫没有注意到已经冷静下来的Root正用和日光般炽热的目光注视着她。
“气缸坏了一个,还有一个也已经快要退休了。”Shaw最后得出结论。
看着Root满脸的问号,她直接用了直白一点的方式告诉她:“就是说,你的车没法开了,需要换新的零件。”Shaw扣上沉重的引擎盖,把工具收回盒子里。
“但......这里连手机都没有信号。”Root又恢复了刚才的焦急,“我等了好几个小时,只有你一个过路的人。”
“那你一定不介意再等几个小时。”Shaw拎着盒子转身要走。
“呃、Shaw!”Root追上来揪住她背心的一角,眉毛可怜兮兮地向下耷拉着,“Please...”

Shaw可不希望她这副样子被其他来参加比赛的车手见到。她的道奇被当成皮卡一样拉着辆废掉的福特,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对车一窍不通的女人。
逊爆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在认为气氛尴尬的时候一定要说点什么,那样明明只会更尴尬。
Shaw默默地开着车,Root就一直在她身边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她很快了解到,Root住在纽约,她和父亲闹了别扭,一个人开车出去散心,结果她的另一位父亲,直接追了上来。她赌气地决定离开他们一阵子,来墨西哥自己住一段时间再回去。
“所以,你这是离家出走了?”Shaw揉了揉太阳穴。
“可以这么说吧。”Root把头靠在车窗上。
“听着,你这样的女孩,不应该随便搭陌生人的车。”Shaw叹了口气,为Root几乎为零的安全意识默哀。
“'我这样的',是什么样的?”Root慵懒地打了个哈欠,语气里却有一些明显的,暗示。
Shaw眯起眼睛看了看她。

天色黑下来的时候,Shaw找到了那家她每次都会住的motel. Root靠着车窗睡得正香,还有轻微的鼾声,估计是累坏了。
“Root.”
“Root,下车。”
“RooooooT!”
然而更操蛋的事情是,旅馆只剩下一个单人间。Shaw觉得这简直和典型的美国狗血公路电影一模一样。
她们分别洗过澡之后,坐在床的两侧,Root低头看着手机,Shaw则对着地图圈圈画画。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连Shaw都认为这气氛实在是有点别扭。
她掀开被子躺进去,百无聊赖地盯着天花板。
“我要把灯关上吗?”Root放下了手机,转过身问她。
“随便。”Shaw挑了挑眉毛。
Root嘟着嘴犹豫了几秒,最后也钻进被子里,她凉凉的脚趾碰到了Shaw的小腿。
“你喜欢墨西哥嘛?”她朝Shaw那一侧转过来,还有点湿的棕发散开在白色枕头上。
“还好。”Shaw微微侧过头,“你呢?”
“到目前为止都很喜欢。与众不同,充满异域风情,而且......有一种特殊的狂野,就像......”Root挠挠下巴思考着该做怎样的比喻,“就像......”
Shaw等待着她的下文。
“你。”
有那么一分钟,她们只是盯着对方近在咫尺的面孔,然后就像开车经过美国和墨西哥的边境一样,Shaw不记得她们中是谁先越了界。

离比赛还有一周,Shaw原本计划用这段时间去熟悉赛道,然而Root的出现彻底打乱了她的安排。
Root要Shaw教她用赛车手的方式开车,Shaw也没有拒绝,就像她从一开始没有拒绝Root搭车,那天晚上也没有拒绝和Root的热情一样。
她教会Root踩下离合器的最佳时间,她告诉Root什么时候换档可以最快地提升车速,她让Root知道什么角度的漂移让车头更稳;就像她让Root体会了更多的姿势,也帮她开辟了更多的make out地点那样。
她们在引擎盖上亲热,在车里狭小的空间里做--爱,在旅馆的床上和简陋的淋浴间里翻云覆雨。
她让Root为她燃烧,为她运作,为她发出悦耳的声音。
那段时光就和炙热得几乎凝固的空气一般,似乎永远不会改变,永远不会前进。
直到比赛前一天的下午,Root的其中一位父亲找到了她。
他是个高个子的西装帅哥,开着一辆家用旅行车停在了motel楼下。
从车子上的污迹和他的疲惫程度来看,应该是马不停蹄地从纽约追到了这里。

Shaw被留在房间里,Root独自出去和她父亲谈话,直到最后险些演变成了争吵,当然,主要是因为他在担心Root的安全。
当John踢开房间门准备抓住趁虚而入的所谓的赛车手狠狠揍一顿时,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因为里面的人和他想象的实在不太一样。
他最后只留下一句,“Samantha需要回到我们身边”之后就回到了车上,给了她们留出了点最后的空间。
Shaw不是没想过这种情况,但她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突然。她甚至都没准备好,她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教给Root,她......
“我们现在从窗户跑出去应该还来得及。”Root气呼呼地打开窗户,差点震碎了玻璃。
但Root确实不属于这里,她还太小,没必要把太多精力都放在赛车这件事上。她家庭情况很好,收养她的两个男人也都很在乎她,她可以做更多安全的、正当体面一些的工作。赛车可能只是她的一时兴起而已,也许Shaw本身就也是她的一时兴起。
“这里有点高,不过应该可以跳下去......”Root看看窗外,拉住了坐在旁边的Shaw.
“你这样远离他们会让他们伤心的,Root.”她把其他真正想的话都咽了回去。
Root愣了一下,松开了拉着她的手。
“你这是什么意思,Sameen?”她的声音颤抖地让Shaw心疼,“如果我就这样离开你,你不会伤心吗?你不会想我吗?”
Shaw第一次痛恨自己的不善言谈。
她僵硬地坐着,几次想说些什么,但最后都是张口结舌。
在Root把桌子上的赛道地图甩在她脸上,摔门而去之前,她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那一年的赛事Shaw输得一塌糊涂。




Shaw挤进人群,刚刚取得胜利的车手微笑着向祝贺她的人道谢。
“Root.”Shaw走到她面前,有些失神地看着她想念了四年的面孔。
车手摇摇头,给了她曾经的教练一个熟悉的微笑:“I knew that you would come. "
“Root.”她在确认什么一样认真地叫着她的名字。
“Did you miss me?”
Shaw揪住她的衣领,踮起脚尖,狠狠地吻她。
她们在Root的车里抵死缠绵,直到太阳已经消失在地平线,浑身上下大汗淋漓的两人才停息下来。
“我买下了你在新奥尔良的修理间。”Root懒洋洋地趴在她身上休息,两手环住她的脖子。
“真的?”Shaw舔掉她下巴上的汗滴。
“当然......”她用鼻尖轻蹭着Shaw的脖颈,“你现在为我工作。”
Shaw仰过头笑起来:“我想知道你这四年撞坏了多少辆车。”
“十辆,五十辆,一百辆。”Root掐了掐她的腰。
“恐怕你父亲又要不高兴了,huh?”
“Em...”Root把下巴垫在Shaw肩膀上,“还不都是为了向你证明,我不需要总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Shaw吻了吻她的脸颊,任由她放松的躺在自己身上。
她的副驾驶永远留给Root. Shaw这样想着。当然,如果Root想要“抢占”她的驾驶员宝座,她也不介意相让。毕竟,她的一切现在都是Root的。

—————————
手机码字比电脑快很多233

评论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