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粮

【双飞组】我想我不会爱你

病娇穹:

双飞组 8.5K字 关于很苦的暗恋(写的我自己都痛苦了系列)


名字是因为【我想我不会爱你】这首歌的歌词


我心里的安吉拉和法芮尔 有的地方和官设不同


 @银树君川   要表白太太 因为太太的双飞组真的太美好所以萌生了写这篇文的想法  太太们都是人间瑰宝 我要守护太太们!


希望给我评论 关于这篇文或者关于怎么提升文笔给我一点建议 我会很开心很开心的 


鞠躬~


法拉第一次去守望先锋总部的那天,是个阴天。
安娜的任务安排越来越密集,长时间的外出使她无法在家照顾法拉,可是局势紧张,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安娜实在是不能放心。直到她被莱茵哈特的一句“什么时候把你家的小姑娘带来”启发,决定把法拉带到守望先锋的基地来,让没有任务的同事帮忙照顾法拉。
安娜想:我真是天才。
“好了就穿这件吧,你行李收拾好了吗?”安娜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女儿,哼,让守望先锋的这群单身汉羡慕去吧。
“会不会下雨啊?”法拉很担心的看着外面的乌云,下雨的话小裙子就白穿了,这可是自己第一次见那些英雄们啊。
“没事,下雨了妈妈就夹着你跑,妈妈跑的可快了,走吧。”


一个小时以后,浑身湿透的法拉和安娜出现在守望先锋大楼门口。
“额,一点小意外。”安娜甩了甩头发,然后看见女儿一脸怨念的看着自己。
“妈妈,你把水甩我脸上了。”
“呵呵呵……”安娜干笑了几声,用袖子帮法拉擦了擦脸,然而没有什么效果,法拉的眼神更幽怨了。
“来来来先上楼,换个衣服别着凉了。”安娜拉着法拉开始狂奔,路过了莫里森“哎这是干嘛呢”的友好问候,路过了莱耶斯的注目礼,路过了麦克雷“女士你今天还是如此美丽啊”的睁眼说瞎话,法拉感觉人生灰暗。
突然,安娜停下了,法拉抬头,看到一个金发的少女现在窗边,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放晴了,太阳给她渡上了一圈金色的光环。
她是天使吗,法拉想。然后法拉看了看自己,把身体藏进了妈妈的影子里。
这真是太糟糕了。
很多年以后,法拉想起这次初遇,她们安吉拉最美好的时候和她最狼狈的时候相遇,她像个在天使面前一无是处的凡人,安吉拉的目光澄澈,她躲来躲去,最终也没能躲过那个眼神。
“早上好安娜,哎这个是?难道是法芮尔?”金发少女转过头来,她的微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天啊我亲爱的小天使遇到你真是太好了。”安娜鬼哭狼嚎的扑了过去。


半个小时之后,法拉穿着她的新裙子站在了一群人中间。
“咳咳,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女儿,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看啊。”
妈妈你……法拉欲哭无泪。
“不愧是女士您的女儿啊。”
“很可爱啊。”
“还可以吧……是挺可爱的就是了。”
balabalabalabala
法拉在一群人迷一样的夸奖中手足无措了。
金发少女摸了摸她的头,见她诧异,又对她笑了一下。“我是安吉拉·齐格勒,你好啊法拉。”
安吉拉·齐格勒,法拉在心里重复了一下她的名字。
真的是天使来着。


“好了小天使,法拉就交给你了。”安娜帅气的给了她们俩一个飞吻,快步走了。
安吉拉牵过法拉的手,她的手有点凉啊,法拉想。安吉拉似乎思索了一下要做什么,她眯着眼睛,像只小狐狸一样笑了一下。
“要不要看电影呀?”安吉拉露出她整齐洁白的八颗牙标准的笑着。
法拉感觉背后一凉,还是点了点头。
拒绝天使,可是要受惩罚的。


安吉拉把法拉带去了自己的房间,房间不大,整洁干净,安吉拉给法拉拿了一个垫子,自己坐在法拉旁边,然后带着诡异的微笑点开了电影。
后来法拉尖叫着扑到安吉拉怀里时,她才知道这个微笑是什么意思。
怎么没人告诉我居然是恐怖片啊。
法拉躲在安吉拉怀里,安吉拉摸着她的头安抚她,仿佛把她当成了一只大型宠物犬,而对于法拉的投怀送抱安吉拉似乎很受用的样子,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妈妈救命啊,法拉大哭。


看完电影,安吉拉带着法拉直奔食堂。
“哎,你们一上午都干嘛了?”莱茵哈特声音浑厚,说完话居然还有回声,法拉惊了。
“带她看电影了呀。”安吉拉笑着回答。
“安吉拉又开始骗人陪她看恐怖电影了。”一旁的麦克雷吐槽。
“什么叫骗啊,看你身上这烟味麦克雷,我是不是跟你说过吸烟有害健康?”
“好好好医生我错了,可是我还是很放心你能给我救回来的。”
原来她也会摸别人的头吗,法拉突然有点失落,原来她还会和别人一起看电影的吗。
回来的路上,法拉一直没说话,闷闷不乐的样子。
“饭菜不合口味吗?还是身体不舒服?”安吉拉探了探她的额头。
“以后我陪你看电影。”法拉小声说。
“什么?”安吉拉没听清,弯腰凑近了法拉,她的脸离法拉的脸很近,法拉觉得自己的脸很烫,好像烧了起来。
“以后我陪你看电影。”法拉鼓起勇气又说了一遍。
她看见安吉拉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而转眼她又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安吉拉摸了摸她的头,然后认真的回答说:“好。”


晚上睡觉的时候,安吉拉一方面怕她第一次来认生,一方面怕她白天看了恐怖片害怕,于是让法拉来跟她一起,看法拉有点犹豫的样子,她说:“可是我白天看了恐怖片晚上不敢一个人睡啊。”说完还挤出了一个害怕的表情。
法拉想了想,用力的点了点头,答应了她。
一个小姑娘带着另一个小姑娘,两个人并肩躺在床上,谁都睡不着,安吉拉就絮絮的给法拉讲执行任务时候的事。
“……那个时候真的好险,黑爪直接袭击了医疗人员,而莫里森他们还在前线根本没人能回来,我还以为我会死在那里,现在我身上还有那个时候的伤呢。”安吉拉露出锁骨,上面盘踞着一道狰狞的伤口,法拉心头一动,轻轻的握住了安吉拉的手。
“没事啦,都是以前的事了,睡觉吧。”安吉拉没有挣脱,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握着手睡下了。
过了很久,法拉偷偷的挣开了眼睛,看着安吉拉沉静的睡着的样子。
“我保护你。”她轻轻说,轻的自己都听不见。
等我足够强大,我会永远在你身旁,我保护你。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大部分时间法拉都和安吉拉在一起,安吉拉工作的时候,法拉就在一旁看书,两个人能一起安静的坐上一天。而看电影的时候,法拉已经能保证自己全程坐直而不是嚎叫着扑到安吉拉怀里了。
但是两个人已经习惯了睡一间屋子,安吉拉和法拉都一副很开心的样子,也就没人管她们两个了。


“嘿法拉妈妈回来啦!”安娜执行完毕任务凯旋归来,法拉跑到她面前,第一句不是以前的“你终于回来了。”而是“你没有受伤吧?”
安娜诧异的看着法拉,而抬头看到安吉拉微笑的看着自己,就明白了。
“没有,放心吧。”安娜抱着法拉说道,“我的女儿。”


“嘿嘿嘿宝贝有个大新闻!”安娜风风火火的进屋,随手把外套搭在了椅子上,法拉无语凝噎。
还要我收拾……
彼时法拉已经长高了不少,眉眼间继承了母亲的英气,莫里森上次见到她的时候还说“长高了啊,上次见到你的时候还只有这么高呢。”他比划了一下,法拉眼角抽搐。
你是失忆了吗莫里森队长,那是我十岁时候的身高吧……
“杰哈叔叔要结婚了,跟一个漂亮的法国姑娘,那姑娘还是妈妈的粉丝,唉这群小王八蛋也一个一个成家了啊……”安娜很惆怅,能欺负的新人变得越来越少了。
婚礼当天很热闹,守望先锋的队员们几乎都来参加了这次喜事,安娜刚到婚礼现场就去闹新娘了,法拉一个人闲逛,不过都是熟人,她也没那么拘谨。
“嘿,法芮尔。”法拉回头,安吉拉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裙子,向她走来。
她们已经很久没见了,安吉拉被派去了前线,法拉偷偷给她写过很多信,关于午饭的土豆饼,关于突然下雨的天气,关于新出的恐怖片……
关于她很想她。
这些信一封都没有寄出去,法拉把它们放在抽他的最底层,用锁头锁住,像锁住她自己也说不清的心事。
“我很想你。”法拉想说,到了嘴边却成了最寻常的“好久不见。”
安吉拉摸了摸她的头,这个动作安吉拉常做,只是这次安吉拉突然发现,法拉已经长得比自己还高了,那个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的小姑娘在自己不在的时候飞速长成了自己面前这个英气逼人的少女。
“好久不见,确实是很久了。”安吉拉笑着,“幸亏有这次的婚礼要不然很难见到你呢。”
“你……还要去前线吗?”法拉小心翼翼的问。
“是啊,战争总不休止。”安吉拉叹了口气,“什么时候能结束呢?”
法拉感到她话里的失落与伤心,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她只是轻轻的握住了安吉拉的手,她的手还是冰的,和以前一样。
“会结束的。”法拉小声说。


新娘很漂亮,哪怕法拉这种每天对着安娜这样的美人的也被惊艳了一下。安吉拉突然小声说“好羡慕呀。”
“嗯?”
“那个婚纱呀,很漂亮吧,如果我结婚的时候,也想这样漂漂亮亮的呢。”
法拉心里突然涌上一丝说不明白的难过,她仿佛听见自己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安吉拉似乎想了想,“我说不清,最好是个能保护我的人吧,给病人治疗的时候受到袭击我很苦恼啊。”
法拉想,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保护你呢。
这时宣誓完毕,她听见新娘说,“我愿意。”
法拉轻轻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痴心妄想,法芮尔。


法拉给安吉拉写过很多没有寄出的信,很多很多,而法拉用了很久,才明白自己对安吉拉的感情。
想保护她让她不再受伤,想陪着她,想永远守护着她。
我喜欢她,她想,是这样了,我喜欢她,很喜欢她。
可是她呢。
安吉拉总是笑脸示人,她是病人的天使,她是守望先锋最好的医生,她是世界的英雄。
而自己呢,只是一个普通人,安娜是英雄,可是法芮尔不是,自己是还需要让她来保护的普通人。
她总是想起她们初见的时候,自己浑身湿透狼狈不堪,安吉拉眉眼如画宛如天使。
她会喜欢你吗,法拉?
你配得上她吗,法拉?
你只是痴心妄想。


安吉拉·齐格勒,独自一人的时候,法拉无声的拼她的名字。安吉拉在战争中失去了父母,法拉无法避免的想,乐观如她,是不是也曾经在深夜失声痛哭,她是不是受过自己无法想像的苦难,她是不是曾经把血往肚子里吞。想着想着,法拉就觉得心口疼痛。她想抱抱她,抱抱那个失去一切的安吉拉,然后告诉她,她再不是孤身一人。
时间并没有消磨这段感情,法拉说不清,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妈妈,我想去参军。”
“什么?”安娜刚刚从一个任务中回来,显然没缓过来。
“我想去参军,我已经提交申请了。”
安娜沉默了很久,然后很无奈的笑了笑。
“好,不愧是我的女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法拉觉得她的眼神很悲伤。
出发前法拉去了一次守望先锋的基地。她站在安吉拉的实验室外,隔着一层玻璃看着她,她认真的摆弄着手上的器械,没有留意法拉的到来。
而法拉也只是看着她,像她做过的许多次,然后在安吉拉转过头之前离开。


法拉在军队最初的日子异常辛苦。
被挑衅,打回去;受罚,撑过去;受伤,忍下去。
她没想过放弃。
她是安娜的女儿,她不能放弃。
她还要完成她的誓言,她怎么能放弃。
法拉一拳打翻了那个诋毁自己的士兵,周围人鸦雀无声时,她环视一圈,冷冷的说,还有人要来吗?
她的手出血了,可是没人会来问她疼不疼。
她想起寄住在守望先锋基地的时候,自己不小心划破了手指,安吉拉小心的为自己包扎,皱着眉头问自己疼不疼。明明没什么感觉,自己却坏心眼的说疼。
现在她只能一个人为自己包扎,这次是真的疼了,可是却没人会过来问她。
这是不是报应,她想。
我亵渎天使的报应。


法拉的坚韧和在战术上的天赋使她很快就晋升为了一名军官。作为一名极为出色的士兵,她很快就成为了守望先锋的候选人。
法拉是在军队里知道了母亲身负重伤的消息,她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安娜的病房,当她看到安娜失去了一只眼睛,眼眶瞬间红了。
恨自己弱小,恨自己成长太慢,恨自己不够强大。
“法芮尔,你来了。”安娜的声音沙哑。
“别难过,孩子,没事的。”
“妈妈只是,想歇歇了。”


法拉从病房中退出来,安吉拉正站在门外,见她出来,轻轻的笑了一下。
“安娜没事,只是这次的事情对她打击很大,你放心,我会治好她的。”
我当然放心,是你。
法拉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咱们真是太久没见了,你已经比我高出这么多了。”安吉拉伸出手摸了摸法拉的头发,然后轻轻抱住了她。
“哭吧,别忍着了。”
法拉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最终没能等到守望先锋邀请她加入。
她等到的,只是守望先锋彻底覆灭的消息,和母亲的一封信。
法拉把信反反覆覆的看了好多遍,然后把它也放在了抽屉的最底层。
她一个人在家里喝了很多酒,喝到最后眼前都是妈妈的影子,法拉哭哭笑笑,像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她又看见了安吉拉,她还是那样向自己微笑,法拉伸手,却只抓住一片虚无。
为什么?
为什么都不等等我?


法拉再没见过安娜,也再没见过守望先锋的任何人。
她退役,带着一身荣耀,满身伤疤。
她还住在以前的房子里,就像安娜只是去执行任务,早晚会回来,她在家里等她而已。
她不埋怨妈妈的选择,而法拉没有放弃守护这个世界,她还是与安娜的期望背道而驰。
而这样一过,就是五年。


“队长,这里有一个新任务。”
“嗯?什么任务还特意来跟我说一下?”
“是要抢回被黑爪偷走的机密药品……协助完成任务的是前守望先锋齐格勒博士,队长你是不是……认识她?”
安吉拉·齐格勒,我当然认识她,我所有的噩梦与美梦,我所有的希望和绝望,我所有的破碎的幻想。
那些信还躺在抽屉,这五年法拉还在给她写信,法拉也说不清,她是写给安吉拉,还是写给她自己。
“是,我认识她。”法拉回答,仿佛说起的不过是一个不熟的朋友。


“是的,这份药品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法拉现在门口,听着屋内传来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曾经回荡在她无法成眠的深夜,像一把捅在自己心口的尖刀。


法拉总想,为什么偏偏是她,安吉拉·齐格勒,她乐观善良,荣誉满身,优秀过人。她和自己一样,是女人,她也从未表示过对自己有产出友谊之外的感情。可自己爱着她,痴迷于她,甚至因为这份爱倍受折磨。法拉满身骄傲,唯有遇见安吉拉时低似尘埃。
自己不曾表白,那些怨怼愤懑毫无道理也毫无意义。可是她怕了,怕自己越城池一步,安吉拉会厌恶她,会真正的离她而去。法拉加入的海力士安保公司成了首席安全官,她在各地执行任务,却从未遇见过安吉拉。她知道她在哪,她在战争前线,在伤者身边,法拉却不敢主动靠近。法拉想,或许世界很小,她们总能在哪个地方不期而遇。
这样一过就是五年,或许她真的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也或许是她们两个,没有世人所说的那种缘分罢了。


法拉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她先是汇报了自己的任务进程,然后她转过头,平静的对面前的金发女子说“好久不见,博士。”
天知道,这几个字,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勇气。
岁月没有在安吉拉脸上留下痕迹,她看起来还像以前一样,法拉恍惚觉得,她们还在守望先锋的基地,下一秒安娜会冲进来,莫里森和莱茵哈特在后面无奈的笑,莱耶斯还是冷着脸,而麦克雷偷偷的点燃了他的雪茄。
别傻了,她对自己说。
“好久不见,法拉。”安吉拉回答,她站起身,仿佛想给法拉一个拥抱,却终究没有向前。


“我没有想到会是你,法芮尔,五年了。”安吉拉靠在窗边,她穿着淡蓝色的睡衣,还是和从前一样。
法拉总是想起从前。
法拉用几页文件说明了这次任务需要自己亲自参与的理由,冠冕堂皇令人信服。可是她自己知道,唯一的理由,不过是她想这么做,仅此而已。
很多年前她说过,她来保护安吉拉,而现在,她终于能做到了。
“你过的好吗,博士。”
“你为什么叫我博士?”安吉拉似乎有点疑惑,而又突然释然,“算了没关系的。”安吉拉转过身,沉默的看着窗外。
法拉错过了她眼里一闪而逝的失落。


法拉刻意避开了那个亲昵的称呼,而是平淡的叫她一声,博士。
不是安吉拉,也不是天使,而是最疏远的,最普通的,博士。
仿佛这样法拉就能完美的掩饰住自己的心,这样就能拉开距离,让安吉拉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思。
她爱她有多少年,她自己都说不清。从不想让她知道,到想让她知道,到现在,她只想默默守护着她。
那些多余的感情,又何必拿来,招人为难。


“我过的还好,在战地做医生,有时候我觉得守望先锋覆灭是好事,可有时候我又觉得,我很怀念那个时候。你呢,法拉。”
我吗?
我独自一人战斗,偶尔想起曾经有你的日子。
“我还好。”


“目标处有六人把守,博士,我去抢回药品你在这里接应我就好。”
“我拒绝。”
“博士!”
“你一个人如果被困就出不来了,我跟着去才更加稳妥。”
“博士,我一个人可以――”
“你不是一个人法拉,你身边是我,我是安吉拉·齐格勒,我现在不仅仅是个医生,我也可以战斗。”
法拉看着安吉拉的眼睛,她想,这么多年,自己总是败给这双眼睛,她说什么,自己都无法拒绝。


法拉轻易的放倒了几个守卫,简单的让她有点不安。
这样机密的药品怎么可能防卫如此松懈,除非……
“法拉小心!”法拉一个闪身,躲过了偷袭。
果然是有埋伏,法拉启动推进装置,快速到藏着药品的柜子前,直接一炮轰开了柜子,她回头,自己和安吉拉已经被重重包围。
法拉把药品给了安吉拉,“恐高吗博士?”
“你说呢?”安吉拉一笑。
法拉合上头盔,带着安吉拉飞上了空中。


她们打退了一波一波的敌人,可是法拉的燃料要用尽了,再这样下去,她们就会落入极为不利的状况。
“咱们得想办法逃出去,博士。我一会儿加速冲出去,你注意跟紧我。”她看见安吉拉点头,自己也安心了起来,在铠甲下笑了。
二十米,十五米,近了,法拉回头想看看安吉拉的状况,却突然被一发炮弹击中了腰部,这发炮弹直接打穿了她的战甲,打在了她的腰上,法拉瞬间失去了平衡。
她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变慢,她看见安吉拉大喊她的名字,看见安吉拉瞬间变红的眼睛,看见她转身拔出自己的配枪开始射击,对自己开炮的智械被打的粉碎。而安吉拉与自己断开了联系,从空中坠落下去。
法拉突然清醒。
“安吉拉!!!”法拉伸手想抓住她,安吉拉也伸出手,可是法拉的飞行系统因为那一炮受损,她怎么都抓不住她。
多少年了,她怎么都抓不住她。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重重摔在地上,看着智械将她包围,看着她遥远的对自己笑,然后对自己说了什么。
她说:“我爱你,法拉。”


法拉疯了一样杀了出来,她身上的铠甲几乎都碎掉了,有几处伤口深可见骨。她抱着怀里气息微弱的安吉拉,踉跄着走进了一个安全屋。
她不知道自己和她什么时候会被发现,被敌人还是友军,她也不知道安吉拉还能坚持多久,她不敢想。安吉拉身上都是血,她自己的也有法拉的,白色的女武神被血染红,法拉颤抖着声音呼唤她,“安吉拉。”像小时候的每一次,可是没有任何回应。她躺在那里,仿佛已经永远的离她而去。
法拉的状况也很不好,她受的伤不比安吉拉轻,可是她清醒着,努力的睁着眼睛,她不敢闭上眼睛,她怕下一秒,面前的人就会停止呼吸。
法拉握着安吉拉的手,她的手依然冰凉。
“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吗安吉拉,我浑身湿透了,你在阳光下面转过身,就像个天使一样。”
“你还带着我看恐怖片,真的很难看出来你居然还有这种爱好啊,咳咳。”法拉咳出一口血。
“我家里有很多新的恐怖片,你要不要再来和我一起看,我一个人不敢看。”
“我学会了做你爱吃的土豆饼,你想知道我怎么知道你喜欢吃的对不对,你每次见到特别喜欢的东西眼睛就会发光。”
“有一次咱们去逛街你喜欢上了一条裙子,可是没买,你说没有机会穿,我后来偷偷把裙子买了下来,现在还在我的柜子里挂着,以后你穿给我看好不好。”
“我给你写了很多信,它们现在都在抽屉里,抽屉都塞满了。”
“你说过你想穿漂亮的婚纱,我路过婚纱店的时候,总会想像你穿着婚纱是什么样的,然后会想如果现在你旁边的是我该多好。”
“我很想你,安吉拉。”
“我怕你看出来,又怕你看出来却假装不知道。我只敢叫你博士,我怕我忍不住把什么都告诉你。”
“我爱你,安吉拉,我也爱你。”法拉的眼泪混着血滴在地上。


她絮絮说了一夜,法拉感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一点流逝,自己手里的那只手越来越冰。
“任务报告,S0925,执行者:法芮尔·艾玛莉,安吉拉·齐格勒。”法拉打开了作战服上的录音系统,还好它没有损坏。
“任务已完成,我与齐格勒博士目前被困于安全屋。”
“如果博士最终获救,请把我保险箱中的物品交给她,密码是她的生日。”法拉又咳出一口血。
“如果不幸,博士和我都因此殉职,请将我二人葬于一处。”
法拉顿了顿,“最后请转告安娜·艾玛莉,对不起母亲,我还是没能像您所愿平安一生。”说到最后,她的声音都在颤抖。
她关掉录音,反手拿过一把枪,又用另一只手握住了安吉拉的手,等待有人打开这间屋子,给她们最后的判决。


“咔哒”门锁被打开的声音,法拉用最后一点力气举起了枪,看清了门口的人是谁以后,终于失去了力气,让枪掉在了地上,而自己倒了下去。
“妈妈--”
“是我法芮尔,你安全了。”
法拉安心的昏了过去。


法拉醒来时,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被打碎了一样疼,她试着抬起自己的手,却发现做不到。
“醒了?”法拉看见安娜正坐在自己的旁边,“受这么重的伤能活下来就是万幸了,别想着这么快就恢复。”
法拉张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想问安吉拉现在怎么样?”安娜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戏谑,“放心吧,她没事的。”
法拉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小兔崽子,真没良心。”安娜看见她打听完安吉拉的消息就睡过去了不禁骂了一声,可是马上又有点惆怅了起来。
“孩子长大了啊,也该娶媳妇了。”
想进来看看法拉状况的法拉小队队员们,面面相觑,最后离开了。
还是先去看看博士吧,嗯。


小队队员们排队走进了安吉拉的病房,她带着耳机不知道在听什么,眼神明亮,看起来状况很好。
队员们问候了一下博士的身体状况,又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准备排队离开。
“你们能不能帮我个忙?”安吉拉微笑着,弯起眼睛笑了。
“当然博士,您有什么要求?”
“帮我拿一样东西。”


法拉清醒的一周以后,她终于见到了安吉拉。
莉娜推着轮椅,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活泼,而安吉拉轻轻的笑着。
还好,法拉想,她还活着。
“恢复的怎么样了?”安吉拉示意莉娜一会儿再来接自己,小姑娘就一个闪现跑掉了。
“还不错,博士你呢?”
“你还叫我博士?”安吉拉露出了她标准的狐狸笑。
“你真的买了那么多恐怖片?”
“你做的土豆饼好不好吃可得我说了算,等你出院了就做给我尝。”
“还好我身材一直没怎么变,万一我也像你一样长的这么高裙子不就白买了吗。”
“把你写的信给我看看吧,别让它们在抽屉里躺着,我都听见它们的哭声了。”
“婚礼上我是要穿婚纱的,你就勉为其难穿西装吧我的安全官大人。”
法拉的脑袋宕机了。
安吉拉扯过法拉的手,把一个小盒子放在了她的手上。法拉认得它,当然认得,自己把它放在保险箱的最里面,像法拉喜欢安吉拉这个秘密一样,在她心脏的最里面。
“给我戴上?”
法拉打开盒子,里面有两枚戒指闪闪发亮。
她把戒指轻轻的套在安吉拉手上,法拉不敢说话,她怕这是个梦,她说话,梦就醒了。
安吉拉把另一个戒指套在法拉的无名指上,然后将两个带着戒指的手相扣,紧紧的,仿佛永不分离。
“我爱你,安吉拉。”
“我知道,法芮尔。”
我一直知道。

评论

热度(251)

  1. 白桦树下病娇穹 转载了此文字
  2. Antonia病娇穹 转载了此文字
    收藏一下,百看不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