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粮

爱丽丝缺乏症: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不是一口气写下来所以看起来可能会混乱奇怪


*大概会ooc


*有私设


*小学生写作(。


1.


在训练的时间里,法拉会定期使用手枪进行射靶练习。


 


守望先锋的大家第一次见到她使用手枪并且击坠了温斯顿特别布置的无人机时都一致的发出惊奇的叫声,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在余下的训练时间中都围绕着法拉以及她那把被涂装成漆黑仅在枪膛外部描有银色‘PHARAH’字样,颇有本人简约风格的军用手枪进行讨论。


 


虽然法拉觉得他们只是找了个看起来很靠谱的借口进行偷懒。


 


除了莫里森。


 


他专注的盯着靶心,手上切换弹匣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他并没有对法拉会用手枪而感到惊讶,作为艾玛莉的孩子他不相信法拉会是个只会用火箭发射器的傻大个。在身为法老之鹰之前,她首先是个满载荣耀的退伍军官,会使用多种武器进行作战无可厚非,他就曾经见过法拉在火箭弹药用尽时利用推进背包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发射器像是标枪一样甩向位于下方正在瞄准半藏的智械,并迅速落地捡起之前已死去的敌方的冲锋枪完成击杀。


 


干净利落。莫里森对法拉在这场战役的表现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只是大家在她表现出来的强大的对空压制力面前似乎都忘了她是军人的身份,唯有在轮到法拉执勤时那极其标准的站姿面前才会想起来这位‘猛禽’加入守望先锋之前还是位埃及军队的长官。


 


当然例外通常不会只有一个。


 


安吉拉也没有对法拉使用别的武器感到意外,虽然她不意外的方式与莫里森有点不同。


 


身为医生她必须处理许多事情,正在研发的新型医疗设备、守望先锋各位的身体数据的分析以及偶尔还要充当一下知心大姐姐倾听成员们的烦恼,例如:为什么黑百合不理我,哥哥他什么看到我就跑,看到美就紧张的爆出韩文怎么办,午时为什么还没到,BEE-BE-BEEEEEE-BE之类的问题,通常等安吉拉处理完一切基地基本上已经熄灯了。


 


于是这位三项全能身心疲惫的金发博士经常会在公用澡堂里遇见同样练习到很晚的法老之鹰。


 


女性总是喜欢欣赏美丽的事物。


 


托了某几个人的福,安吉拉拥有了比旁人更为直观的体会到法拉是名军人的事实的机会——欣赏法老之鹰健美的身躯。


 


也不管正直的法老之鹰是否会害羞,但对于安吉拉来说她会害羞再好不过,因为她喜欢看到法老之鹰为她害羞的样子,而且这能清楚的看见法拉健康的肤色下浮现的红,那可是相当的可爱。是以齐格勒博士总会将炽热的视线固定在淋浴的法老之鹰身上,直到她全身都红透为止。有些时候安吉拉会思考这是否太坏心眼了但是法拉从来没有对此抱怨过,于是这个奇妙的行为在其中一方的默许下继续了下去。


 


不过安吉拉似乎没有意识到欣赏这个词是相互的,不然她可能就没有办法如此从容的对法拉进行眼神调戏。


 


相比之下法拉可没有那么好过。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只要在公共场合就会自动寻找那位金发博士的习惯。虽然这么形容有些奇怪,但是医生那单薄的身躯总能让她安心。那是法拉那几乎陪伴她半生的军旅生活中从未感受过的心情,而她也未曾往恋爱的方向想过,在她的印象中恋爱总是由像D.VA那样的小女孩做才会合适的事情。只是当她某一天从阳光中醒来,想起了博士温柔缱绻的微笑,法拉便觉得内心暖洋洋的,一如照在她面庞上的阳光。


 


也许自己真的恋爱了。法老之鹰闭上刚睁开的眼睛,慢慢的消化掉这个事实。她并没有为这种心情感到不知所措。自己有喜欢的人了,而那个人是齐格勒博士,没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情了。法拉想在床上翻滚两圈以此表达自己的兴奋,但是军人良好的素养使她停止了这看起来很愚蠢的举动,不过这并不妨碍她今天一整天的好心情,至于同伴奇怪的眼神她选择忽视。


 


这个好心情被终结在当天的晚上。


 


公用澡堂离基地的办公和训练区域比较近,不喜欢身上黏腻的法老之鹰通常会选择在训练后来到这里清洗掉一天的疲惫。正当她冲洗掉身上的泡沫时,耳边传来了热能感应门开启的声音。


 


这个时间点通常只会有法拉一个人在,法拉下意识的认为是与她一同训练的查莉亚,不过她不是喜欢在自己的寝室沐浴的吗?法拉奇怪的回头看去,于是金发博士一丝不挂的身躯就这样清晰的呈现在她面前。


 


法拉第一个想法就是想找医生问问早上才确定自己喜欢的人晚上就看见了她的裸体要怎么办的这个问题,不过这个知心大姐姐现在就在她面前,而且是自己喜欢的大姐姐。


 


法拉强装镇定,询问起博士为何会在这时间点出现,得到的答案与自己的相同——就是近。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法老之鹰在心中给自己打强心剂,又不是没看过。她强行忽略这是第一次在周围没人的情况下只有两人在澡堂独处的事实。


 


控制住自己的视线让它不往安吉拉身上瞄,她不希望冒犯到那位总是笑容满面的博士使她感到不愉快。


 


不过法拉很快就发现她需要担心并不是这个。


 


安吉拉正用热切的眼神注视着她,仿佛是逡巡自己的领地般,从头到尾一处不落。


 


法拉忽然觉得平时正常的清洗动作在此刻都显得如此、色情。


 


但愿是自己想太多,但她又希望不是自己想的太多,说不定博士也喜欢她呢?只不过被喜欢的人如此注视实在是太过羞耻,法老之鹰加快了清洁的动作,此刻她无暇顾及金发博士那洁白的胴体,只想快点洗完回去寝室。


 


幸好博士的注视在一会后就停止了。


 


怎么感觉比作战还要累。法拉在心中长舒了一口气,等到她终于清洗好自己,默默的拧掉出水开关,准备穿好衣物回寝室时却发现安吉拉已经在穿戴好衣服靠在门外等她了。


 


在法拉纠结的时候安吉拉已经快速的将自己打理好,等待里面薄面皮的人完事一同回去寝室。


 


看着对方错愕的眼神,安吉拉笑盈盈的开口「还不穿衣服吗?」于是法老之鹰红着脸在博士揶揄的眼神下迅速将衣服穿好走了出来。


 


法拉并非是是一个如此笨拙的人,在大家面前的她健谈且绅士,偶尔还会讲些冷笑话,唯有在这位金发博士面前才会如此放不开手脚也比平常更加容易害羞,而安吉拉也乐于见到这样不同的法拉,这个发现使她身心愉悦。


 


不约而同的在澡堂见面,一同回到寝室再互道晚安。这样的举动从那天开始直到现在,期间法拉也学会了在安吉拉盯着她看的时候回望回去,当然、只是一小会。


 


今天法拉比较早洗完,于是她倚在门外的休息室的椅子上等待着安吉拉。


 


盯着墙上守望先锋的海报发愣,她的内心犹豫不决,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向那位时而善解人意时而狡黠无比的坏心眼博士表达自己的心意。


 


要是被拒绝了自己该如何和她相处下去,而双方避而不见是法拉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皱紧眉头思考着各种可能性的法拉直到被一道轻柔力道拍了拍屁股才收回盯着海报的目光,红着脸转向了矮她一个头的博士。


 


「….请不要捉弄我。」法拉说话的口气带了点她自己都不自知的,属于女孩子的娇柔。


 


「抱歉,因为法拉你看起来很困扰的样子,我猜可能你需要我的帮忙?」安吉拉笑笑,用柔和的目光注视着面前依旧红着脸的法老之鹰。


 


「这种帮忙下次还是不要了吧。」法拉接过安吉拉手上换下的衣物放置到一旁的智能洗衣机里,按下贴有自己和安吉拉名字的按钮,然后和博士并肩一同返回寝室。


 


智能洗衣机会按照先前记录的按钮信息把衣服清洗好,再将进行过烘干的衣物送至每个人专属的置衣储存柜中。这都东西是托比昂和温斯顿放下成见联合发明的,不得不说这大大方便了一天作战下来劳累的成员们。


 


法拉的寝室靠近东边而安吉拉的寝室则靠近西边,这着实差的有点远。


 


停在自己房间的门口,法拉以为今夜将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准备开口道晚安的时候金发博士说了句让她心跳慢一拍的话。


 


「今夜我能同你一块儿睡吗?」博士笑意冉冉望着高她一头的法老之鹰,伸手理了理她散落的发丝。


 


「当然、不过我能问问是为什么吗?」镇定下来的法老之鹰提出了疑问。


 


「今天太晚了,我怕我回去的动作会吵到隔壁的托比昂休息,你明白,老年人总会对周围的声音比较敏感。」


 


「原来如此。」


 


如果托比昂在场,估计会先呸一声然后再吐槽估计只有法拉这看到安吉拉就走不动路的人会相信这个女人说的话。


 


答应是答应了,真正在一起睡的时候法拉才发现自己还是太草率了点。


 


即使背对着安吉拉,但是身边多出的呼吸声以及隐约散发出来的,与自己不同的沐浴露的味道都使她难以入眠。


 


该在这个时候告白吗?法拉轻轻的叹了口气。


 


「睡不着吗?」耳边传来了博士令人安心的嗓音。


 


「…是的。」法拉转过身来面对着令她辗转难眠的人。


 


「那来玩会快速问答吧。」


 


博士的话题跳跃的有点快,法拉愣了会儿才答应。


 


「苹果还是草莓?」


 


「苹果。」


 


「看书还是作战?」


 


「作战。」


 


「金色还是绿色?」


「金色。」


 


「蓝色还是红色?」


 


「蓝色。」法拉总觉得后面的问题有点像是、形容安吉拉她本身,但她还是没有犹豫如实的回答了。


 


「安吉拉还是齐格勒?」


 


「安吉拉和齐格勒。」说完法拉一愣,末了脸像是被火烧了一般迅速的红了起来。


 


她低头将自己发烫的脸埋在被子里,要是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博士是什么意思,那她再也不用出现在安吉拉面前了。


 


没过多久,她感觉到一双手将她的脸捧起来,黑夜中安吉拉温柔的蔚蓝瞳孔清楚的印在法拉的心上。


 


「如何?」博士盯着法拉眼睛,左手轻轻摩擦着面前人纹在眼下的‘荷鲁斯之眼’。


 


「…喜欢。」法拉干脆将金发博士一把抱入怀中,下巴抵着她的头顶沉声说道。


 


坏心眼。法拉忍不住在安吉拉的耳边呢喃道。


 


感受着法老之鹰说话时胸口的震动,还有与和自己相同频率的心跳声,安吉拉柔柔的笑了。


 


今夜似乎可以睡个好觉。


 







评论

热度(187)

  1. 正义不朽爱丽丝缺乏症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枚不羁的钱币蛇宴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
  3. 满满的粮爱丽丝缺乏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