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粮

DVA看见你们了

大扎克:

【邻居梗】【dva视角,不带脑子的几个小段子,以防雷点各种cp能标的都标了,在重要提醒,会有轻微r76,双飞,dva卢西奥,麦源,岛田兄弟。】【住宿示意。】




1。


今天是个糟糕的下雨天,带伞几乎没有用,我半湿透的回到家门口,正准备掏钥匙,发现隔壁岛田兄弟家的弟弟正坐在门口,这忧郁的样子我几乎都能看到他周围的颜色都变暗了。

「源氏?你是忘带钥匙了吗?」

作为一个好邻居我贴心的上去询问。

源氏:「并不,我惹哥哥生气了,他让我滚出去。」

那你还真滚出来了啊,耿直的蹲在家门口的,现在这么不叛逆的弟弟很少见了。

我凑上去:「说说状况?」

岛田家的兄长对自己弟弟发脾气基本稳定在三天一次,大概在半天左右消气,如果有人上去劝劝可以马上消气。

反正基本就是我跟再隔壁的三个大叔轮流劝。

「我今天在家里试飞镖……」

嗯,这没什么,我也经常在自己家玩高达。

「然后不小心手滑偏离弄伤了哥哥。」

你说这得多手滑。

「伤到哪了?严重吗?」

源氏抬头看了看走廊的天花板,悠悠说到:「不小心把他两搓刚挑染好的鬓角给刮下来了。」

「……」

我二话没说,转身回家,拿了一瓶502丢在源氏跟前。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他再看着我,我再看着他。

「哟西,我明白了,多谢援助!」


看着他有点兴奋的敲着门,和黑着脸出来开门的哥哥,我回房估摸着差不多可以看到双龙了。


2。

岛田兄弟是住在我左边的,住在右边的是三挺闹腾的大叔。

一把年纪,三个大男人住一块。

想想都觉得有股扑面而来的基佬味儿。

有天其中一个经常带着牛仔帽的来敲我的门,就叫他麦克雷吧。

原因大概就是他想假期去热带海滩之类的地方,但是黑兜帽面具大叔莱耶斯不想出门,一般管事的白毛大叔莫里森觉得不关我卵事不要烦他就出门了。

那为什么来找我?

还有你们三个出去旅游都是一起的吗,这样说你们没什么特别点的关系都很难说服别人。


「听着,麦克雷,你不用叫隔壁小姑娘来说情,不去就是不去,你别想从莫里森那里拿钱。」

「你为什么就要像个老头一样,躺在沙滩看看前凸后翘的金发姑娘不好吗?」

「省点钱吧,你去鱼缸里躺着就行了。」

我觉得他们在家里的分担应该就是麦克雷负责浪,莫里森负责管钱收拾烂摊子,莱耶斯负责跟麦克雷作对。

够折腾。

他们两个喋喋不休的互呛大约快半刻钟,突然身后一只手搭在我肩上,是莫里森回来了。

他左手捧着纸袋,应该是刚去了超市。

「别管他们,我买了布丁要来一点吗?」

「乐意至极!」

我跟着莫里森去厨房觅食,客厅两位吵的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不过最后还是去了热带度假,听说是莫里森觉得不错,莱耶斯就妥协了。

3。

周末不妨是个出去逛街的好日子,我跟楼上的齐格勒医生和法苪尔约着去好好消费一把。

话虽这么说,但是,走在她们中间,总觉得自己有点亮。

说些小细节,像是,给安吉拉提包,给她买冰激凌(虽然给我也买了),法苪尔无论安吉拉试穿什么衣服都夸好看,全方位面面俱到的夸,走在街上永远把安吉拉护在人行道内侧,还为她试穿鞋子!

男朋友都没你这么尽责的。

明明才逛了半天,怎么有种逛了一辈子的疲惫感。

麦克雷说这大概是灯泡亮太久导致的。

下次还是跟卢西奥去吧。


4。

晚餐我有时去邻居家蹭着吃。

哦,当然不是那对日本兄弟家的。

毕竟一个可能是吃汽油的,不知道餐桌上会出现什么。

我坐在莫里森叔叔家的餐桌前,玩着手机等饭吃,旁边的黑兜帽似乎有点不乐意我频繁的蹭饭,边看电视边说了句「这丫头老来吃白饭,下次是不是可以收饭费了!」


真不知道他带着面具是怎么看电视的。


「你也不是只会吃不干活的,」莫里森把最后的热汤放在桌上,「都过来吃饭。」

莱耶斯:「我当然干活,莫里森。」

他说话的语气,怎么形容,暧昧还是渗人?总之谁要是用这语气对我说话我就开高达把他撞出去。



「......你别想吃饭后甜点了。」

「???」

麦克雷:「哈,活该,莱耶斯,你那份归我。」

「你的也没了。」

「为什么!」


结局是我收获了三个布丁带回家。

4。

说起来隔壁的大叔还挺喜欢来找我“麻烦”。

上次是麦克雷,这次是莱耶斯。

不学学莫里森叔叔多让人省心。


「我的空调坏了。」敲完门也不先问好直接说事大概也只有你了,莱耶斯叔叔。

「如果不在莫里森回来之前修好估计我就没晚饭吃了。」

这空调一定是他自己弄坏的。

我表示了一下自己并不会修空调,并露出爱慕难助的表情。

「你可以去找楼下的托比昂来帮忙。」

「我拒绝。」

不是我薄情,这确实根本不关我的事!

他见我回绝的这么果断沉思了会,说道:「其实……」

希望他能快点把话说完整。

「我是死神。」

「……」

好了,知道了下一个。

我隔壁住着半机器人楼上还住着个大猩猩,你是死神我真的一点都不惊讶。

或许是发现我的神情有多么的不屑,他摸了摸面具下巴,「你陪我去找他吧。」

早这么说不就完事儿了吗。


我穿着拖鞋跟在他后面下楼走到101室,莱耶斯敲了三下门后,“刺溜”一下影到拐角处。

好吧,可能他速度没有这么快。

来开门的是莱茵哈特,我几乎要把头抬到90°才能礼貌的看着他说话。

「嗨,莱茵哈特叔叔!」

「你好,DVA,今天也很可爱,呃,我是说你怎么会来找我们?」

DVA是我在网上做主播时常用的id,他应该经常看我的直播。

「莱耶斯叔叔说想找托比昂叔叔帮忙修个空调。」

「哦?那他人呢?」

我指了指拐角处那坨黑色的身影。

莱茵哈特朝那边吼道:「让一个小姑娘来帮你请别人做事,这可真是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

您有所不知,他的男子气概全表现在跟麦克雷吵架上了。

「呵,我也没有很想让那个矮老头来帮我修空调。」

那你让我来帮什么忙,有句话怎么说来的,教科书一般的傲娇?



「莱耶斯,你说谁矮老头!滚出一楼!」

突然莱茵哈特的右腿说话了。

哦,应该是右腿后面的托比昂说话了。

他在这站了多久?

「你在那站了多久?」看来莱耶斯跟我的疑问是一样的。

「从开头到现在一直都在!」

如果不是嗷了一声,我估计到结束也不会发现您站在那。

「谁看得见,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住一起,哪天莱茵哈特不注意都能在沙发上把你坐扁。」

死神。

你这是找人帮忙的态度吗?

于是,我看着托比昂举着锤子在一楼来回“追杀”着莱耶斯。

最终在莫里森回来前空调并没有修好,莱耶斯失去了他的晚餐,并且被迫上门跟托比昂道歉。

这就是妻管严吗。

咦,我为什么要说妻管严。

5。

这天是个好日子,法苪尔的母亲安娜说请大家一起上天台吃饭。

为什么我一直在记录吃饭的事?

不管这么多,总之我也算盛装出席了,整栋楼的人基本都来了,嗯,除了源氏的老师,据说是出远门取经了,他居然没有带上地下室那位一起。

不得不承认法苪尔母亲的手艺真的很不错,我几乎吃的就没停下过。

安娜:「慢点吃,哈娜,我做了很多。」

「好的,谢谢,安娜婆婆!」

「哈娜。叫,阿,姨。」

「好的,安娜阿姨。」

她的笑容有点可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呵。」

旁边的莱耶斯偷笑了一声,随即吃了莫里森的后肘攻击。



「您的做的菜还是这么美味,敬爱的安娜女士。」

「哦,谢谢麦克雷,还有放开我的手,不用你特地来亲一下。」

麦克雷没趣的松开手,坐在了岛田兄弟旁。

「我比较想坐在女士堆里。」

别装了,你刚刚一直在偷瞄源氏的屁股。



只是你没注意人家哥哥想要杀了你的眼神而已。



其实我挺意外的,安娜这次把“黑白合”艾米丽也叫来了,传闻她们好像不是很合得来啊。

「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艾米丽,但是餐桌上没有敌我,即使我们现在也很想在对方饮料里下毒。」

黑白合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看到源氏举着杯子的手抖了一下,别担心,没人会在机油里面下毒的。


还有麻烦你们阿姨姐姐不要在餐桌上说这么可怕的事。



光顾着忙着内心活动,我手里的叉子“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莫里森替我捡了起来,顺便又给我拿了一个干净的。 
 
这种默默为别人着想的大叔真是太棒了。 
 
我顺势说:「有时候真觉得莫里森你像我父亲一样。」 
 
他显然没料到我冷不丁的来这句,头顶带着几个问号看向我。 
 
死神:「那我就是妈妈了啊。」 
 
「……」 
 
「……」 
 
走开,没人想要你这种妈妈。 
 
 
饭后我在一旁跟卢西奥讨论他的新音乐 
 
「麦克雷,我警告你,再多看我弟弟屁股一眼我就射瞎你的眼睛!」 
 
这充满愤怒的声音来的太突然,吓得卢西奥差点上墙,我拍了拍他的肩告诉他镇定,可以看饭后八点档了。 
 


麦克雷:「刚吃完饭别这么激动嘛,欧尼酱。」 
 
那句欧尼酱请参考日本动漫里妹妹们上翘带转音的语调。 
 
还是直接射死他吧。 
 
「谁他妈的是你欧尼酱。」半藏已经开始掏箭了。 
 
「冷静点,哥哥,不要说脏话,岛田的修养。」 
 
要是别人盯着你哥哥的胸看你也不会冷静的啦,源氏。 
 
「流噶哇嘎 爹咳呜咕浪!」 
 
「午时已到!」 
 
源氏用了个闪,麦克雷不光爆了自己的头还顺便被两巨龙吞噬了。 
 
真是场好戏。 
 
接着莫里森和一脸不爽的莱耶斯就扛着麦克雷到安吉拉那边抢救。 
 
卢西奥跟我只能目瞪口呆的拍手。 
 
6。 
 
我平时也会健健身,去楼下查莉娅家,她简直就是个私人教练,并且房间里什么器材都有。 
 
她可爱的室友小美也会适当的调节冷气,还有比这更棒的健身房吗! 
 
意外的是小美并不怎么喜欢运动,浑身肉乎乎的,抱起来特别舒服。 
 
原谅我的重点。 
 
「你不想像大山一样强壮吗,美?」 
 
「我只想像雪一样纯白。」 
 
嗯,我也不想像山一样强壮,那样我就是人形高达了,这楼可是有能徒手拆高达的人。 
 
7。 
 
某天上午,楼下突然传来一阵爆炸声,卧室的木头拼接地板几乎都要开裂,台灯掉地上吧唧一下灯罩碎了,我敢打赌一楼状况肯定更惨。 
 
我穿上拖鞋正打算下楼,就看到那坨黑色的东西堵在一楼楼梯口。 
 
「怎么哪都有你?」 
 
「死神,无处不在。」 
 
「……」 
 
问他这个是我的失误。 
 
爆炸的原因,果然是住地下室那对搞出的,说是研究什么新炸弹。 
 
谁准你们在居民楼这么干的,住地下室也不行啊。 




一楼的朋友们相继来提意见,好的,不是提意见,应该是拿着家伙准备开干了。


 
托比昂说他的锤子已经饥渴难耐了。 
 
明明他旁边的莱茵哈特都还没吭声呢。 
 
以以往经验来说,跟这两个喜欢搞大动静的人讲道理是没用的,得先打一顿。 
 
「冻住不许走。」 
 
嗯,这下就好办了。 
 
首先我们谈了一下赔偿的事儿,单方面的,毕竟他们冻着不能说话,看托比昂莱茵哈特几乎被炸穿的地板,我觉得这不是个小数目,至于我的台灯,不赔也没什么关系。 
 
「我的新专辑,音响,球杆,青蛙浴缸……」 
 
最后一个是怎么回事。 
 
我摸摸卢西奥的头,告诉他别伤心,肯定还会有下一次,这次不坏下次也会坏。 
 
哦,他好像更难过了。 
 
 
「你们……等等……!」冰开始有点化了,狂鼠抖了抖头上的水,「我们根本没这钱赔啊!」 
 
「……」 
 
有钱搞大动静没钱赔,这怎么说得过去。 
 
我们质疑的走进地下室。 
 
好家伙,全是危险物品,一股浓烈的硫磺味儿知冲鼻子,不小心还会踩到钉子。 
 
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先清空地下室,然后抓他们上来修地板。 
 
现在社会多残酷啊,没钱,就肉偿。 
 
这词儿用的哪里怪怪的。 
 
我闲着没事看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又想阻止别人搬走他们的东西,又委屈的没钱只能原地干着急的样子。 
 
这体型搭配有点眼熟。 
 
以前看过的那什么动画片来着,一只猪一只鼠。 
 
 
对,彭彭和丁满。 
 




后者好像是山猫,差不多一个意思。










-----------------------------------------------


全是脑癌,没出来的以后可能想到什么就记在一块发,不要问我彭彭丁满是什么。

评论

热度(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