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粮

No Guns Holiday「短/完结」

肖根粮食哟!

Mors吃了个木瓜:

没有看错您的好友美食lo主吃瓜的木瓜瓜再次上线。然而这是一个世纪长弧,写出来删掉的文加起来也有几万字了。真的辜负了大家对我的期待qwq!炒鸡炒鸡炒鸡抱歉!想要什么礼物和我说嗷!想要唠嗑尽管来和我私聊啊!来者不拒嗷!所以木瓜瓜现在又回来辣!
这是一篇肖根欧洲小游记哦~【顺便是美食鉴赏...
还有炒鸡炒鸡感蟹 @S君 的催更,泥哒抹茶福利来辣!



1.抹茶方糖



她们到的很早,端正的坐在离登机口很远的休息区(因为人少)。对面金发的小女孩抱着一只玩具熊,海藻般的长发垂在肩头,对着她俩甜甜的笑了起来。
“哦,可爱的孩子。”Root歪着脑袋回报了一个笑容,伸出纤长的手指对女孩儿招了招手。Shaw则静静的坐在她旁边,摆弄着钥匙扣,在听到Root说“Hey,sweetie~”后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却发现叫的不是自己,继而又垂下头来。
“没有枪的一天,huh?”Root见自家特工小姐闷闷不乐,立马凑近了她,鼻尖差点要撞上特工的睫毛,“sweetie,你想要束花吗,或者是那只玩具熊?”
“要是去打劫一个未成年小孩子你也太没有下限了。所以黑客小姐,你最好现在住手,这样才能保证上飞机前你的漂亮脸蛋不被我打花,got it?”
“Fine,我停手。”黑客慢慢举起了双手,在Shaw眯着眼的审视下将身子挪回原位,但她嘴角依然保持着礼貌的笑容(应该称之为调笑),目光毫不收敛的在Shaw垂下的发丝上打着转,最后移向她微翘的睫毛。
“Good girl.”Shaw收回了“枪”的手势,轻轻勾了勾嘴角。
“如果有什么能补偿你的话,甜心,我觉得你会喜欢这个。”
下一秒靛蓝特工的眼前出现了一包糖果。她微微睁大了些眼睛。
“Well,去日本带给你的礼物。本来还有一盒软糕,可惜全被压碎了,如果你不开心的话——,”黑客故意拉长了声音,尾音上扬,“你可以干你想干的事情。”
Shaw瞥了她一眼,将那包装着新绿色方糖的袋子给抢了过来,默不作声的将束口的丝带扯开,从里面捞出两颗糖果扔进了嘴里去。
一开始有些发苦,不过这种味道几秒后就被浓郁的奶香味给冲淡了。她感觉舌尖凉的舒适,一股清甜顺着她的舌尖漫延到喉口。平时加奶油的糖她总是嫌甜的发腻,可这种不一样,润润的,这让她想起了Root好看的蜜糖色的眼睛。她注视着Root笑得弯弯的眼眸,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
“所以这是个邀请吗?”
Shaw默不作声的盯着她,挑了挑眉毛。
Root凑上前去,贴上了Shaw有些冰凉的嘴唇。黑客小姐轻轻吮着Shaw的嘴角,抚着她的耳际,于是Matcha弥留下的甜味便染上了她的舌尖了。当黑客将嘴唇依依不舍的移下来时,Shaw已经提起包拉住她的衣袖准备走了。
“怎么了sweetie?”
这时广播里响起:“Samantha Groves和Sameen Shaw女士,你们的飞机即将起飞,请在10分钟内于......”



Well,真是一个漫长的吻呢。不是吗?



2.抹茶冰淇凌



还有什么比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走丢更糟糕的事情吗?
回答是没有。
游荡在罗马老城区的两人瞬间找不到北。特别是Shaw,没有枪的自己安全感减半,她总是习惯性的伸手去摸原来枪套在的位置,这时Root总是安抚的握住她的手,将在街边买的小东西塞进她手里然后对她甜甜一笑。
当两人从被人群密密麻麻包围着的许愿池钻出来之后,Shaw难受的动了动脖子,天气炎热,汗水已经将背心黏在了皮肤上。
该死的破天气。
“如果我没有记错,Harry告诉过我这里有家很棒的冰淇凌店来着。”Root拉住Shaw的手,往外走了几步,“而且我想我已经看到它了。”



大汗淋漓的两人急忙奔到冰淇凌店,匆匆换了票之后便到冰柜前。Shaw很佩服Root,她不是很想了解黑客是怎样在这么热的天穿着一件不算很薄的外套和平时的那双短靴还能行走自如的。
她确信的是,这个女人只是怕被晒黑而已。
“你在机场给我的糖果是什么味来着?”
“Matcha,”Root弯了弯嘴角,“很高兴sweetie你记忆如此深刻。”
“那这位小姐呢?”
“我想我应该会想要...芒果,谢谢。”



“嘿,Sam。没有枪的日子也不算很糟糕,对吧?”Root站在屋檐下,伸出舌尖乖巧的舔了一口Shaw递过来的冰淇凌。
“Well...”Shaw挑了挑眉,“不算很糟。”
冷气在头顶旋转着,使她舒服了不少。冰淇凌滑进嘴里,几秒就融化成浓浓的奶油,她再一次感受到了藏在奶香味里淡淡的苦涩,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像极了她被困在Decima时的心里。她不敢想太多,她只是拼命的转移注意力。她时常想起Root,她微卷的长发,她翘起的睫毛和好看的鼻尖,虽然很淡,但她感觉那股该死的令人烦厌的涩便充斥着每一个细胞。
她不愿意承认她想她。因为她知道Root会为这件事情调笑她很久,甚至更久。
但每当神出鬼没的黑客带着那个加大号有时还有些幼稚的笑容出现在她面前时,其他一切便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这时唇腔里面留下的只有甘甜。也许还有Root嘴唇的味道。令人着迷的味道。
或者说Root的味道,就像甜腻的奶油,掺着新绿的树叶。
Matcha的味道。
“为没有枪,没有Samaritan的假期干杯。”
Root将嫩黄色的甜筒移到Shaw面前。
Shaw翻了个白眼,但还是顺从的用自己的蛋筒和黑客的碰了碰。



是的。没有枪的无聊假期。



3.提拉米苏



当她们到佛罗伦萨的时候是晴朗的中午。Root看得出自家小特工已经饿得难受,便直接拉了她去预定好的餐厅。
Shaw切着牛排,将柠檬汁水挤到中心有些微红的牛肉上,Root则用手支着下巴微笑的注视着她,手中的叉子时不时挑着碗中的意面,好像看看她就能饱了似的。
“你是打算把这碗破面条搅烂了也不吃吗?”Shaw微微皱了皱眉。黑客对食物的要求极为挑剔,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大概是肉酱的味道太浓稠了。
Shaw放下刀叉,将手边的甜点推到了黑客面前,见Root用那双漂亮的眼睛注视着自己的时候,她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伸手拿起勺瓦了一小口,放到了黑客嘴边。
好看的嫩黄色的软芝士奶酪顺着提拉米苏的缺口缓缓流下,包裹住了散在洁白盘子上的可可粉。软软的,咖啡色的内馅露了出来。Root将Shaw递来的小块提拉米苏吞进口里,润润的,甚至有些冰凉的奶酪便立刻化了。黑客小姐用舌尖轻挑着浅咖啡色的,滑滑的内馅,继而对Shaw勾起唇角,漾出一个感激的笑容。淡淡的红酒味在唇齿间打着转转,还有些不着边际的苦涩,但很快就被馥郁的奶香味给掩盖了。
Shaw假装绅士的拿起餐巾给她擦了擦嘴角的可可粉(尽管眼里有些嫌弃)。
“Wow,甜心,”Root将最后一点融化的奶酪咽下,对Shaw眨了眨眼睛,“你这个样子真是迷人呢。”
黑客小姐伸出纤细的手去轻轻掐了掐Shaw因咀嚼食物而微微鼓起的脸颊,却不小心碰翻了手边的红酒杯。



“Oops.”



带着温润色泽的液体无辜的撒了一地,给木地板染上了好看的红色(我不保证老板会不会这样想)。Shaw气鼓鼓的将最后一块牛肉塞进嘴里。
没有枪的假期,Huh?顺便附带一个多事的黑客小姐。
真是有趣极了。



4.牛肉酱小饼干



当她们登上蒙马特高地时已是傍晚。随意盘腿坐在草地上,身后是圣心大教堂。这无疑是俯瞰巴黎城的最好视角之一。天与城市相接的那一部分是深邃的湖蓝色,继而与银红相融,如映在海水般颜色眼瞳里的棉花糖。最后猩红转为淡红,依然润润的,像黑客带着浅淡香气的唇膏。
身后的白教堂耸立着,投下高大的斜影。Root轻轻偎在Shaw身上,修长的手臂将特工小一号的身子圈进怀里。
“Sweetie,我记得你原来说过,有那么一天,我们也许会谈谈感情。”
“怎么了?”
“谁也没想到最后我们真的谈了,而且谈了很多遍,”Root转头看向教堂尖顶上弥散开的淡红的霞,“就像谁也没想到我们会坐在Montmartre上,喝着小酒,搂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儿。”
“没有酒,只有巧克力牛奶。”Shaw好心的提醒着Root,她将Root刚买的现烤饼干拿了出来。酥饼很薄,上面抹了一层浅浅的深褐色的牛肉酱,上面还撒了些墨绿的粉末。
Shaw小小的咬了一口,饼干有些硬,但不影响它的口感。酥饼本来是没有味道的,但牛肉酱的微咸与微甜完美的融进了蓬松的小孔里,再加上肉质的细嫩,能为它增不少分。肉酱有些凉,留下了高地的风的滋味,使两人被太阳炙烤后疲惫的身躯逐渐恢复过来。
夜色渐渐深了。她们不紧不慢的走着。黑客抱怨着新工作的上司多么的古板,给Shaw讲自己小时候玩具猫丢失的事情,有时还非要拉上Shaw去看画家画肖像画,两人谈论着哪个姑娘最好看。
Shaw静静的听着,傍晚有些冷,风使她的脸颊染上了好看的淡红,可她却觉得暖。有时候,她觉得身边这个小黑客虽然烦,但有时不知不觉的就治愈好了她这颗二轴的傲娇心。



Well,看来没枪的假期也不是特别无聊。至少,黑客包里还塞着好几个电击器呢。



5.oops,终于到了一个不带吃的地方了呢(因为要过安检啊)



夜已经完全黑了。
两人站在蒙帕纳斯大厦的最高层。建筑物亮起的澄黄色灯光变成了撒了一地的星星,几乎连成一片。埃菲尔铁塔前几分钟闪过一次灯,现在安静的立着,只有一条长长的暖色射线围着塔顶打着转。
Root趁机逮住Shaw合了一张自拍,并用“如果swe etie现在你不吻我我就把你这张白眼翻出天际的照片传给Harry和Reese”威胁Shaw。
所以这有没有用呢?
Shaw静静地注视着Root,突然抓住她的双肩,将她向地面的正中央推去。她微微踮了踮脚,先是舔了舔Root凉凉的嘴唇,然后将小黑客扯向自己,温柔的覆上了她的唇,手指在她的脖颈上画着圈圈,最后指头滑向了黑客如小狐狸般的耳尖。最后特工不留情面的咬了咬Root的嘴唇,引得Root不满的呼出声来。
“怎么样,烦人鬼小姐,现在满意了吗?”



一抹笑在黑客唇角漾开来。
“Absolutely.”



6.抹茶冰沙



贝林佐纳的街干净的令人发指。两人吃着鸡肉沙拉内馅的三明治,在一块树荫下的小石凳上享受着安静的,充满着来自阳光暖意的早晨。细细密密的光从树叶缝隙里投下来,映出斑斓的剪影。雪山流下来的冰水从水龙头里汩汩流出,形成了不算明显但却令人舒适的抛物线。
中途遇到冷饮店,Shaw执意要选“Matcha”,Root自然是依她的,两人人便各自拿了加大号的抹茶冰沙向城堡走去。
无疑这是个有些冷门的景点。没有很多的人,只有那些嵌着些许白色石片的高大灰色城墙,成片的新绿色的草地,和蓝得几乎找不到一点杂质的天。
孩子们在高一些的坡上翻滚,要触到古老的城墙外壁才肯停止,他们的笑声蹭得Shaw心痒痒的。Shaw注视着在暖光下一点点融化的抹茶冰沙。这时它显示出好看的色泽,让她想到了草地,也想到了Root那条不经常穿的墨绿色纱裙。但抹茶的绿色比草的绿色更嫩一些,而杯壁上附着蒙蒙的水汽,使那绿色浸润于水之中了。Shaw轻轻的吸了一口冰沙,入口绵绵的,不久就融化了,在舌尖弹开来,带着抹茶独有的清甜。
她感觉舌尖一点点随着冰融化了。



Root拉着她顺着有些陡的楼梯向上爬。
她们没有爬到塔顶,而是来到一处较高的平台。她们依然可以看到在草地上嬉戏的孩童,也可以看到嵌在石头群里的一池宝石蓝的水。
阳光在Root好看的鼻尖上打着转转。她却停了下来,目不转睛的盯着Shaw。



安静了大概15秒,没有人说话。



“我知道这很突然,但是...”Root从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Sam...”
“等等。”
Shaw也从包里掏出一个同样大小的小盒子。
下一秒,她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Root的嘴唇。



“那么Groves小姐,你愿意接受我的抹茶冰沙并和我到卢塞恩的小镇住上一个星期吗?”
“Well,甜心,我愿意和你交换我的抹茶冰沙,说到卢塞恩——你要知道的,我怎么会拒绝呢?”



所以,没有枪的假期真的不算太糟,对吗?



END



好的,一如既往的深夜美食炸弹。【比心
然后两个人在贝林佐纳的大城堡上没有约好的互相求婚辣【咦

评论

热度(215)

  1. 啾科科Mors吃了个木瓜 转载了此文字
  2. Samaritan满满的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