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粮

一周年送流弹(全篇)

持果鬼:

没怎么写过文(怂×3)一个晚自习写着玩的


粮少到悲伤地自己腿


cp:法老之鹰×天使


原作:守望先锋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ooc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我有毒)


ps:我好想画画啊,我并不是个写手。


————————————————————


“博士…”法芮尔再次从厨房出来来“水拿来了…”。


当法芮尔意识到自己正散发着与身着猛禽在战场上守护战友完全相反的怂与顺从时,只是极小的叹了口气。


而经管法芮尔已经相当的控制了幅度和声音,还是被身前的人捕捉到了。


“…”


法芮尔说不出那是什么眼神,但那引得自己一背冷汗,感觉自己身后那不存在的尾巴都炸起来了。


“安…”法芮尔连忙想挽回什么。结果沙发上的人一言不发的翻过身,将自己的脸埋在沙发里,背向法芮尔,不理她了。


法芮尔已经在心里嚎哭出声了。


姗姗地挪动膝盖靠近沙发。本来想着要不要叫安吉拉去床上睡,结果望了她好几眼还是怂着帮安吉拉掖了掖毛毯。


现在的气氛就感觉我要再解释什么,安吉拉就要拿起治疗杖轰我出去,然后断绝情侣关系,不再双飞,还被放生,接着午饭分开吃,见面都不打招呼,每天被背对,看着她张开翅膀飞向黑百合,再也不能随便睡在医疗室里,受伤了还没麻醉…房间也不能进!澡也不能一起洗了!天哪!这样的未来是地狱!!


在两人的缄默之间,法芮尔已经想象到了2年以后自己被狙死在国王大道上安吉拉却去复活源氏的悲惨场景。想到这里法芮尔哭得更厉害了,当然是在心里。



这一切发生在守望先锋再集结之后,声誉已经挽回,法芮尔向安吉拉告白一周年刚过不久。


本来交往一周年这种日子,就算是法老之鹰这种守望女性成员里最木的人,也会被重视得写了几版作战计划吧。


然而


然而


然而


在这时候法老之鹰却要作为保安管出长期远门。


这还没什么,安吉拉微笑。当时正是战事处在微妙趋向的关键点,全球各地都争相爆发与智械的冲突或是游行。安吉拉也忙得不可开交。而在高海拔地区执行任务,通讯终端还被电磁摧毁无法联系让人担心也算是不可抗力,可以理解。


但是


但是!


负伤赶回来支援还不报告,差点引起感染这点!因为要赶快处理文件连亲亲道别都没有这点!太过努力半夜不睡也不给我消息这点!紧急出战,在我面前救了D.va(这点本来挺好)但却是公主抱这点!(我都没有过!)还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使用天降正义!竟然还团灭对方!…


本来事情已经要平息了。多么的不巧,法芮尔的流弹竟然刚刚好波及到了正在拐角躲避的安吉拉。


34天的冷落,加上这一炮,天使当时就把治疗杖往法老之鹰那儿一扔,掏出手枪转头就走了。


最后在天使和法老之鹰的共同协作下,这次防守任务以爆头团灭武装智械结束。


回去的路上无言,卢西奥连腿都不敢抖。大家的余光看见安吉拉与法芮尔之间隔了半个屁股后,自觉安静…


回到直布罗陀检测站。安吉拉迷之潇洒的将头上的光环摘下,随手撩了一把头发,第一个下去了。


查莉雅忍不住拍了拍法芮尔的护肩。


回到医务室,雅典娜给出扫描报告,安吉拉左上臂严重擦伤并有几处大的淤块,除此之外左侧身有一些划伤但大多数伤害被女武神裆下没有大碍。在治疗光束下,伤口被消毒并修复,但不可避免的留下了痕迹,而且安吉拉还感到了火箭弹遗留的震荡内伤。


温斯顿在看过报告和安吉拉后,给了安吉拉和法芮尔几天假期好让安吉拉休息一下,主要是是恢复心情。温斯顿有些拘谨得对安吉拉笑道:“呃…好好休息,祝你…祝你万事大吉。”


安吉拉无言,微笑不减。


法芮尔和温斯顿感觉自己身上的毛要炸了。




法芮尔第一时间就道了歉,当然那是不够的。所以法芮尔真的拿着天使之杖跟着天使后面加血加攻击,也推掉了所有事务跟在安吉拉后面听从吩咐。因为法芮尔意识到这次闯得大祸可能是她人生中最大最危机的一次…法芮尔心里苦,说不出。




安吉拉翻身看见法芮尔还在沙发前,头发耷拉着,1米8的大个子唯唯诺诺的跪着,双手抱拳压着着膝盖,好像在忍耐什么似得耸着肩,也没有注意到自己。


安吉拉觉得有点可怜又有点好笑,自己的爱人还是那么不擅于隐藏自己的情绪,但还是不解气。这个沙地木头。


“法拉…”


“!怎 怎么了安吉拉。”法芮尔像是从噩梦中惊醒,差点从地上弹起。法芮尔看着已经坐起的安吉拉在叫完她之后自顾自的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接着慢慢放回桌上,完了也不去看法芮尔就将左手伸出来说道:


“帮我换药。”


“嗯!”法芮尔看到安吉拉这一天终于理她了,也不顾发酸的脚腕,赶紧拿着祛疤贴坐到了安吉拉左边。


“哼。”安吉拉嘟囔着脸,撇开头不看她。真是让一步就得寸进尺的凑到身边来了,哼唧,我才不会就这样放过你,冷落了我那么久,还有那个公主抱…


法芮尔讨好得笑着,结果安吉拉一撇头一眼都没看她。法芮尔有点委屈得缩脖子。


慢慢得把安吉拉的袖子推上去,看到两块药贴已经因为药效以过而松垮,轻轻揭下来,确认没有残留后开始撕新的药贴。


安吉拉看着法芮尔将药贴上抚平,自己的手臂被法芮尔较宽的手掌和结实指节捧着。


突然又觉得很生气。


“法拉…”


“嗯?”法芮尔刚刚完成换药,正把安吉拉的袖子拉回去。


“把衣服脱了。”


法芮尔眨了眨眼睛。


“脱衣服。”安吉拉直勾勾的盯着法芮尔,成功迫使她在她面前脱下了外套。


法芮尔完全不知道安吉拉要做什么,看着安吉拉冷漠的表情,法芮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又惹她生气了,只好在无形的威慑下缓缓退去自己的外套,也来不及收拾一下,她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移开看着安吉拉的视线。


感觉到安吉拉的威压丝毫不减,法芮尔犹豫了下接着脱体恤。


正要向上脱,法芮尔感到侧腹扯到内伤的疼痛,一时间卡住了动作,同时也在那一瞬间意识到自己暴露了。


“果然…”我就猜到你藏着伤上战场了。我每次都在背后看着你会不知道你腰怎么扭的吗?…咳。


“对不起安吉拉,我知道我错了。”法芮尔诚恳得道歉,经管知道作用不大,但法芮尔必须承认她这个月来犯得错误顶的上自己31年来的一半。


“你那儿会有错,勇猛杀敌的王牌保安管就算弄伤了自己也会变成后人所描述的勋章。”安吉拉没好气的说着。


“不是的。”法芮尔激动得抓住安吉拉的双手,几乎把伏在自己身上检查伤口的安吉拉捧了起来。“我…我这几天做了很多错事,向你隐瞒了不止一次受伤,还忙于公务不理你,在战场上没能保护反而还波及到了你,还有很多!我没有做好一位守护者,而且是个不称职的恋人。”


安吉拉看到法芮尔脸上有着战前安排时的严肃以及一丝不苟,还有一些紧张。但安吉拉看见了她的眼中闪烁着的与每天早晨醒来时所看到的同样的毫不掩饰的爱意。


假装无奈的大叹一口气,确认了自家的爱人并没有被隔壁宿舍那个小姑娘拐走,还是原本耿直热烈的样子后,安吉拉恢复了以往自然的微笑。还略带怄气得用自己的额头顶着法芮尔的额头把她压回沙发上,自己则侧身埋在了她的臂弯里。


法芮尔觉得安吉拉好像原谅她了,绷紧的弦舒缓开来使法芮尔舒服得也偏头靠了上去,法芮尔想着:医生永远都是那么温柔体贴的。顿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好像更珍惜安吉拉了。


正想着接下来的事,手自然地要去拉衣服盖住腹部的伤口,安吉拉伸手制止了她。


“不许遮,我还没检查完呢。”


“我服了小美的中药了…”法芮尔不假思索的答到。


“我不管,我还没摸够。我已经32天没好好抱着你了,我要抱回来。”法芮尔听到安吉拉毫不遮掩的把自己的目的报了出来,突然意识到安吉拉这是在撒娇,届时体会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安吉拉。


意识到这一点后,法芮尔无法抑制得笑了起来并翻身把安吉拉好好得抱在怀里。


“…法拉你觉得哈娜怎么样。”


“?嗯?”


安吉拉突然跳跃了话题,法芮尔一下子没有接上,但法芮尔十分适宜地觉得安吉拉在介意那个公主抱。因为法芮尔自己当时也想到自己还从来没有这样抱过安吉拉,而又考虑到猛禽并不适合那个姿势就没太在意。


“安吉拉。”


她仰头回应法芮尔。


“我有样东西要给你。”


说完,法芮尔抱起还没来得及答应的安吉拉走向了卧室。用公主抱。




将安吉拉放在床上,自己从背包里掏出一叠衣服,摊开在床上安吉拉发现衣服里原来包着什么东西。法芮尔一层层打开,最后拿出来一个用蓝白点花纹包装得方正整齐的盒子,颇有上个年代礼物盒的气息。


“安吉拉,我向你告白的日子就在一年前的昨天,虽然错过了,但你其实是隔天晚上答应我,所以我觉得我还没有错过时间。”法芮尔心虚得挠挠鼻子,同时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安吉拉的表情。


“法拉…”安吉拉拿起礼物盒“我可以现在就拆开吗?”


“嗯,拆开看看。”法芮尔将衣物放到另一侧,凑到安吉拉身边,注意到她几乎要因为期待而发光的眼睛。


盒子里面是一本书,准确得说这是一本相册。法芮尔花了大心思在公司那边托人找到的还存有这样大量相片纸的印刷店。用了最好的纸,最久的寿命和最好的墨水。法芮尔几乎用了3个星期去挑选图片并排版好交付制作。不得不说这样又传统又好的印刷店在埃及几乎没有,但还是被她找到了。


看着安吉拉慢慢翻开相薄,一股荣耀与成就感油然而生,法芮尔自己都很满意这次任务。


一幕幕过去的情景铺在纸上,安吉拉甚至看见刚刚加入守望先锋的自己,在守望先锋里与莱因哈特的合照,也有许多法芮尔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与安娜的,甚至与莱耶斯的。随后时间推移,还有有一些明显是偷拍的的照片映入视野。


竟然还有我在医务室偷偷睡觉的照片?


安吉拉拿手肘怼了法芮尔一下,法芮尔开心的笑着,安吉拉气愤得努努嘴接着看下去。


这一夜,她们睡得很晚,房间里时不时传出对话声和笑声。安吉拉其实从没想过法芮尔会忽视她们的一周年,但她想象中的法芮尔支付得起的高端奢侈品并没有出现,她收到了更为珍贵而有意义的礼物,这本相册。而她送给法芮尔的,也不是什么买来的东西————那是法芮尔正每天佩戴的天使牌手工激光雕刻制作的高端闪瞎单身狗的情侣发饰啦,吼吼吼。完全没有恶意。




———————


隔了段日子。


温斯顿博士的镜片换成双层的了,加了个墨镜架子,随时可以盖上。


彩排那天黑百合听见空中有喷气背包声音时,刚打算开镜就被天空中一边公主抱一般相吻的双飞鸟闪得谁都看不见了。


结果这场友谊模拟赛最后竟然是和守望先锋的猎空相互搀扶着回了重生室。


卢西奥崩溃的在纠结这两个人为什么可以一晚上就从决裂边缘变得更加恩爱???


查莉雅给小美和自己上了个护盾绕走了。


死神和士兵:76并没有因为两个太阳而停下互殴,看起来并没有收到伤害。


这种时候面具意外有这酷以外的重要用途。


相比之下一些更年长的人,保持着一张冷漠脸只有安娜默默的偷拍了一张。


今天的太阳真大…真好…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