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粮

Breathless番外:Glowing

GRIMES:

番外来啦~~赶在国庆结束之前码出来


先说在前面,这篇番外算是这整篇文的收尾,不会再有其他后续了,感谢各位的支持~


最近身体和心情都不是太好,于是只能靠写暖文来温暖自己(叹气)


祝食用愉快!






一道失重的阳光,被雕花的窗格打碎,扑簌簌地散落在Samantha熟睡的面容上。


有些像是Samantha当年在葬礼上戴过的面纱帽。


Shaw盘坐在对面的另一张单人床上,不着边际地想。


楼下有几个孩子欢叫着跑过,留下一串渐弱的杂乱笑声。


原本温顺地垂在窗户一侧的窗帘,因为一阵微风,稍稍鼓胀起来,然后回落;底部的布料扭动了一下腰肢,却撞上了空气,发出一声轻闷的“噗”。


房间里的一个老式挂钟,伴随着“嗒、嗒”的声音,沉稳地摆动着。


Samantha还没有醒来。


Shaw换了一个姿势;双脚落地,身子又前倾了一点,前臂则搁在大腿上。


Samantha的呼吸很微弱,脸上没有太多的血色,但睡得很沉。


刚坐了长途飞机,以Samantha现在的身子,必然有些辛苦。


Shaw其实也有点累,却凌晨就睡不着了,于是就这样看着Samantha,直到天光大亮。


Samantha稍稍往她的方向侧了侧身;左肩上的薄被滑落了一点。


Shaw盯住Samantha裸露出来的一小块肩头。


她有些想去把薄被往上拉一拉。


Samantha无意识地抿了抿唇。


Shaw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过去。


漂亮的棕发柔顺地贴着Samantha的侧脸,微卷的发梢落在胸口,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


Shaw的目光落到了被子曲线的凹陷处;她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发热。


不过Shaw很快镇定住自己,小心地换好衣服,退出房间。


 


 


**


 


木质的房门“吱呀”了一声;门锁“咔哒”一下,关上了。


Samantha慢慢睁开了眼睛。


对面的单人床上,被子没有叠,只是简单地铺在床上,上面有一块较明显的凹陷印记。


Samantha从自己的这张床上下来,摸了摸那块还带有Shaw余温的地方。


犹豫了一下,Samantha坐了上去。


现在,自己的床也空了。


Samantha忽然有些怅然若失。


空气中的尘埃,跳跃在细碎的阳光之间,最终旋转着落入看不清的角落。


陈设简洁的安静房间里,可以清楚地听见自己的心跳。


Samantha很早就醒了;她知道Shaw一直在看她。


可她不敢睁开眼睛;她还没有准备好要用什么样的眼神和Shaw对视,也没有准备好要承接Shaw不知会是怎样的眼神。


从头来过,可Samantha不知道,或者不确定,她们的“头”,究竟在哪里。


所以她们来了里斯本,一个陌生、美丽又安逸的地方。


Shaw的风衣还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Shaw以前最钟爱的那件风衣被落在了圣特里尼岛上的蜜月套房里;这件应该是后来自己重新买给她的。


Samantha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晓得Shaw衣服的尺码;也许是在婚礼上,她们有拥抱过好几次。


稍稍怔了一下,Samantha选择起床洗漱,然后站在窗边;今天的阳光很好。


Shaw大概是去吃早餐了;Samantha在心里这样想。


窗下的那条窄街,是回旅店的必经之路,若是Shaw回来,她应该能看到。


然后她就看到了Shaw。


Shaw出乎意料地穿着一件修身的白衬衫,下摆整齐地系在裤子里,袖口随意地卷起,露出手腕和一小截小麦色的手臂,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紧身裤和一双锃亮的黑色军靴,腰间有着大号“H”字样金属扣的白色皮带非常亮眼;她的两手各提着一个袋子,正脚步稳健地往旅店走来。


Samantha感觉自己的呼吸一滞。


Shaw像是水洗过的挺拔树木,帅气地让她挪不开眼睛。


像是感觉到了什么,Shaw忽然抬头,往窗口这边看。


Samantha赶忙缩回了房间;心跳快得仿佛要突破胸骨。


Breathe。Breathe。


 


 


**


 


老旧的木地板,厚重的靴子踩上去,总会发出“咯吱”声。


Shaw一步一步地拾级而上,突然觉得很紧张。


她不太确定,刚才Samantha是不是站在窗口;她好像瞥到了一缕棕发。


当然,Samantha可能只是无聊了,站在窗边看风景而已。


Breathe。


Shaw深呼吸了一下,悄悄用钥匙扭开房门。


Samantha正背对着她,在套一条绸质的长裙。


Samantha太瘦,以至于Shaw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她的脊椎线和蝴蝶骨;当然还有纤细的腰身和白皙的长腿。


Shaw瞬间停止了呼吸。


似乎是听到了动静,Samantha惊了一下,一脚踩到了裙子,向一侧倒去。


幸好边上就是床,Samantha只是跌到了床上。


等Shaw反应过来,看到的就是衣衫半挂在身上的Samantha,表情有些委屈地坐在床上。


赶紧放下手里的袋子,Shaw往Samantha那边跨了两步,却又猛地刹车,手在裤子上不安地搓了搓,干干地开口,“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Samantha摇了摇头,把裙子往上提了提。


Shaw立刻有些尴尬地转身,“咳,我买了奶酪、火腿、面包和热巧克力,假如你想吃的话……”


能听到背后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Shaw感觉自己快窒息了。


“Sameen?”


Shaw差点把手里的热巧克力洒在身上。


“你能帮我把裙子的拉链拉上么?”


Shaw感觉这几步路的距离,几乎耗费了她大半的力气。


其实拉链只剩下最上面一小段没拉上了了。


Shaw小心地捏住拉链头,单手把拉链拉到了顶端。


“谢谢。”


Samantha转过身来;Shaw连忙往后退了一步。


Samantha的脸上似乎有一丝失落一闪而过。


“今天……想去哪儿?”


Shaw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异常多话;重点在异常,还有多话。


Samantha从Shaw的身边蹭过,去拿桌上的食物,“嗯,你定。”


Shaw摸了摸鼻子,“哦。”


Samantha好像轻轻笑了一声。


 


 


**


 


Samantha低着头;她发现她和Shaw的步伐是同步的。


用余光偷瞄了一眼Shaw;Shaw两手插兜,偏着头,好像在看边上的风景。


一辆电车叮铃铃地从一边驶来。


Shaw没有看她,而是盯着电车,“想坐么?”


Samantha“嗯”了一声。


电车上只有一个空位;Shaw站在一边,示意Samantha去坐。


Samantha也就坐下;Shaw就站在她边上,抓着扶手,她的腰腹部差不多和自己的脑袋在一条水平线上。


Shaw就那样笔直地站着,目光平静地看着窗外。


Samantha能感受到从Shaw的身体那边传递过来的恒定温度。


她想让脑袋靠着Shaw的肚子,很想;或者再伸手圈住Shaw的腰。


但Samantha不确定自己这样做是不是稳妥。


倒不是担心Shaw,而是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呼吸。


之前在房间里的小插曲,自己确实是有点刻意,可没想到几乎失控的也是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突然很想和Shaw有一些肢体接触,一点也好。


Shaw却显得很小心,始终有意和自己保持一些物理距离。


电车忽然一个急刹车。


其实问题不大,因为电车本来就开得很慢,但Samantha还是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住Shaw。


Shaw惊愕地看着她。


Samantha却突然觉得心里一酸,讪讪地松了手。


Shaw的衬衫被她抓得有点皱,可Samantha不敢再伸手把它抚平。


 


 


**


 


Samantha穿着长裙,下电车的时候不算特别方便。


Shaw想给Samantha搭一下手,却还是犹豫着作罢。


把之前被Samantha弄皱的衬衫抚平,Shaw让Samantha等一下,自己去买热罗尼莫斯修道院的门票。


买票回来,Shaw却看到有两个男人,站在Samantha旁边,似乎试图跟她搭讪。


白日透明的阳光下,Samantha美得令人窒息。


立刻大迈了几步,Shaw沉默地站到Samantha旁边,散发的气场却无比压迫。


两个男人有些奇怪地看着她。


Samantha微微低下头,有些紧张地把一缕头发挽到耳后。


深吸了口气,Shaw一把揽住Samantha的腰,脚跟一旋,往修道院走去。


两个男人在后面吹了声口哨。


Shaw只管快步往前走;只要往前走就好了。


Samantha的身子凉凉的,腰身很软,不及一握。


余光里,Shaw好像看到了Samantha微红的耳朵。


这才意识到自己越界的Shaw,猛地松开Samantha。


Samantha看着她,欲言又止。


Shaw掩饰性地咳嗽了一下,“前面有导游,我们跟上去听一下吧。”


在心里暗骂了一声,Shaw终于明白了自己今天为何如此异常多话。


 


 


**


 


热罗尼莫斯修道院,自有一股不可言说的宏大又神秘的静谧感。


石柱上的浮雕繁复华丽却依然质朴平和,彩色的壁画和教堂玻璃花窗点缀其间。


Samantha想起她和Shaw举办婚礼的教堂;那时下面坐满了一群和她们并不亲近甚至完全不认识的人。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左手的钻戒。


Shaw站在旅游团的外围,微微蹙眉,似乎在很认真地听导游讲解。


像是一个好学的聪慧少年。


Samantha站在一侧,以人群为掩护,小心又肆无忌惮地打量着Shaw。


中午有些热,Shaw脱掉了风衣;白衬衫下,隐约能看到Shaw手臂上鼓起的肌肉。


那条刚才霸道地圈着自己的腰的手臂。


Samantha不着痕迹地吸了口气。


却发现不远处有两个女孩,正一边窃窃私语地笑,一边看向Shaw。


Samantha皱了皱眉。


不一会儿,那两个女孩就朝Shaw走了过来。


Samantha想要拽过Shaw,却被几个游客挡住。


“Sameen!”


情急之下,Samantha喊了一声。


Shaw马上走过来,低声问,“怎么了?”


那两个女孩顿住了。


Samantha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好像也不能就说“那里有两个女生对你有兴趣”之类的话。


“我有点累了。”Samantha有些心虚地说。


Shaw略有怀疑地看着她,“去外面坐一会儿吧。”


Samantha点点头,把手塞进Shaw的臂弯;曾经,这也算是她们之间最熟悉的一种肢体接触。


Shaw明显地僵硬了一下,但并没有挣开她。


那两个女孩有些不满地看了Samantha一眼。


Samantha突然就觉得心情很好了。


 


 


**


 


贝伦塔上的天蓝得如同纯色的幕布,没有遮挡的澄澈阳光倾泻在Samantha杏色的飞扬长裙,幻化成一抹线条优美的立体剪影。


海风吹来,Samantha的长发有些凌乱,可Shaw依然觉得Samantha美得出尘绝代,令人呼吸静止。


所以Samantha唇边忽然翘起的真实弧度,让Shaw觉得有些不确定。


她不确定Samantha突然的好心情是来源于怡人的风景,还是自己的陪伴。


Samantha转过头来;Shaw连忙有些窘迫地收回目光。


余光里,Samantha似乎在浅笑。


大概二者兼而有之吧;Shaw看向远方,在心里回答了自己的前一个问题。


静静地站了一会儿,Shaw还是忍不住偷偷瞥向Samantha的方向。


风好像真的有点太大了;Samantha单薄得仿佛要被吹走。


手在裤子口袋里握紧又放开。


“你……饿了么?”


出口的台词还是跑偏了;Shaw借着海风的掩护,叹了口气。


“嗯,去吃点东西吧。”


Samantha的声音被风吹得有些模糊,Shaw不太确定自己听到的上翘尾音是不是过分的风和阳光造成的幻觉。


然而人不能总是活在这样的惶惶臆测之中;Shaw忽然意识到,自己以前,其实并没有真的花多少心思去真正地了解Samantha,对于Samantha的喜好,她也不过就知道个大概而已,比如食物。


“我想吃贝伦蛋挞。”


Samantha的声音莫名带上了一种蒸腾着甜味的热气,混着一点海盐味,滑入Shaw的鼻腔,渗到口腔。


Shaw觉得自己好像一下有了某种能量,牵动她的嘴角往上。


“好。”


 


 


**


 


入夜的海边,还是有点冷。


Samantha踩着绵软的沙滩,身子稍微缩紧一些。


Shaw就走在边上,好像有些局促。


Samantha能猜到Shaw在纠结什么。


“Sameen,我有点冷。”


Shaw脱了风衣,有些慌乱地披在Samantha的身上。


这样的Shaw以前似乎没有出现过,今天却出现了好几次,诚然这无损于Shaw的魅力,反倒让她觉得可爱,却又有一丝心疼。


Shaw不懂爱,却一直努力地想要去爱,至少是对她。


Samantha想揉一揉Shaw的脑袋。


“累么?”


Shaw这么一问,Samantha才突然觉得心脏有些不太舒服,不过应该不要紧。


但事与愿违,心脏的跳动愈发不适,Samantha感觉自己好像开始冒虚汗了。


Shaw紧张地看着她,仿佛想起了什么,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


Samantha没有多想,直接把药吞了下去。


症状是得到了缓解,可头还是很痛。


还是勾起一个微笑,Samantha尽量平稳地说,“Sameen,能扶我回旅店么?”


Shaw颇为郑重地点头,让Samantha有些忍俊不禁。


可是Samantha大概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心脏不舒服;她知道Shaw也知道。


而这也许会让一切回到原点。


Samantha不想这一天只是一场有时效的强颜欢笑。


 


 


**


 


对于Samantha的身体状况,其实Shaw是有预期的。


那样多针药剂的反复折磨,Samantha本来身体又弱,结果可想而知。


然而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以前自己对Samantha,基本上只有单纯的欲望和某种自怨自艾的占有欲,现在却莫名多出了一些别的东西。


而这些多出来的东西,让Shaw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个愚蠢到无可救药的平庸之辈。


内疚感和负罪感毫无意义。


看着躺在床上小憩的Samantha,Shaw觉得胸口闷闷的。


“Sameen……”


Shaw条件反射地从床上弹了起来。


“我头痛……”


Shaw的手不自觉地抓着床沿;她试图组织语言,却不知道说什么。


今天自己不该是异常多话的那个么?


Samantha发出了一声小小的、类似呜咽的声音。


Shaw犹豫着靠近一些。


Samantha的样子看起来楚楚可怜;她好像真的不太舒服。


“要不要去医院?”


Shaw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Samantha只是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闭着眼睛,没有再说话。


Shaw愣愣地看着Samantha的手。


 


 


**


 


Samantha睁开眼睛,就看到了Shaw的发顶。


Shaw姿势有点扭曲地坐在床边的地板上,似乎正在睡觉。


Samantha发现自己的手还握着Shaw的手腕。


Samantha想让Shaw起来,到床上躺一会儿;当然不一定跟她躺在一起。


“你醒了?”


果然Shaw很快就跟着醒来。


Samantha莫名其妙地觉得Shaw带些沙哑的声音很好听。


“心脏……还好么?”


Samantha注意到Shaw的一缕龙须贴在了面颊上,便想要伸手帮她拂开,Shaw竟然也没有躲,只是表情看起来很别扭的样子。


Samantha的手指在Shaw的皮肤上逗留了一下,“你……”


Shaw摇摇头。


Samantha自动收回了手;她不想勉强Shaw。


有些东西,即便不在意,却总是不能避开的。


“我是说……”


Shaw的声音有点嘶哑;她清了一下嗓子。


Samantha几乎是下意识地抢先开口,“不用说了。”


Shaw愣了一下。


“我今天还想去贝伦塔。”


Shaw神色微妙地看着她;Samantha强忍着没有移开目光。


Shaw却只是点点头。


 


 


**


 


今天的天气算是多云,阳光没有昨天那么明媚。


Shaw把自己的风衣给了Samantha,自己换了一件皮衣。


她的风衣并不宽大,可Samantha瘦弱地看起来却仍像是缩在衣服里一样。


Samantha的眼神一直在不自觉地避开她,而Shaw大概知道原因。


没了充沛的阳光,海风好像变大了不少。


“我很喜欢贝伦塔。”


Samantha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她的眼睛看着远处的大海。


“海天之间的地面,只有这一座孤寂的囚禁之塔。”


后面有一个孩子蹦过来,撞了Shaw一下;Shaw和Samantha的距离瞬间变得很近。


Samantha好像没有注意到一般,继续说,“莫名的安全感,不是么。”


Shaw看到Samantha的眼角有反射的光点。


一只海鸥飞过,落到海边的一块礁石上,把脑袋埋进自己的翅膀间,又冒出头来看看海,再埋回去。


“关于你说的从头来过,我之前一直不知道,我们该从哪里重新开始。”


Samantha终于回过头来。


Shaw插在口袋里的手微微冒汗。


“假若挣不开这束缚,不如就从束缚最明确的绳结处开始吧。”


Samantha觉得心跳又不受自己控制了。


Shaw慢慢地牵起了她的左手;钻戒被取了下来。


没等的她的心跳进一步加速,Shaw又从口袋里掏出了另一枚戒指;属于她的那一枚。


然后,两枚戒指都被Shaw用力地掷了出去;礁石上的一只海鸥被惊起。


“如果此处就是一座荒岛,你愿意和我一起,一无所有地待在这里么?”


Shaw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她希望海风能帮她修饰一下。


Shaw能看到Samantha也在极力控制住颤抖。


“为什么?”


最后一道考验终于来了。


“我不想再害怕了。”


“害怕什么?”


Shaw睁大了眼睛;她没想到Samantha还会进一步逼问。


Shaw盯着Samantha棕色的眸子;那里面有决绝的神色。


Shaw的牙齿紧咬;只有抛开所有的呼吸了。


“害怕你爱我;害怕爱你。”


没等Shaw反应过来,她就被Samantha紧紧地抱住,几乎窒息。


“我愿意……我愿意……”


Samantha显然哭了。


“Sam,我愿意……”


Shaw这次没有退缩,用力地抱了回去。


 


 


****


 


“Sam,下回我们去看伊瓜苏大瀑布吧。”


Shaw搂在Samantha肩上的手紧了紧,“嗯。”


Samantha抬头看了看Shaw,忽然笑了,“你担心我。”


Shaw别过脸。


Samantha往Shaw的怀里再缩进去一点,小声说,“那你就要更细心地照顾我呀……”


Shaw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热。


Samantha却没有再发出声音;居然睡着了。


Shaw不敢动,只把Samantha身上的风衣拢紧了一些。


阳光从云层后面探出一点,体贴地洒在她们坐着的木质长椅上。


Samantha的脑袋埋在Shaw的胸口,模糊地呢喃了些什么,Shaw听不清。


不过在里斯本,声音果然是会发光的啊。




*里斯本这个城市po猪真是太喜欢了,于是私心搞进了这篇文里,热罗尼莫斯修道院和贝伦塔也都是非常非常棒的建筑,尤其是贝伦塔,有一种类似意大利叹息桥的情调,却比暗沉的叹息桥更多了一种glowing的感觉,莫名就温暖得很空旷,而且老让我想到刺客信条的同步鸟瞰点或者古墓入口(扯远了)葡国菜也非常非常好吃,在我心里和最爱的日料不相上下(口水哗啦啦)就是国内不太有机会吃到,忧桑……


**伊瓜苏大瀑布就是《春光乍泄》里面的那个瀑布,最开始是想写这个的,因为想要借鉴这个电影,但是po猪没去过,担心写出太low的bug,所以只提一提就好了……


***有一句形容里斯本的话我很喜欢,“声音都在发光”,觉得拿来形容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感觉也是很贴切


————————彻底完结的分割线————————


这篇历时好久的文终于彻底完结了,关于新坑,po猪有几个脑洞,还是一样,大家看看想先看哪个就先写哪个吧(反正po猪的脑洞已经突破天际了)


1. 上回有提过的类权游设定,除了骑士锤 x 女仆根的设定之外,再补充一个守夜人军团长官锤 x 千面之神杀手根的设定,两个设定同时存在,所以应该又是一出纠结若干年的相爱相杀,嗯~


2. 以前有提过的刺客信条梗,不过我重新想了想,想要改成刺客锤 x 发明家根,对应游戏里的E叔和达芬奇(我不会说我一直都在暗戳戳地站这对cp),再补充现代的Shaw和Root的配对,剧情应该和游戏里类似,Shaw被德西玛抓走提取先人记忆来寻找圣器金苹果,被Root救下,宅四根一起帮助Shaw提取先人记忆,想要抢在德西玛之前找到金苹果;先人记忆里的刺客锤为报父兄被害之仇,去找高智商发明家萨曼莎的帮助,然后日久生情,现实里的肖根也是如此,巴拉拉~


3. 杀手47养成设定,杀手锤养成小根根。背景的话杀手2和杀手5的剧情都会借鉴一些,主要是觉得杀手47沉默杀手的设定和洗脑冬锤很合,然后杀手47锤把自己的王牌武器silverballer传给小根,教会小根一秒钟换装,于是阿根走上了千面双枪女侠的道路,想想就很带感~(尤其是黑西装锤啊光脑补就已经帅哭了)


4. Dollhouse设定,玩偶锤 x Dr. Saunders(or冬根?),大概是德西玛有一个dollhouse后备军团,根总被粉刷匠射伤以后就被搞到了dollhouse,洗脑成了玩偶,与锤遭遇战以后锤就只身涉险去救根,结果被抓也洗成了玩偶,根玩偶则在任务中被划伤了脸成了Dr. Saunders,经常治疗玩偶锤。会想到这个是因为觉得根总510里睁着眼睛的样子特别像是刚被洗脑过……


5. 保镖锤 x 花魁根,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是个什么设定,就是最近被极乐净土洗脑,很想写花魁根,然后保镖锤还没写过,觉得好像搭在一起也蛮不错的,反正剧情写着写着就会有就会跑偏超纲的哈哈哈~



评论

热度(300)

  1. 佚名啊GRIME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