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粮

Feast of Beast:Side-dish

S君:

电梯:开胃菜  主菜


第二更,说好的五更完结一定要做到...



第一章的评论区暴露了好多hentai啊www
这一更也要继续病娇到底 

预警:食人倾向,有少量可能导致不适的描写

本章又名:餐桌的正确使用方式 

Literally,祝各位食用愉快233
——————————

Samantha在熟悉的昏黄灯光下醒来,眼睛被光线刺激地分泌出生理性的眼泪。她花了十几秒去适应,与此同时逐渐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Shaw的卧室里。深色的窗帘遮住了窗户,但根据边缘处透过来的阳光来看,现在大概是中午了。
她的手脚被用捆绑带捆在了不知道哪里来的轮椅上,嘴被胶带封住,身上穿着Shaw的黑色睡衣,那上面都是她直到昨晚之前还迷恋着的Shaw身上的味道。
旁边的床已经被整理好了,那张见鬼的、她们无数次弄得凌乱不堪的床。Samantha现在只要想一想那些画面都会觉得恶心。
她在轮椅上扭动着身体做着徒劳的挣扎,手腕很快就被磨出了血痕。
卧室门忽然被推开,随后是闪光灯和一声咔嚓。Shaw拿着她的相机对她拍了张照片。
“你拍的照片都很棒。”Shaw晃了晃手里的相机,“而且,拍摄对象都是我的作品。”
Samantha几乎屏住了呼吸,看着靠在门框上的Shaw,而后者面带微笑地欣赏着相机里的照片。
“Oh,”Shaw恍然大悟般抬起了头,“现在已经十点多了,我猜你已经饿了?”她把相机放到梳妆台上,朝这边走过来。
Samantha使出全身力气挣扎着,Shaw每靠近一步她都发出更绝望的呜呜声,就好像她被绑在铁轨上,而火车正迎面驶来。
“Hey,relax.”Shaw按住她的手腕,弯下腰贴近她的面孔,她越躲Shaw就靠的越近,最后Shaw的鼻环碰到她脸颊时她呜咽了一声。
“Don't move a muscle, I'll grab you some brunch. Okay?”Shaw在她颧骨上亲了一下,手指顺便捋了捋她的发梢。
Shaw离开卧室后Samantha稍微冷静了一些,她不再费力去挣脱,尽量安抚着自己的情绪。
她和虐杀了至少二十八人的凶手交往了五个月,而且全心全意地信任她,爱她。她为这段关系感到厌恶,为自己感到恶心,甚至觉得自己也参与了Shaw的每一起谋杀。
她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如何自救这件事上。好消息是,以往常的经验来说,Shaw从不杀无辜的人;坏消息是,她的存在对Shaw来说是最大的威胁,仅仅这一条理由就足以让Shaw值她于死地。
可是,如果Shaw想杀她的的话昨晚就可以动手,为什么要拖到现在。
Samantha想起了那些案子,受害者都是被折磨致死的。她使劲摇摇头,想要摆脱掉那些画面。
一阵食物的香气飘过来,她把头转向门口,Shaw托着餐盘走进来,上面放着一碗通心粉。
“Be smart. Don't scream.”Shaw把餐牌放在旁床头柜上,缓慢地撕开胶布的一角,“Deal?”
Samantha点点头。
胶布的黏力导致撕下来的时候弄破了她的嘴唇,血腥味蔓延开来。Shaw把那段胶带暂时贴在了自己手腕上,用纸巾把Samantha嘴边的血擦干净,然后把一勺通心粉递到她面前。
“Try it.”勺子已经碰到了Samantha的嘴唇,她向另一次扭过头,直到最后她的脖子已经扭到不能再向后的程度。
“没胃口?”Shaw把勺子放回碗里,用一种医生诊断病人的眼神端详着Samantha,就像她真的不知道Samantha为什么会拒绝她似的。
这种危险又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好久,空气变得粘稠,令人窒息。Samantha手心里的汗顺着指缝流下来,在轮椅扶手上形成一滩水迹。她做了几个深呼吸,抬起头,直视着Shaw深色的眼睛。
“You lying beast."
Shaw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Lying? 我从没告诉过你我不是撒马利亚开膛手。”她翘起腿,悠闲地摸摸下巴,“如果你认为'隐藏'和'欺骗'是一回事地话,那么,我恐怕还骗了你很多。”
Shaw从椅子上站起身,握住轮椅的把手,推着Samantha出了卧室,穿过走廊和客厅,来到了厨房里。她移开冰箱,后面竟是道上了锁的暗门。
“Ready to see the truth you've been seeking for?"她挑了挑眉毛,从上衣兜儿里掏出钥匙,随着几声咔嚓,沉重的铁门被打开。
“Welcome to my kingdom.”Shaw在她耳边低语,推着轮椅走了进去。
一股浓郁的福尔马林的味道从阴暗的房间里涌出来,Shaw打开了顶灯,Samantha终于看清了整个房间。她正对面是一块玻璃屏风,上面贴着那二十八名死者的照片,每一张都已经被用记号笔画上了大大的红叉。
玻璃旁边是一具用钢钉固定起来的不完整的人体骨架,没有头骨和肋骨,只有完整的四肢、脊椎和肩胛骨。
而房间两边,其中一侧是巨大的冰柜,另一侧是一台绞肉机。她胃里泛起一阵恶心。
“其实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可怕,不是吗?”Shaw把轮椅带来带那副骨架前。
“这是你引以为傲的战利品吗?”Samantha能闻到骨头上散发的化学试剂的味道。
“顶多算是纪念品。”Shaw纠正她,“接下来,Ms.Groves,我来向你介绍一下他们。”说着她走到骨架旁边,握住那对小臂。
“这是Jonathan,他负责检查工厂里的印刷机。他的自大导致了他没有及时检查到机器出了明显的技术问题,他的失职害死了二十二名工人。”Shaw把Nolan的右前臂举起来,向Samantha挥了挥手。
“这位是Buck.”Shaw的手指沿着那条脊椎轻抚,“医院的护工,多次性-侵昏迷中的女性患者,其中有两人因为他注射了过量的药物而死。”
“那两条小腿骨是Tay的。”她用鞋尖顶了顶下面的骨头。
那是Samantha亲自报道的案子之一,也是她第一次见到Shaw的那一天。
“这是Martine,前海牙特工,你一定对她印象深刻。“Shaw抚摸着那对蝴蝶骨,使劲弹了一下,指甲和骨头相撞的声音让人有点不寒而栗。
没错,如果不是为了查Martine的案子她也许永远不会发现她的“完美爱人”Sameen Shaw就是撒马利亚开膛手。
Shaw走回轮椅旁,一只手托起Samantha的下巴,仔细端详着她。“我一直在想头骨的位置该用谁的......”她用手掌比了比Samantha额头到下巴的距离,“你的看上去就很合适。”
“你想杀掉我吗?”Samantha的语气平静,但全身都在不住地颤抖,“像杀死他们那样?”
Shaw梳理着她凌乱的棕发,拇指按住她的下唇,微微眯起左眼犹豫着什么。
“不,当然不。”她的回答并没有让Samantha有半点放松,“我还有东西没展示给你看呢。”
她俯下身子贪恋般地吻了吻Samantha的眉心。
随着冰柜被打开,刺骨的寒气扑面而来,液化的水气把Shaw的身影都遮住了。
“由于出了点小插曲,拜你所赐......我还没来得及处理这些。”Shaw从冰柜里拿出一块装在塑料袋里的肉,“这是Martine的。”
Samantha张口结舌地看着Shaw把那块暗红色的肉放进右边的绞肉机里,按下了开关。机器轰鸣中夹杂着肉质被捣碎的声音。
她真庆幸自己现在空着肚子。
“你一直在吃这些东西吗?”她颤抖的声音了带着哭腔。之前的她们共度的那些周末,那些丰盛的晚餐,也许都是用人肉做的。Samantha感觉自己的胃酸在沿着食道向上涌。
Shaw低头看着一条条夹杂着白色脂肪的肉丝从绞肉机里排出来,嫌弃地撇撇嘴。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吃得下这种肮脏的东西吧?”Shaw皱起眉头,“怎么说我的本职也是厨师,对食材的挑选很在意。这些东西我只会直接扔进下水道。”她把手腕处的胶布扯下来,再次封住Samantha的嘴,任由她发出一连串表示抗议和恐惧的声音。
“我无论如何也吃不下那些人渣的。”她贴近了Samantha的耳朵,轻轻咬着她的耳垂,“但我不介意吃掉你,Samantha.”


当Samantha被困住双臂固定在那张她们曾经一起共进晚餐的餐桌上时,她已经放弃了挣扎,眼泪顺着脸颊流到桌子上。
Shaw若无其事地哼着曲子,用剪刀剪开Samantha身上的睡衣,把布料扔到一旁。微凉的空气让她的毛孔收缩,细小的汗毛竖立起来。
“今天的菜单是,薄烧Samantha Groves小姐的带骨侧肋,碎手指洋葱清汤,以及布里干酪闷脑花。”Shaw无视了她摇头的动作,抚摸着她的脸颊。
Samantha哭出了声音,一边哽咽一边用恳求的眼神看着她。
Shaw冷漠的表情却忽然被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容替代。
“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她撕开Samantha嘴上的胶布,在发出任何声音前吻住了她。Samantha顺从地让她的舌头侵入自己的口腔,就像她们经常做的那样。
在Samantha快因为哽咽和亲吻而缺氧的时候,Shaw离开了她的唇,起身去了厨柜旁。
她取下一把黄油刀,打开一罐British Cream
用刀刃刮下一层,抹在Samantha的下巴上。随后又在沿着她锁骨的位置挤上两道炼乳,接着是乳(-)尖上的草莓酱,和肚脐处的枫糖浆。
刀背贴上Samantha的脖颈,冰凉的触感让她发抖。
“Now,tell me,Samantha. ”Shaw按主她的额头,“May I taste you?”
Samantha被迫看着她的眼睛,咽了下口水,但没有回答她。
“Answer me.”Shaw用刀脊压住她的喉咙。
“Why are you asking? There's no point for you to ask. ”Samantha又哽咽来起,Shaw把刀抬高了一点以免割伤她。
“So you're saying that I can do what ever I want without your permission?" Shaw的指尖描绘着Samantha眉骨的轮廓,几乎是欣慰地笑着,把她的沉默当成了默许,“I'm so glad you say that. "
她把刀放到一旁,自己爬上了餐桌,两手撑在Samantha身体两侧。
“你该说什么,Sam?”Shaw用鼻尖顶了顶Samantha的鼻子。
“Bon appétit.”Samantha感觉另一滴眼泪滑了下来。
“Good girl.”Shaw低下头,慢慢舔舐着她下巴上的奶油。
Samantha能感觉到她的舌苔,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能让她想起她们共度的那些夜晚,她记得Shaw带给她的感觉,而Shaw现在正在试图用这种方式再次勾起自己对她的热情。
由于被绑起来的姿势,她只能微微扬起头看着Shaw在她身上,一边舔去那些酱料一边亲吻啃咬。当她的舌头来到胸口时,Samantha被拴住的胳膊一下子绷直。
她感到一股负罪和背德:撒马利亚开膛手在试图取悦她,而她在享受这个过程。
奶油,炼乳,果酱和枫糖浆。Shaw把她当成一道甜点。
Shaw最后掰开她加紧的腿,埋头于她的腿心,鼻环的冰凉触感让Samantha没忍住一声细小的呻(-)吟。她随着Shaw的动作扭动着身子,最后臀部抬离了桌面,把自己更紧地贴上Shaw的嘴唇。
有那么一刻她真希望那段胶带还贴在她嘴上,那样的话她就不会发出令自己无法接受但难以自持的声音。
她无力地瘫软在桌子上调整着呼吸,Shaw再次爬上她的身子,给了她一个吻,她能尝到自己的味道。Shaw的手机震了起来,她并不想结束这个吻,但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接了电话。
她压在Samantha的腰上,有些不耐烦地听着对方讲话,最后露出一个惊讶又满意的表情。
“你又有新案子可以写了,Samantha.”Shaw跳下餐桌,拿起一块被剪开的睡衣布料,打开水龙头浸湿它,“而且这次是目睹全过程。”
她用湿漉漉地布料把Samantha身上各种粘腻的东西擦干净。“我会向你展示一下,如何抓住一个杀死一位母亲的凶手,如何让他下跪忏悔,以及如何杀死他。”
“为什么要让我看那些?”Samantha的声音已经沙哑起来。
Shaw歪着头想了想,最后只是告诉她:“Maybe someday you shall understand.”


Samantha坐在副驾驶上,右手被用手铐和车门把手拴在一起。
“我们要去哪儿?”
“加油站的便利店。我得去买一桶汽油。”Shaw的语气平静又冷淡,“在那之后,我们就可以去抓那个现在还在家里睡大觉的杀人凶手了。”
“你有何他又有什么区别?”Samantha质问道。
Shaw轻笑一声,无奈地摇摇头。“你知道我不杀无辜的人。”她说,“那些法律制裁不了的人渣没资格像个自由人一样活着,总要有人去惩罚他们。”
Samantha把头靠回椅背上,一边听着她回答一边计划着怎么能趁着她下车买东西的时候跑掉。她知道手铐的钥匙在Shaw皮衣外套的右侧口袋里,她的腰后有把枪,出门前还装了消音器,而她右侧的裤兜里应该有个打火机。
Samantha沉默着,几乎是数着秒等着加油站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她不知道如果计划失败会发生什么,也许Shaw会一枪崩了她,也许不会,但这是她逃走的唯一机会了。
所以当车子终于靠近了加油站时,她的心跳已经快得让自己胸口痛。
“我马上就回来,你知道规则。”她踩住刹车,手即将离开方向盘去拧钥匙的那一刻,Samantha抢先一步用左手拔下了钥匙,车子瞬间熄火,她使足了力气反手用钥匙在Shaw的脸上扎了一下,她疼得闷哼一声,本能地捂住被扎伤的位置。Samantha趁机从她身后掏出手枪,想都没想就在她右手上开了一枪,子弹穿透她的手掌,血溅到了座椅和仪表盘上。Shaw叫出了声音,而Samantha用发抖的手掏出手铐钥匙,解开了手铐。她打开车门的跳下车的时候,却回头看了眼Shaw,Shaw眼里没有她想象中那样暴怒,而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失望。
Samantha一边后退着一边望着她,最后转身逃掉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了,眼泪弄花了视线。路人像看怪物一样的看她,有的人甚至躲到了一边,还有一个商人模样的人叫道:“She has a gun!”
Samantha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里还拿着枪。一时间她成为了那个危险的潜在行凶者。她想把枪扔掉,但犹豫了一下之后藏进了衣服里。
一定有人已经报警了。她这么想着,只好继续往人少的地方跑,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什么地方,陷入混乱的思维里只顾得上甩开可能随时追来的Shaw和警-察。
直到最后她看到一个公用电话。感谢上帝她穿的外衣口袋里还有几枚硬币。
她拨了911,跟接线员强调要找NYPD第八分局的John Reese. 在John接起电话前的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我是John Reese探员,请问......"
"John, 是我,Samantha. 我需要你来接我......我在......”
“Samantha?你怎么了?”
“你得相信我,John,Shaw就是撒马利亚开膛手,她现在要......她想.....我刚才开枪打了她,我......”
“Wait,你是说......”
“我想我被误认成凶手了,John,我需要你过来,马上!”
“你在哪儿?”
“我不确定,gosh,eh,我真的......”
“我还是直接定位那现在用的公用电话吧,你在原地别动,至少不要走远,好吗?”
“Okay,okay...”
Samantha惊魂未定地挂了电话,浑身上下抖得厉害。她裹紧了外衣,藏到了电话亭对面的小巷里。她找了个角落蜷缩起来,把脸埋在冰冷的手心里,哭得再也忍不住声音。
她不想知道哭泣的原因,也不愿意去想。
她也在害怕不明真相的警-察找到她,更担心Shaw会再次抓到她。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John终于出现了。她哭哭啼啼地试图和John解释过去二十四小时里发生的一切,但John显然被她没条理的描述弄得有些混乱,只好先扶着她上车。
John的刚发动了车子,衬衣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眼来电显示,随后接起电话。
“你还好吗?”John问道,“Samantha说她打伤了你。”
靠在椅背上刚要冷静下来的Samantha一下僵直了身子,她还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John就已经用右手掏出配枪,随意地顶住了她的太阳穴。
“是的,她现在和我在一起。”John转过头看看惶恐中的她,“你之前提到的那个地方吗?”
崩溃已经不足以形容Samantha现在的心情。她绝望地盯着John Reese警官,NYPD刑警,撒马利亚开膛手的同伙。
“好的,我现在就带她过去。”


——————TBC——————

下一更就要上主菜啦,有没有人猜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马上midterm了,lo主要先闭关一周233 期待大家积极讨论剧情)

评论

热度(226)

  1. 沧海轻舟S君 转载了此文字
  2. 满满的粮S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