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粮

短篇 Drunkard After Wedding

有气无力的小猫:

写在前面的话:我是看了FUGI大的一张Root醉酒图得到的灵感,由于我没有要授权,就不在这里贴图啦,做一个链接,大家点进去就可以看到授权的图了。


醉酒图


------------------------------------------------------------------


“各位先生女士,我很荣幸能第一次向大家介绍Mr. And Mrs.Harold Dashwood!”在司仪的扯着嗓子的喊叫中,在乐队隆重的音乐中,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一对新人走进了大厅。


“Harry今天真精神。”有点无聊的Shaw抬头看了一眼刚说完这句话的Root,意外的发现她的眼睛里居然有水光,两只手也交握在一起。


Shaw翻了个白眼,她看向那个穿着昂贵西装微微跛脚却珍重的挽着红发女人的小个子男人,还不是跟以前一样?除了.....好吧,那个笑容确实比平时要灿烂不少,Shaw撇了撇嘴。但即使这样,Root也绝对是有恋父情结的怪胎。


“你不下去吗?他们已经跳完新婚夫妇的第一支舞了。”Shaw的眼睛在打量着两边的自助餐桌。


Root犹豫了一下,她看了看身边的女友,又看了看刚刚跳完一曲对新婚妻子微微一躬的Harold。


毕竟今天是他的big day,她下定了决心。


乐队以一个十分高昂的尾音结束了第一曲。获得掌声的领队正打算再来一首欢快激昂的音乐,就看到一个女子走进了舞池。


女人身着蓝宝石色的贴身开胸礼服裙,把窈窕高耸的身材衬托的纤秾合度,只到大腿的裙角完全没有遮挡住两条修长雪白的长腿,棕色的卷发上别着一朵跟长裙同色的蓝色妖姬,交相辉映,更添娇艳。精致的五官,蜜糖一样的棕眸,饱含笑意的眉梢.......


领队一瞬间心脏如同遭受暴击,爱意一时间犹如泉涌。棕发的女人已经拥抱了一下新郎,笑着向新娘打了招呼,搭上了新郎的肩膀摆好了跳舞的姿势,可领队还是没反应过来,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看。


察觉不对的小提琴手正准备戳一下魂飞天外的领队,就看见半空突然飞来一个黑影。


“啪!”被砸了一脸油花的领队终于反映了过来,他尴尬而迅速擦了一下黏糊糊的脸,又看了看香肩云鬓熙熙攘攘的人群,始终没发现到底是谁快很准的砸了他一脸牡蛎。


音乐终于响起来了,并不是欢快激昂的曲子,而是爱意绵绵的《Love Is The Thing》


远处埋头苦吃的Shaw哼了一声。


---------------------------------------------


一曲结束,Root退了下来。她满足而留恋的看了Harold一眼,就往餐桌方向走去。


还没走到自家小炮仗身边,Root就看见了黑脸的Reese拿着盘子在低声抱怨,“这是谁安排的,没有座位要怎么切牛排?”


婚礼策划人轻蔑了笑了一下,继续向自己用尖刀挑着牛排就这么拿着直接啃的爱人走去。


哼,猴子助手就是少见多怪。


领队有些心碎的看到他一见钟情的女人整晚都跟另一个同样性感的黑裙女子跳的火热。


他不是傻子,不会因为性别相同就忽视了两人之间的化学反应。上帝在上,两人之间的火花都快点燃大厅了。


Sameen Shaw今晚很放松。


也许是因为刚喝下的七八杯龙舌兰,也许是因为这是婚礼现场,也许......是因为他们都活了下来。


有时候她还是觉得有点没有真实感。那样残酷的大战,虽然各种险象环生,生死一线,但是最后,他们居然谁都没有死。


即使腹部中枪的Harold失去了脾脏,Reese的左手臂无法再伸直,Fusco现在还拄着拐杖,她和Root的身体也再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他们都活着。


甚至,找到了自己的真爱。


她盯着Harold和Grace紧紧交握的双手,微微有点走神。


所以也就没有躲开突然揽住自己肩膀的手。


熟悉的气息混着香槟的酒香就这么蹭在了自己身上。Shaw无奈的叹了口气,企图把粘在自己后背的牛皮糖剥下来,“你到底喝了多少?”她瞪着醉眼迷离的Root。


“Not toooo muchhhhhh......”Root一手捏着酒杯,口齿不清的回答。她一边贪婪的嗅着爱人的气息,一边像小狗一样在Shaw的肩颈处拱来拱去,“大个子刚才说我不适合出现在婚礼,说我跟婚礼不搭。”Root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委屈,满身都是我被欺负了求抱抱的味道。


Shaw楞了一下,她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Reese.


Resse突然打了个寒颤,毫无来由的。


“呐,不如我们也....办一场.......唔......”后面的已经听不清楚了。


没用的家伙,香槟都能喝醉。Shaw在心里暗暗吐槽。她忍耐着脖子的痒意转身扶住已经有些蹒跚的醉鬼,“你喝醉了。”


“我才没有!”醉鬼来劲儿了,一下子挣脱出来还忘恩负义的把Sameen压在了墙上,她直勾勾的盯着爱人,然后得意的伸出食指,挑逗的从Sameen的红唇划到下巴,划到脖子,然后是雪白高耸的......


“呯!”


Harold头疼的按了按额头,安抚了一下受惊的妻子;Reese耸了耸肩,看着天花板表示不关自己的事;Fusco好像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过去扶,可是看了看满手的炸虾,决定当做没看见。


“天啊!”受惊的领队看到自己暗恋的女人被人一拳揍晕,还像面口袋似的被扛到了肩上,下意识的就丢下了指挥棒冲了上去,“你怎么能.....啊!”


事实证明,Sameen Shaw揍晕男人也就是那一挥手的事儿,即使她肩膀上还扛着一个人。


---------------------------------------------------


照料醉鬼可真是个体力活儿。


倒不是说Root那才刚一百磅出头的体重会造成什么困扰,醉酒后心智神智的退化才是大问题。


Shaw从来没有过类似的经验。父亲并不酗酒,大学的男朋友和工作后的炮友都没有资格享受过喝醉后Shaw的照顾——她通常是把他们一脚踹出自己的公寓。


车开到半路Root就醒了——Shaw下手真的不重,在酒精的作用下她根本就没关心自己有点肿胀的左脸和还在微微渗血的鼻子,只顾着哼哼唧唧伸爪对着Shaw乱摸乱挠。以至于短短三十分钟的车程,Shaw就两次险些撞到路标还没法生气。


快到家的时候Shaw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车停在了自己家楼下。虽然Root还没正式搬进来,不过她留宿的频率已经跟同居相差不远了。


“Root,Root?”Shaw下车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解开了安全带,她耐着心推推醉鬼,希望她的清醒度能让她用自己的脚爬上楼。


“唔......”醉鬼抬起头,居然是泪汪汪的双眸,“我好难受.......”


Shaw看着这张被自己揍得色彩斑斓的脸,硬是狠不下心。


重重的叹了口气,她伸手小心的抱起了醉鬼——很显然,倒扛的姿势不太适合本来就有点想吐的Root。


不过现实是残酷的,Shaw很快就知道了什么叫好心没好报。


她本来想的很简单,把醉鬼抱上楼扔到沙发上就一切OK了,毕竟再怎么醉第二天也该酒醒了吧。


可惜,她刚踹开门走进去,就感到一股温暖的、带着酒气的、湿乎乎的东西顺着领口流了下去。


Shaw僵住了。


-------------------------------------


“你干什么!流氓!”某人大义凛然的捏住自己的裙子不肯脱下来。


Shaw头上的青筋又多了一根。“乖乖脱.光洗澡!”她暴怒的吼着,一把撕毁了被呕吐物弄得一塌糊涂的礼服裙。


Root眨了眨眼睛,好像突然认出了对方,“Sameen?”


Shaw哼了一声。


Root立刻裸.着身子扑了过去,声音里是满满的委屈,“刚才有人脱我衣服.....啊!”


Shaw居高临下的看着突然被扔进盛满温水的浴缸而迷茫的醉鬼,“清醒点了没?”


“唔.....恩。”Root仍然有些晕乎乎的,完全是下意识的回答。


“很好,自己先泡着,我去换件衣服。”


Shaw走进卧室,脱下自己满是汗水、酒精、胃液的裙子和内衣。她恼火的闻了闻自己的身上,一股微酸还带着食物的味儿。


叹了口气,自己也只能洗个澡了。


拎着两套睡衣走进浴室,Shaw却震惊的发现本该老老实实靠着浴缸泡澡的Root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滑入了浴缸底部,水下的口鼻处还在冒着气泡。


用躲子弹也没这么快的速度把Root捞起来,放在地上狠狠做了几下cpr,正当Shaw紧张的俯下身准备人工呼吸的时候,Root张嘴一口水喷了她一脸。


“咳咳咳——”躲过了Samaritan追杀却差一点死于醉酒洗澡的某人活过来了。


Shaw又好气又好笑,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怕光溜溜躺在地板上的Root着凉,又把醉鬼扔进了浴缸——不过这次她不敢离开了,索性自己也坐了进去。


“伸手——,对,胳膊抬起来。好,另一只!”前特工简直再用自己十二万分的耐心给Root洗澡。她现在算是知道了,什么小撒啊,什么政府追杀啊,什么抽风的机器宝宝啊,都不如一只醉鬼棘手。


还好呛水后的Root恢复了一点神智,异常乖顺的听从着Shaw的每个指令。


其实也挺好玩的。Shaw看着被沐浴液弄得有些痒却不敢缩回去只能蜷着脚趾的小脚丫,咽了口口水。


------------------------------------------------


洗完澡Shaw才想起来没有睡衣了。


本来拿进来的两套睡衣由于急着救溺水的笨蛋被扔了浴缸,彻底湿透了。


她只能用大毛巾裹住Root,然后胡乱给自己找了个T恤套上。


等她拎着换洗内裤出来的时候,发现十分自觉的某人已经躺到了她唯一的床上,呼呼大睡了。


“你去沙发上睡!”Shaw扯了扯Root还有点湿的小耳朵。


醉鬼翻了个身,呼噜声更大了。


Shaw又恼火又想笑,可是她看了看Root松散浴巾下赤.裸的肩膀,美丽的蝴蝶骨,挺翘的臀,修长的大腿,牛奶一样丝滑的肌肤........她叹了口气让步了,又扯了一下Root的耳朵,“你要是敢吐在床上我就杀了你。”


“你不会的,”Root扭过头,也不装睡了,睁得大大的眼睛里好像有星星在闪耀,“你才舍不得.......啊!”Root嘟起嘴,委屈的揉着屁股,“你掐我。”她指责偷笑的Shaw。


“不是我啊,”Shaw挑起一边的眉毛,声音微微带着笑意,“我不是舍不得吗?”


“Sameen是大坏蛋。唔——”醉鬼打了个哈欠,声音小了下来。这次是真的睡着了。


Shaw小心的扯掉了湿乎乎的浴巾扔在地上,给Root盖上了被子。


她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


睡着的Root看起来特别乖,她趴在床上,侧着脸躺在枕头上,长长的睫毛在脸上留下了一点阴影,柔顺的卷发铺在一边。鼻翼轻轻的动着,呼吸匀称,微微张着的嘴显得特别傻。


Shaw弯起嘴角,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啪!闪光灯闪了一下,并没有打扰到某人的好梦。


Shaw轻轻吻了一下Root的额头。


----------------------------------------------------------------------


因为有了这张照片,从此Shaw家的家规又多了一条。






第十九条:Root不许喝酒精浓度超过30的酒。Ps:除了某些特殊的纪念日外。



评论

热度(217)

  1. 弈辛深沉的一只猫 转载了此文字
  2. 满满的粮深沉的一只猫 转载了此文字
  3. 乔纳森·辣手摧花·诺兰深沉的一只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