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的粮

pringles-薯片:

我来了😁
〔服装有参考!那天看到一张军装的照片感觉特别适合鸡,就画了一个〕

正义&仁慈

〔每天都在寻找适合自己的上色方式,每天都失败了😂😂我觉得可能不是方式的问题。。。色感这种天生的东西,我应该不具备。。爆哭。。〕

【守望先锋同人】吉萨高地的一场行动 1

防毒面具防毒:

第一篇OW同人,也是第一次在lof发文,请多指教。


个人认为会有点OOC,但我尽力向原作靠拢=w=


想讲述的其实是两母女的故事罢了。


填坑时间……随意就好……


  午夜,法芮尔站在一块年久失修的停机坪上,看着上空那架正准备着陆的运输机。机头上醒目的标识让她再次思考这个决定的合理性。


  法芮尔和她率领的海瑞士安保团队负责保护与监控位于吉萨高地地下的的智能中枢“图坦卡蒙”,这个对外界长期保密的实验性智能中枢对于世界格局来说是一块巨大的筹码。然而自从上一次中枢失控事件后,“吉萨高地下有智能中枢”的消息不胫而走。不仅民间要求关闭智能中枢的呼声越来越高,吉萨周边地区的几个极端势力更是直接付诸行动,已经策划了数次针对智能中枢的武装袭击。但在法芮尔出色的指挥下,他们的进攻毫无悬念地被尽数粉碎。


  但让法芮尔始料未及的是,她接到了“黑爪”正策划袭击“图坦卡蒙”的情报。这个臭名昭著的国际恐怖组织竟也想趟这滩浑水。虽不知其意图如何,但“黑爪”的威胁不容忽视,而在前几次防卫行动中,法芮尔的团队受到了损伤,仅凭一己之力并没有把握阻止黑爪的袭击。面对“黑爪”,几天来法芮尔焦头烂额。


  就在这时,她收到了来自温斯顿的加密通讯。


  当守望先锋再次集结时,法芮尔是少数几个知情的非特工之一。对于他们的集结,法芮尔并不感到意外,并打心底支持他们。她知道这些曾与她母亲并肩作战,捍卫世界的英雄们不会对这个再次混乱的世界坐视不管,他们一定会再次挺身而出。她甚至一度产生辞去安保官工作,加入守望先锋的冲动(她后来将其归结为儿时的英雄情结复苏)。


  但当法芮尔得到守望先锋愿意出手相助的表态时,她第一反应是拒绝的。那纸该死的法案依然有效,全球范围内的守望先锋行动依然属于违法行为,与这样的守望先锋合作,一旦走漏风声,不仅会对英雄们的安全构成威胁,还会损害海力士公司长期以来的正面形象。但眼下单靠自己实力受损的安保团队无法抗衡“黑爪”,而守望先锋长期针对“黑爪“开展行动,有着丰富的经验。几次权衡下,法芮尔最终决定接受援助。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法芮尔看着已经停稳的运输机,用这句中国谚语打消了心中最后的怀疑,走向渐渐打开的舱门。


  可还没等舱门完全停稳,一道飞快的蓝光就从机舱里窜了出来。它沿Z字形窜了几下后停在了法芮尔的面前,终于显露出真面目。反重力的棕色头发,橙色的俏皮风镜,胸前发着淡蓝光芒的时间加速器,还有那句耳熟能详的:


  “别担心,交给我吧!”


  “莉娜!是你来啦!”


  “哦,亲爱的,除了我还能有谁来?”莉娜·奥克斯顿——“猎空”摆着那张招牌的俏皮笑容踮起脚拍了拍法芮尔的肩膀,这让法芮尔有点想笑。这个永远停在26岁的英国女孩还是和她最后一次看见时那样顽皮、活跃。“额……好吧,其实我们人手严重不够,也只能我来了……”还有这幅沮丧的好笑模样,像极了一直柯基犬。


  “话说回来,亲爱的,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就你一个人来吗?你的队员呢?迎接人员呢?怎么连机场都是当年守望先锋在吉萨高地援建的老机场?是你们没钱到连新机场都没法起,还是我们已经不受待见到这种程度啦?”莉娜夸张地比划着周围破旧的弃用机场建筑,长着淡淡雀斑的娃娃脸气鼓鼓的,显得很不满。


  “原谅我,莉娜。但你知道……”


  “我们的行动依然属于非法行为。公然降落在人流量大的机场——无论是民用机场还是海力士专属机场,都会暴露在不相干的人员的目光下,这会对我们的行动,还有安全构成潜在威胁。”


  还没等法芮尔开口,一个苍老的声音就帮她完成了接下来的解释。循声望去,一个穿着蓝色夹克的男人扛着重型脉冲步枪走向法芮尔。泛着猩红光芒的战术目镜也没能遮掩住他直蔓到额头的伤疤。士兵“76“,如果是前不久,法芮尔一定会这么喊出来,但她已经知道这个法外之徒是那个人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莫里森指挥官。”


  “我已经不是指挥官了。”杰克·莫里森仰了仰下巴,看着这个已经跟自己差不多高的黑皮肤女子:“再次见到你真让人高兴,法芮尔。”


  法芮尔感慨地看着对方:“我也是,杰克叔叔。你们能来真是太好了。”


  “我们的对手都是‘黑爪’,支援当然也顺理成章,”莫里森转头看向打开的舱门,向法芮尔解释:“但刚刚莉娜也跟你说了,守望先锋多年后重新召集,能够响应召集的成员其实没多少了。虽然有一些新队员加入,但我们依然缺乏人员和战力。这次支援行动我们只能派五个人前来。但来的人人都是一顶一的王牌,温斯顿也会为我们提供远程援助,你不用担心。”


  “我当然不会担心,来的可是你们!除了……这位,我不大肯定。”法芮尔用怀疑——更多是调侃的眼神看着向她走来的牛仔,“他会不会又瞄着咸鱼桶开枪呢?吉萨可没那么多鱼给他打。”


  “哦,法芮尔你这么说,杰西哥哥会很伤心的。”杰西·麦克雷夸张地捂着胸口,悲痛的表情显得那么滑稽。他还是和在守望先锋时一样,戴着那顶破破的牛仔帽,系着嚣张的“BAMF”腰带,腰间别着那把大口径左轮手枪。但也有不同:他蓄起了胡子,眼角有了皱纹,还有……手。法芮尔有些复杂地看着那支机械手,顺着手臂向上看——


  “哦,老天,你怎么还带着这破破烂烂的红围巾?这么多年了你的品位还是这么差。边角那块还是我当年帮你补上去的!“


  “就是因为有着法芮尔的手艺,我才舍不得丢嘛。”麦克雷叼着雪茄,嬉皮笑脸得说道。法芮尔则回了个白眼。当年在守望先锋里,麦克雷见个年轻姑娘就撩,唯独小法芮尔不吃这一套,而妈妈看到围着自己女儿转的神烦麦克雷,就非常“客气”地丢他去跑了三个月后勤,法芮尔到现在还记得麦克雷累得相知哈巴狗一样摊在吧台长的囧样。


  这时,麦克雷的脑袋被权杖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一个女子从他身后走出来,笑着说道:“你真是不长记性,又想跑后勤了?”淡金色的头发扎起马尾,纯白的“女武神”作战服在月光下皎皎生辉,手中的天使之杖精密的机械结构如圣物的雕文一般美丽。是“天使”安吉拉·齐格勒博士。


  “博士……你一点都没变……”当年在守望先锋里,除了母亲,法芮尔最喜欢的就是这位与自己年龄相差不大的年轻医生。她美丽而杰出,也是法芮尔除了母亲外另一个憧憬的目标。这么些年过去了,齐格勒博士还是如当年第一次见面时一般,宛如天使下凡。


  “法芮尔,你都比我高了呢。”博士也感慨地看着法芮尔,记忆里那个稚嫩的少女脸庞已经变成军人特有的硬朗线条,眼神坚毅而锐利,她已经是一个出色的军人,一个安保官,一个和她母亲一样出色的女军人。当安吉拉还想开口时,机舱里传来一个年迈而依然精神的声音:


  “你们啊,都不知道提醒一下老人该下飞机了吗?”


  法芮尔看向出现在舱门的身影。那身影矫健地跃下机舱,信步走向自己。


  “你这不是刚刚结束一项任务就又赶过来了嘛,我们就像让您多休息一会,女士可不能疲劳过度。”


  “你小子嘴总是这么甜,但我早习惯了,这么多年我就是这么过来的。”那人穿着蓝色披风,肩上扛着一杆狙击步枪——那杆生化步枪,法芮尔不能再熟悉了。


  “但你两天没合眼了。我还是觉得你该留在基地修整,你不年轻了。”


  “得了吧,杰克,你最没资格说我。是谁都快秃了还戴着个红眼镜满世界跑任务的?”她拉下了兜帽,苍白的发丝扎成麻花辫,脸上的皱纹慈祥又坚韧,没被眼罩遮住的左眼,有着和法芮尔一模一样的“荷鲁斯之眼”。


  “更何况,要帮忙的可是我女儿。”


  法芮尔真的没料到,没料到来她也来了——


  “妈妈?!”


  安娜·艾玛莉,看着自己女儿惊讶地说不出话的脸,露出了笑容。


未完待续

一周年送流弹(全篇)

持果鬼:

没怎么写过文(怂×3)一个晚自习写着玩的


粮少到悲伤地自己腿


cp:法老之鹰×天使


原作:守望先锋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ooc


希望大家看得开心(我有毒)


ps:我好想画画啊,我并不是个写手。


————————————————————


“博士…”法芮尔再次从厨房出来来“水拿来了…”。


当法芮尔意识到自己正散发着与身着猛禽在战场上守护战友完全相反的怂与顺从时,只是极小的叹了口气。


而经管法芮尔已经相当的控制了幅度和声音,还是被身前的人捕捉到了。


“…”


法芮尔说不出那是什么眼神,但那引得自己一背冷汗,感觉自己身后那不存在的尾巴都炸起来了。


“安…”法芮尔连忙想挽回什么。结果沙发上的人一言不发的翻过身,将自己的脸埋在沙发里,背向法芮尔,不理她了。


法芮尔已经在心里嚎哭出声了。


姗姗地挪动膝盖靠近沙发。本来想着要不要叫安吉拉去床上睡,结果望了她好几眼还是怂着帮安吉拉掖了掖毛毯。


现在的气氛就感觉我要再解释什么,安吉拉就要拿起治疗杖轰我出去,然后断绝情侣关系,不再双飞,还被放生,接着午饭分开吃,见面都不打招呼,每天被背对,看着她张开翅膀飞向黑百合,再也不能随便睡在医疗室里,受伤了还没麻醉…房间也不能进!澡也不能一起洗了!天哪!这样的未来是地狱!!


在两人的缄默之间,法芮尔已经想象到了2年以后自己被狙死在国王大道上安吉拉却去复活源氏的悲惨场景。想到这里法芮尔哭得更厉害了,当然是在心里。



这一切发生在守望先锋再集结之后,声誉已经挽回,法芮尔向安吉拉告白一周年刚过不久。


本来交往一周年这种日子,就算是法老之鹰这种守望女性成员里最木的人,也会被重视得写了几版作战计划吧。


然而


然而


然而


在这时候法老之鹰却要作为保安管出长期远门。


这还没什么,安吉拉微笑。当时正是战事处在微妙趋向的关键点,全球各地都争相爆发与智械的冲突或是游行。安吉拉也忙得不可开交。而在高海拔地区执行任务,通讯终端还被电磁摧毁无法联系让人担心也算是不可抗力,可以理解。


但是


但是!


负伤赶回来支援还不报告,差点引起感染这点!因为要赶快处理文件连亲亲道别都没有这点!太过努力半夜不睡也不给我消息这点!紧急出战,在我面前救了D.va(这点本来挺好)但却是公主抱这点!(我都没有过!)还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使用天降正义!竟然还团灭对方!…


本来事情已经要平息了。多么的不巧,法芮尔的流弹竟然刚刚好波及到了正在拐角躲避的安吉拉。


34天的冷落,加上这一炮,天使当时就把治疗杖往法老之鹰那儿一扔,掏出手枪转头就走了。


最后在天使和法老之鹰的共同协作下,这次防守任务以爆头团灭武装智械结束。


回去的路上无言,卢西奥连腿都不敢抖。大家的余光看见安吉拉与法芮尔之间隔了半个屁股后,自觉安静…


回到直布罗陀检测站。安吉拉迷之潇洒的将头上的光环摘下,随手撩了一把头发,第一个下去了。


查莉雅忍不住拍了拍法芮尔的护肩。


回到医务室,雅典娜给出扫描报告,安吉拉左上臂严重擦伤并有几处大的淤块,除此之外左侧身有一些划伤但大多数伤害被女武神裆下没有大碍。在治疗光束下,伤口被消毒并修复,但不可避免的留下了痕迹,而且安吉拉还感到了火箭弹遗留的震荡内伤。


温斯顿在看过报告和安吉拉后,给了安吉拉和法芮尔几天假期好让安吉拉休息一下,主要是是恢复心情。温斯顿有些拘谨得对安吉拉笑道:“呃…好好休息,祝你…祝你万事大吉。”


安吉拉无言,微笑不减。


法芮尔和温斯顿感觉自己身上的毛要炸了。




法芮尔第一时间就道了歉,当然那是不够的。所以法芮尔真的拿着天使之杖跟着天使后面加血加攻击,也推掉了所有事务跟在安吉拉后面听从吩咐。因为法芮尔意识到这次闯得大祸可能是她人生中最大最危机的一次…法芮尔心里苦,说不出。




安吉拉翻身看见法芮尔还在沙发前,头发耷拉着,1米8的大个子唯唯诺诺的跪着,双手抱拳压着着膝盖,好像在忍耐什么似得耸着肩,也没有注意到自己。


安吉拉觉得有点可怜又有点好笑,自己的爱人还是那么不擅于隐藏自己的情绪,但还是不解气。这个沙地木头。


“法拉…”


“!怎 怎么了安吉拉。”法芮尔像是从噩梦中惊醒,差点从地上弹起。法芮尔看着已经坐起的安吉拉在叫完她之后自顾自的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接着慢慢放回桌上,完了也不去看法芮尔就将左手伸出来说道:


“帮我换药。”


“嗯!”法芮尔看到安吉拉这一天终于理她了,也不顾发酸的脚腕,赶紧拿着祛疤贴坐到了安吉拉左边。


“哼。”安吉拉嘟囔着脸,撇开头不看她。真是让一步就得寸进尺的凑到身边来了,哼唧,我才不会就这样放过你,冷落了我那么久,还有那个公主抱…


法芮尔讨好得笑着,结果安吉拉一撇头一眼都没看她。法芮尔有点委屈得缩脖子。


慢慢得把安吉拉的袖子推上去,看到两块药贴已经因为药效以过而松垮,轻轻揭下来,确认没有残留后开始撕新的药贴。


安吉拉看着法芮尔将药贴上抚平,自己的手臂被法芮尔较宽的手掌和结实指节捧着。


突然又觉得很生气。


“法拉…”


“嗯?”法芮尔刚刚完成换药,正把安吉拉的袖子拉回去。


“把衣服脱了。”


法芮尔眨了眨眼睛。


“脱衣服。”安吉拉直勾勾的盯着法芮尔,成功迫使她在她面前脱下了外套。


法芮尔完全不知道安吉拉要做什么,看着安吉拉冷漠的表情,法芮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又惹她生气了,只好在无形的威慑下缓缓退去自己的外套,也来不及收拾一下,她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移开看着安吉拉的视线。


感觉到安吉拉的威压丝毫不减,法芮尔犹豫了下接着脱体恤。


正要向上脱,法芮尔感到侧腹扯到内伤的疼痛,一时间卡住了动作,同时也在那一瞬间意识到自己暴露了。


“果然…”我就猜到你藏着伤上战场了。我每次都在背后看着你会不知道你腰怎么扭的吗?…咳。


“对不起安吉拉,我知道我错了。”法芮尔诚恳得道歉,经管知道作用不大,但法芮尔必须承认她这个月来犯得错误顶的上自己31年来的一半。


“你那儿会有错,勇猛杀敌的王牌保安管就算弄伤了自己也会变成后人所描述的勋章。”安吉拉没好气的说着。


“不是的。”法芮尔激动得抓住安吉拉的双手,几乎把伏在自己身上检查伤口的安吉拉捧了起来。“我…我这几天做了很多错事,向你隐瞒了不止一次受伤,还忙于公务不理你,在战场上没能保护反而还波及到了你,还有很多!我没有做好一位守护者,而且是个不称职的恋人。”


安吉拉看到法芮尔脸上有着战前安排时的严肃以及一丝不苟,还有一些紧张。但安吉拉看见了她的眼中闪烁着的与每天早晨醒来时所看到的同样的毫不掩饰的爱意。


假装无奈的大叹一口气,确认了自家的爱人并没有被隔壁宿舍那个小姑娘拐走,还是原本耿直热烈的样子后,安吉拉恢复了以往自然的微笑。还略带怄气得用自己的额头顶着法芮尔的额头把她压回沙发上,自己则侧身埋在了她的臂弯里。


法芮尔觉得安吉拉好像原谅她了,绷紧的弦舒缓开来使法芮尔舒服得也偏头靠了上去,法芮尔想着:医生永远都是那么温柔体贴的。顿时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好像更珍惜安吉拉了。


正想着接下来的事,手自然地要去拉衣服盖住腹部的伤口,安吉拉伸手制止了她。


“不许遮,我还没检查完呢。”


“我服了小美的中药了…”法芮尔不假思索的答到。


“我不管,我还没摸够。我已经32天没好好抱着你了,我要抱回来。”法芮尔听到安吉拉毫不遮掩的把自己的目的报了出来,突然意识到安吉拉这是在撒娇,届时体会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安吉拉。


意识到这一点后,法芮尔无法抑制得笑了起来并翻身把安吉拉好好得抱在怀里。


“…法拉你觉得哈娜怎么样。”


“?嗯?”


安吉拉突然跳跃了话题,法芮尔一下子没有接上,但法芮尔十分适宜地觉得安吉拉在介意那个公主抱。因为法芮尔自己当时也想到自己还从来没有这样抱过安吉拉,而又考虑到猛禽并不适合那个姿势就没太在意。


“安吉拉。”


她仰头回应法芮尔。


“我有样东西要给你。”


说完,法芮尔抱起还没来得及答应的安吉拉走向了卧室。用公主抱。




将安吉拉放在床上,自己从背包里掏出一叠衣服,摊开在床上安吉拉发现衣服里原来包着什么东西。法芮尔一层层打开,最后拿出来一个用蓝白点花纹包装得方正整齐的盒子,颇有上个年代礼物盒的气息。


“安吉拉,我向你告白的日子就在一年前的昨天,虽然错过了,但你其实是隔天晚上答应我,所以我觉得我还没有错过时间。”法芮尔心虚得挠挠鼻子,同时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安吉拉的表情。


“法拉…”安吉拉拿起礼物盒“我可以现在就拆开吗?”


“嗯,拆开看看。”法芮尔将衣物放到另一侧,凑到安吉拉身边,注意到她几乎要因为期待而发光的眼睛。


盒子里面是一本书,准确得说这是一本相册。法芮尔花了大心思在公司那边托人找到的还存有这样大量相片纸的印刷店。用了最好的纸,最久的寿命和最好的墨水。法芮尔几乎用了3个星期去挑选图片并排版好交付制作。不得不说这样又传统又好的印刷店在埃及几乎没有,但还是被她找到了。


看着安吉拉慢慢翻开相薄,一股荣耀与成就感油然而生,法芮尔自己都很满意这次任务。


一幕幕过去的情景铺在纸上,安吉拉甚至看见刚刚加入守望先锋的自己,在守望先锋里与莱因哈特的合照,也有许多法芮尔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与安娜的,甚至与莱耶斯的。随后时间推移,还有有一些明显是偷拍的的照片映入视野。


竟然还有我在医务室偷偷睡觉的照片?


安吉拉拿手肘怼了法芮尔一下,法芮尔开心的笑着,安吉拉气愤得努努嘴接着看下去。


这一夜,她们睡得很晚,房间里时不时传出对话声和笑声。安吉拉其实从没想过法芮尔会忽视她们的一周年,但她想象中的法芮尔支付得起的高端奢侈品并没有出现,她收到了更为珍贵而有意义的礼物,这本相册。而她送给法芮尔的,也不是什么买来的东西————那是法芮尔正每天佩戴的天使牌手工激光雕刻制作的高端闪瞎单身狗的情侣发饰啦,吼吼吼。完全没有恶意。




———————


隔了段日子。


温斯顿博士的镜片换成双层的了,加了个墨镜架子,随时可以盖上。


彩排那天黑百合听见空中有喷气背包声音时,刚打算开镜就被天空中一边公主抱一般相吻的双飞鸟闪得谁都看不见了。


结果这场友谊模拟赛最后竟然是和守望先锋的猎空相互搀扶着回了重生室。


卢西奥崩溃的在纠结这两个人为什么可以一晚上就从决裂边缘变得更加恩爱???


查莉雅给小美和自己上了个护盾绕走了。


死神和士兵:76并没有因为两个太阳而停下互殴,看起来并没有收到伤害。


这种时候面具意外有这酷以外的重要用途。


相比之下一些更年长的人,保持着一张冷漠脸只有安娜默默的偷拍了一张。


今天的太阳真大…真好…